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坪走笔

罗飞
2008-08-18 23:32 分类:游记  阅读:4184  作者文集
  
  
  一、昔日“粮仓”
  
  大坪是嵩县一个乡的名字。翻开《新华字典》,对“坪”字的解释是“平坦的场地”。大坪者,大而平坦的场地也。单从名字上看,大坪乡会给人一种土地平旷、房舍俨然的印象。然而事实上大坪并不平展,车往大坪走,我感到我们的车子在上升,似乎向一片丘岭爬去。窗外是一片麦熟时黄绿混杂的颜色,有农人在田间收割庄稼。这里似乎没什么青山,也没什么丽水,有的只是起伏错落的小土岭,和土岭上裸露的同样起伏错落的庄稼。
  大坪总面积112平方公里,人口30600人,有18个行政村,耕地面积4.2万亩。虽然并不平整,但它的地形相较于嵩县的十多个深山乡镇来说,“坪”的称号却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大坪的耕地面积之大在嵩县也是数一数二的,在“统购统销”年代,大坪上缴的粮食一度占到全县的六分之一,被称作嵩县的“粮仓”。
  2007年夏,河南大旱。嵩县旱情也比较严重。大坪的土地上却麦杆高挺、穗粒饱满,丰收依旧。这并不是老天垂悯,多给这里降了几场甘霖。大坪的丰收是因为它有一个处于高岭之上的青沟水库,还有从青沟水库延伸下来的四通八达的给土地输送血液和营养的动脉系统--灌溉渠。去年至今,当地政府投资460万元兴修水利工程,为大坪新增了2万米的灌溉渠。青沟水库的水通过灌溉渠让大坪2万多亩土地以及邻居闫庄乡的部分土地变成了可以四季灌溉的水浇地。
  正是三夏大忙的时节,在大坪的田间地头及麦场内却少见有农人在忙碌,或者说是更多见到一些老人、妇女和儿童在忙碌。今年,大坪有大约三分之二的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这些打工者多到了南方的城市去,有的还通过本地劳务中介机构到了国外。
  由于种植地的贬值,农民对土地的依赖性越来越小,外出打工的人瞧不起靠种粮所得的那点收入,很多不愿在农忙时节误工请假回来。好在当代科技发达,收割机开始广泛应用到农忙时节,专业帮人收割人员也开始出现,它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让外出打工者可以走得更加放心。而收种庄稼,在一些农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眼里逐渐沦为一种副业。国家实施的“两免一补”政策虽然缓和了“三农问题”中的一些主要矛盾,但对于年轻一代的农民来说,它似乎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也阻挡不了他们脱离土地的决心。中国面临着数年之后要么无人种粮,要么种粮人集体下岗的困境。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中,昔日的“粮仓”形象,有些黯然失色。而当地政府的生存处境,也因农业税的取消变得步履艰难。据了解,过去大坪每年农业税在当地财政上占八、九十万的分额,农业税取消后,当地政府财政困难。但大坪乡党委、政府并没有眼前的困难吓倒,而是想方设法积极稳妥地发展地方经济,改善居民生活。
  
  二、今日“大平”
  
  大坪乡的人好多爱把家乡的大坪写成“大平”,这是对大坪和谐发展的美好企求。
  这两年,大坪乡党委政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以发展产业、改善居住基础设施条件及招商引资为内容的新农村建设上面。
  大力发展以烟叶为主导的种植产业,发展经济。近两年大坪的烟叶种植规模发展得很快,2004年,该乡种植烟叶总面积1500亩,2006年达到5000多亩,今年更是种到了近8000亩。烟叶一亩地好的能收两三千,不好的也能收一千多,有的家庭通过种植烟叶,一年可以有两三万的收入,比种粮划算多了。而且种烟叶市场广阔,向来供不应求,不愁销路。有的地方种烟靠强制,而又不去解决其中的实际问题,群众抵触情绪很大。在大坪不存在这一现现象,当地政府找着并解决了烟农过去不愿种烟的心理症结。一是种烟程序太过烦琐,从建大棚育苗开始,到移植、灌溉、防病害、摘烟叶、入炕、择烟叶、送检,中间环节众多,技术要求高,将群众的精力体力大量占用了,全然没有种庄稼省心。当地政府积极与烟草部门搞好衔接,千方百计减少劳动强度。比如他们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育苗基地,为烟农种烟省掉育苗这样一个比较复杂的环节,就让烟农省了不少心。白疙瘩村就是这样一个基地,这个村的群众并不种烟,只是育苗,并且为育烟苗集中连片发展了32个大棚。大棚育烟苗的时候就育烟苗,育完了烟苗再种菜。一个七分地的大棚一年靠这两项能赚万把块钱。刚开始大坪乡政府在白疙瘩村推广育苗基地的时候当地群众还闹意见,不相信育苗能赚钱。乡干部就每人拿出了500块钱保证金出来,说不能赚钱了我们乡干部自掏腰包包你损失。群众这才高兴了,种了一年,果然赚了钱。当地政府又看到大棚5月份育苗结束后便长期闲置,便引导群众种植大棚蔬菜,又有群众不乐意了,说我们的菜要买不出去,就拉到你们乡政府。政府说,行。政府每月一千元从市里请来了蔬菜种植专家给菜农上课,指导菜农种菜,又积极为蔬菜基地作推广。一年多时间,白疙瘩的名气就打出去了,现在基地旁常停着大大小小的车来拉蔬菜,承包大棚的群众乐开了花。原来阻挠发展大棚的群众现在也找熟人、托关系地往向里跑,想要承包大棚了。老百姓不愿意种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些烟站收烟时往往对烟叶压级压得严重,这很挫伤烟农的积极性。为此,大坪乡政府抽调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老干部、烟叶代表成立了烟叶评级评估团,群众对自家烟叶分级不满的,就让评估团出面认定审核,确保烟叶收购时分级的公平公正。
  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改变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在青沟水库返回的山路上,我们见到了像飘带一样缠在山腰间大穆路。大穆路属“村村通”工程,起于大坪,止于宜阳穆栅,全长22公里。这条路2005年3月开始修建,2006年9月完工,是大坪乡“村村通砼路”工程中修得最难的一段路。一是路段所经的环境差,基本上是起伏的丘陵,给修路造成很大的困难。二是资金有缺口。修这种路成本高,上级固定拨付的每公里10万元资金远远不够。然而为了让路沿线住得上万群众能走上好路,大坪乡党委、政府还是多方引资,动用了六个施工队,用半年时间完成了这条路的修建。在完成“村村通”工程以后,今年,乡里又在想方设法想要建一条从大坪街通往洛栾快速通道的大道,以期通过这条路激活大坪经济。目前,他们正在向省市有关部门申请立项,争取专项资金支持。通过“户户通工程”、“新农村建设”,让一些村子面貌一新,在宋岭村,我们看到住户的墙壁基本被粉刷过了,村委大院如同一个花园,村中间有个小小的广场,广场上摆放着一溜儿健身设施。宋岭缺水,3000多口人吃水难,同行的乡领导专门把我们领到宋岭吃水工程建设现场,让我们看乡里支持宋岭村新打出水的一眼深130米的水井和为这口进配备的新型供水塔。宋岭村的村支书高兴地说,这口井每小时出水20多吨,宋岭村群众吃水再不用到跑老远担了。
  大搞招商引资,借力生财。在大坪乡政府办公楼入口,我们见到两幅醒目的黑板报。一块写着“热烈庆祝我乡与马鞍山商会洽谈投资3000万元矿山开发项目投资成功”,一块写着“马鞍山矿山开发项目落户大坪,将打破我乡工业经济空白的格局。掀起大坪工业史的新篇章,在大坪经济发展史上写下浓墨重彩一笔”。据介绍,马鞍山矿山开发项目主要是乡里与马鞍山商会合作开发位于范庄岭村的铁矿,首期打算投资3000万元上五条生产线开采。范庄岭铁矿的投运,势必对大坪经济产生很强的拉动作用。据说范庄岭铁矿的贮量不小,也许不久的将来,大坪“粮仓”的称呼会换成大坪“铁库”。我们采风那天,大坪乡党委书记赵新安亲自到外地跑招商引资去了。从大坪乡干部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朝气,也看到了大坪发展的希望。
  
  三、消失的“源头活水”以及庆安寺里的道姑
  
  大坪岭上的“源头活水”曾是嵩县“八大景”之一,据说朱熹那脍炙人口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里提到的“源头活水”即是指此。大坪有两个叫“源头”的村子,一个叫东源头村,一个叫西源头村,“源头活水”遗址位于西源头。
  在西源头村,村干部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五十岁上下的道士,绘声绘色地为我们讲解“源头活水”的传说,并指着村中一个破旧的观音庙前斜靠着的同样破旧的石碑给我们看。碑上碑文漫灭,十几个人围着辨识了半天竟不知其所名者何。道士说此碑原立在源头活水旁,后被人放到井台上被足和桶底千磨万磨,成了今天这幅样子。源头活水是很神奇的,天再旱从未干过,而且流出来的水会打旋,舀到缸里还能打七天七夜的旋。问道士可否亲眼见过源头活水,答曰:未见过。都是听老辈儿说的。
  我们便着急让道士带着我们去看“源头活水”遗址。道士面有难色,终于还是带我们去了。村东有一片杨树林,地上杂草丛生,道士指着其中的一片凹地说,就是那儿了。这个凹地里莫说没有“源头活水”,连点水星子也没有。村长看出了我们的失望,解释说,这地方在他小的时候还有一个水潭,还可以来跳水。当年村里的泉水是很旺的,稍下点雨,村里到处到有泉眼溢水。这三四十年慢慢地就干了。
  “源头活水”出自朱熹的《观书有感》一诗,是朱熹以诗来描写观书时灵感乍现的感受。无论此“源头活水”是否是后的文人根据朱夫子诗句的牵强附会,但他既然作为嵩县“八大景”之一,肯定有自己特别的地方,至少是一汪很旺的泉水。而现在,它居然消失了!消失得不留一点痕迹!甚至让后来如我辈者无可凭吊处,实在让人感慨世间事物的沧桑变幻。
  大坪乡枣园村的“庆安寺”据说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了,寺院不大,也就一进院落,十多间房子,房子虽然破旧,但还干净齐整。我们走进去时,见到一位道姑立在院里正津津有味地看一部古本的佛经。一个老太太坐在她旁边也在捧一部佛经读。那道姑四十岁左右,一袭黑红色的袍子,头后梳着发髻,确也有几分仙风道骨。但让人纳闷的是,一个道姑怎么跑到寺庙里来了,而且她好像还是这里的主持?
  见到香客进入佛殿,道姑扔下经手忙走进去接纳洽,接着就听得钟铙之声从正殿传出。我们只顾着看寺院的菩提树和重建寺庙的两块碑文了。那棵菩提树高大粗壮,需两人方能合抱,枝叶亭亭如盖。它是寺院沧桑的见证者。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菩提是佛家的树,相传释加牟尼便是在菩提树下坐而成佛。唐朝时禅宗僧人神秀有偈云“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 游客

    评论于:2008-12-28 11:59:00

          文笔不错,作者想必是大坪人了。

  • 云徘徊

    评论于:2008-12-28 16:09:00

          一看就是老记的手笔。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迟 到

    下一篇:这个世界很公平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