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骑兵之二

赵静端
2008-08-17 13:21   分类:现代诗   阅读:1793    作者文集
  屋顶上的骑兵之二
  
  春天可以忽略整个秋天
  夜甚至可以忽略白昼
  而我
  不能忽略茵茵的草地
  胃在夜半醒来
  饥饿的痛感来之生命的源头
  
  如果生命也忽略不计
  那么,我,屋顶上的骑兵
  将执箭行空
  用血性,遗传更为绝望的血性
  生和死,不屑于戚戚的较量
  
  魔鬼开始在横行
  在农村和城市的天空
  杨戬在笑我的箭
  不够多,不够准,不够浪漫
  仰天长叹
  看惯或看不惯的动物,当然这包括人
  继续狐假虎威,继续鸡犬升天
  继续,瞒天过海
  
  策马折转
  搭箭射瞎黑暗的眼睛
  昼将无奈地熄灭
  颠倒黑白或黑白混淆
  凉拌凄远的四面楚歌
  让我和我的马,我的灵魂
  饱餐一顿
  
  梦依旧刻薄的,没有春天
  一如时间掉进历史,无声无息
  最后一支箭
  会插在
  我和马腐烂的死尸上
  发芽于否,与温度和湿度无关
  甚至与春天也无关
  海阔天空的自由
  一直是我,誓死秉承的信仰

上一篇:西风独自凉

下一篇:屋顶上的骑兵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