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相正
2008-08-15 12:20 分类:现代诗  阅读:2411  作者文集
风已满楼,依窗而望
  我知道,下雨了
  
  雨的来临,总是不期而遇
  是谁,总怀着一份渴望和惊喜
  又是谁,还牵念着那袭淋湿的薄衣
  雨帘漫漫,密密
  不知道,这雨诗意了谁的梦境
  不知道,这雨还打湿了谁的愁绪
  无边丝雨细如愁,不知道
  这雨,可是因你千千柔肠所系
  
  飘逸和温情,是雨的气质
  浪漫,则是扑面而来的诗意
  嘈嘈切切,朦朦胧胧
  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心事啊
  雨中,怎能将息
  
  云散了,四顾
  早没了鸟雀的徘徊翩飞
  雨中的树,带露的草
  晶莹的花,叮咚的溪
  此刻,有谁还会在意
  风,雷,电,甚至远方的虹霓
  
  雨在下,此刻
  还有谁在,依窗听雨

2008.8.15.上午。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8-08-15 12:37:00

          好诗,难得能把孤自凝望的雨,写得如斯浪漫而清新,非心灵上达到一定境界者所不能!意境悠美,语言柔婉之极!

  • 楚湘寒

    评论于:2008-08-15 14:33:00

          这样的雨,让人心生期待……

  • 游客

    评论于:2008-08-16 00:02:00

          云兄,我看了一下,给你评一下。 第一节好。绝好。 第二节直述雨,浅,和上面不接,只是简单地状物了雨。 第三节,从诗意上来说是在凑,不说吃力吧,至少也是诗意断了,那就硬个头皮续完了,就像一个断带。 最后二句又妙笔回春,带起了一个高潮。 飞花。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8-08-16 09:45:00

          “诗一发出,就是大家的了”,已经是“大家”大作了,我们还评什么,呵呵,玩笑一下。我感觉这首诗写得还是相当成功的,不存在飞花说的笔力不继等问题。如果说云兄早期的诗歌中有这样的毛病的话,这首是他相当成熟的作品了。飞花说“第二节直述雨,浅”,实则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到整体以清新见长,既清新当然要“浅草才能没马蹄”了,要堆砌词句把雨写得莫名其妙,那就不是云徘徊了。而且这里的“浅”跟整体的“浅”还是连贯的。不能说直述看到的雨就是浅,而望着雨稍稍动了写心思的段落就深了。第二节写得是直接见到的雨,第三节写得是在作者眼中升华了的雨,写先自然之雨,也就是飞花认为的浅雨,而后写心理上之雨,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过渡,并不是笔力不继。第四节写雨散后见到的景像。雨来了惊喜,有些杂乱的思绪,雨散了怅惘,孤独,有所思。整体就是这样一气合成的。想信云兄为写这首诗,在窗台前定立了不下三十分种吧,呵呵。

  • 秋云

    评论于:2008-08-31 17:48:00

          平平常常,司空见惯的雨,有了诗人心灵的灌注,变得空灵而浪漫了。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蝶 梦

    下一篇:八月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