误你十分钟

何美鸿
2012-03-09 10:25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057  作者文集

  那是我们邻村的一个女孩儿,身材娇小,模样俊俏,尤其是两边脸上,不施粉黛却常年泛着好看的淡淡腮红。可惜女孩没读几年书,十三四岁的时候就从家里出来跟着亲戚去城里打工。起先是跟着在城里的舅妈摆地摊卖衣服,后来地摊摆不下去了,舅妈改行做了别的,女孩也几经辗转在一家小快餐店里做起了服务员。这个时候,女孩有十八九岁了,正是一生里最美的年龄。  女孩的工作是两班倒。比如这周她白天得六点钟到快餐店,然后下午两点钟下班;下周她就是两点钟上班,然后晚上九点钟下班。女孩仍住在舅妈家,下班后没事,也不去其他地方闲逛,径直就去舅妈家里。  女孩在快餐店里上班第三个月的时候,好像是九月,夏天的暑气仍未退去的日子。有一天,店里来了个送纯净水的男孩。其实小店里的纯净水每隔几天就有人送上门来,只不过女孩是首次注意到这张新面孔:一个约莫大女孩一两岁的帅气男孩,有着浓浓的眉毛和一双恰到好处的不大不小的眼睛。  “麻烦你们谁签下名吧。”男孩拿了一张事先写好的送水单据,对几个闲站在一旁聊天的服务员说。店老板不在,服务员是可以确认签收的。女孩于是主动过去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上面。  隔几天女孩又见到了送水的男孩,仍旧是主动上去签收水单,但两人真正开始说话,是在一天下午女孩下班后。  女孩走在回舅妈家的路上,男孩骑着一辆后座载着空桶的破旧自行车从她身边经过。男孩看见她,便从车上下来,跟她说着话。谈话的内容无非是彼此间薪水不高的工作。因两人都生性腼腆,讲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很快两人就在岔路口分开了。  后来天气渐渐转凉,男孩送水的次数也渐渐减少。只是仍有几回,女孩走在回舅妈家的路上时,遇到恰巧骑车载着空桶从后面赶过来的男孩。于是他们又并肩一段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他们谈话的内容并没有多少增加,只是女孩和男孩都知道了彼此的名字,都知道了彼此的家,是在距离这座城很远的偏僻小村里。  秋天过去的时候,男孩开始在女孩下晚班的时候前来等她。可是女孩坚持不肯让男孩把她送到舅妈家门口。她不想让舅妈知道这件事。男孩只能每次在那条通往她舅妈家的巷口,看着女孩的背影渐渐走远,然后走到一个转角处突然就不见了。  有一天女孩下晚班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男孩告诉女孩说,他失业了,几年来的送水工作,说没就没了。正巧他家里也在催他回去,说是让人联系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只是在另一座城市里。他说,如果她不希望他离开,他会留在这座城继续找工作。  女孩很通情达理,因为她知道男孩家境不好,也没读什么书,能谋得一份工作着实不容易。反正他们彼此都还年轻。  男孩说,如果她愿意等,工作成,三年后他会来找她;工作不成,也许会提前,一定不超过三年。  于是他们相约,三年后的今天,是他们重逢的日子。  自从男孩走后,女孩就开始为他们有朝一日的重逢倒计时。三年的时间里,小快餐店里不计其数的顾客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店里的员工换了一批又一批,到后来快餐店的经营每况愈下了,那些员工中只有女孩一直坚持着没有辞职。她一直等着那个本分的男孩会践行他的诺言,三年后,他会来这里找她。  男孩去了另一座大城市,仍旧做着送水工作。城里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居民楼,各式的餐馆城里纵横交错的马路、巷道都被他跑遍了。一想到三年之后的约期,男孩的工作就充满了动力。每多送出一桶水,男孩就感觉自己的心向女孩更靠近了一步。  三年在笔端一晃而过,可是三年在两个年轻人的心里充满了期待与焦灼,还有许多未知的变数。但那一天终归到来了。  那天是女孩在那家快餐店最后一天的上班。之前她就打好了辞职报告,她想着如果见着了男孩,她得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尽管关于“新的开始”她的头脑里只是个模糊的概念。  那天她是两点钟下班。一整个班次她都心不在焉。店里每走进一个人,她都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一下,怕是男孩的到来。她希望是在她上班的时候就能遇见男孩过来。然而两点都过了,她都没有见到男孩的身影。下班后她在快餐店里磨蹭了很久,直到临近三点她才有些怏怏地走出来。  当从快餐店出来时,她仿佛才清醒过来似的,想想自己很可笑,三年,生活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啊,毫无音讯的男孩还记得她吗?即使偶然记起,他真就会履行自己的诺言吗?可自己竟这么巴巴地等了他三年。  女孩想到这里便觉非常悲哀,可怜自己的一腔心思还无人知晓。她回头瞅一眼快餐店,看到墙壁上的挂钟指针指向了三点十分了。她记得往常这个时候自己早在舅妈家了。  走在通往舅妈家路上的时候,她还幻想着能与男孩半路里遇见。可是奇迹终于没有发生。  女孩不太甘心的,次日上午的时候她还专门又去了一趟快餐店,然后问里面一个同事,头天有没有人找过她。同事说没有,女孩就又怏怏地离开了。这会她终于明白自己苦心等待的三年是个泡影了。  生活总是这样阴差阳错。其实在他们约定的那天,男孩就已返回到这座城市,并且来到了这个快餐店的。头天女孩最后离开的时间是三点十分,男孩到达的时间是三点二十分,其中间隔了仅十分钟的时间。偏偏男孩是从另一条路上赶过来的,两人没能在半路上遇见。男孩向快餐店里的员工打听女孩的消息,得到的回答是“已经辞职了。”男孩再追问什么时候辞职的,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  男孩怀着同样的强烈失落,但也没有就此甘心的,他沿了女孩往她舅妈家那条路走过去。其实当男孩走在那条路上的时候,女孩还没到她舅妈家呢。可是命里注定他们要相互错过的,男孩并不知道女孩舅妈家的具体位置。他走到三年前每次与女孩分手的那条巷口,并尝试着走过去,走到女孩每次的拐弯处。可他终究没能弄明那林立的居民楼里哪一栋是女孩的舅妈家。  男孩次日也重新来了一趟快餐店。但是下午来的,这次他的询问得到的回答更干脆,一位新来的员工告诉她店里没有这个人。男孩于是明白女孩早就不在这里了。  命运却总是一错再错的。女孩离开了快餐店,却并没有离开这座城。男孩来到这座城后也没用再离开。但他们再次相遇,却是在时隔多年各自走入婚姻的城堡后。  他们在汹涌的人群中遇见了。女孩一直记得他浓浓的眉,男孩也一直记得她脸颊那淡淡的腮红。他们开始都是一愣,然后女孩的泪不由自主就流了出来,然后女孩幽怨的口吻,说,那天,你为什么不来?  男孩也感到委屈。他说,那天,他来了,是她不在。  于是,就在汹涌的人群里,他们就那样站立着开始回忆当天的情景。结果,他们终于发现,他们的失之交臂,只缘于那短短的十分钟。  仅仅十分钟,从此,你不再是我的情牵,你不再是我的爱恋。从此,我和你走着完全不同的路。

  • 青纱

    评论于:2012-03-09 16:02:22

          人生多少错过,错过的是也许就是一生的缘分。

  • 伊水浪客

    评论于:2012-05-10 10:23:50

          也许失去了现实的,却得到了永恒的,生活中的情恋,可能在某个时境更让人着迷,让人遐思,回味!

  • 张新章

    评论于:2012-05-19 15:42:57

          仅仅十分钟,从此,你不再是我的情牵,你不再是我的爱恋。从此,我和你走着完全不同的路。 不必为过去的十分钟惋惜,这皆是命运捉弄人的安排,即便是当初两人见了面结局就一定花好月圆吗?我看即便结合了也未必幸福,只要自己尽心努力了不后悔即使!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偶然

    下一篇:隐形人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