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是周庄

朱文科
2012-03-12 19:26 分类:游记  阅读:911  作者文集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每当吟咏这首《忆江南》,我就会情不自禁想起周庄来。
  
  游周庄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
  
  那年4月下旬,衡阳市委宣传部组织全市骨干通讯员去华东采风,我有幸应邀同行。短短七天行程,我们先后游览了苏州、杭州、无锡、南京、上海等著名旅游城市,可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中国第一水乡周庄。
  
  记忆里的周庄,像一位慵懒的古典美人,躺在这水乡泽国,如风荷一叶,风情万种。到周庄时正值清晨,她就睡在蒙蒙雾气里,优雅而恬然,毫无遮拦地展示丰韵胴体。我们小心翼翼靠近她,不敢触模,生怕碎了她做了900多年的梦。可周庄只伸了一下懒腰,就醒了。她推开窗子时的声音,吱吱哑哑的,很悦耳。这声音来自遥远的明清时代,却带着唐诗宋词的神韵。千百年来,最早推开窗子的总是这双秀手,露出的笑容总是温柔如水,让小镇明亮起来。陆陆续续早起的人们,悠闲地躺在竹椅上,坐在长条石上,摇着陈年羽扇。也有人在水边支了桌子,叫上几碟小菜,举一壶小酒,慢慢地酌。桌子底下,卧着一条狗儿,不时摇摇尾巴,享受这片宁静。周庄人就这样从早到晚过着慢节拍的日子,过着世外桃源般的日子,宠辱皆忘,怡然自乐。还有人干脆摇着小船,悠悠然飘荡在水面。橹声点点,悠然漂过小桥。水流很缓慢,不知它从何处流来,又向何处流去。这种流动是软锦锦的,盲目的,自由的,荡漾着一代代周庄人的快乐。偶尔,从岸上跌落下长长的呵欠声,划破水面的平静。于是,从某一个角落,会传出几声慵懒的回音。
  
  漫步在周庄窄窄弯弯的小巷,宛如品味一盅陈年美酒,酒的精华就是凝聚的水乡文化,让人时时有种欲醉的感觉。不是吗,这幅迷人的水墨画一映入眼帘,醇厚浓郁的气息便氤氲弥漫,丝丝缕缕,吸入口鼻,扑入怀中,恰如一见钟情的初恋,熏风燃情。难怪当年沈万三会钟情与厮,作终老之地了。沿水岸一路行走,河埠廊坛,长街曲巷,老宅骑楼,黛瓦粉墙,石板小桥,无不保持着原计原味。虽经风沐雨,历沧染桑,却绐终不怒、不怨,不艾,泰然处之,亘在相守。周江,老气横秋的周庄,让人品出的是从容不迫,是凤仪神韵,是慑人心魄。生有涯而情无限。岁月如流,流水不过万。明白晓畅,畅达大度。这就是周庄的人生哲学。这就是周庄的独特气质。
  
  贾宝玉一定是游历过周庄后,才发出女人是水做的深刻感悟。迷蒙柔婉的水色是美女的特质,更是周庄的灵魂。在久远的过去,周庄四面环水,出入必行船。网状的水巷便是道路。虽然窄,但通达、顺畅,再弯的水路也好行船。即便两条进出的船相遇了,眼看就要碰擦住了,却瞬间在缝隙间轻轻闪过,各奔前程。近年来,周庄游客日增,水面的小船更加多了,水被拥挤得几乎不能流动,却没有挤走水的韵味。我和友人租了一叶,悠闲晃荡在水面。暖暖阳光下,闭目是厚重的历史,睁眼是水乡的神韵。千百年来,江南有多少这样的古乡古镇,不幸遭战火蹂躏,让岁月风化,被愚昧无知的人为摧残,最终从地球上消失了。唯有周庄,完整地保存下来,风光旖旎,旧貌换新颜。这使我不能不佩服周庄人的眼力与魄力。坐在船头,听桨声悠悠,看杨柳依依,激起圈圈涟漪。这涟漪,记载了多少历史的脚印,这清水,养育了多少好儿女!闲游在历史与现实的时空隧道,水面倒影的班驳屋墙、古朴木门与手中的数码相机交织,现代的水与古老的石头如斯亲近。水缠绕着石头,石头浸蕴在水里,长成小桥,长成岸上的房子。流水日夜拍打桥的倒影、房子的倒影,就像童年睡在妈妈的怀里,妈妈轻轻拍打的一个又一个梦境。周庄,充满活力魄力的周庄,因为这水的滋润,水的力量,永远充满诗意,即使在苦难的年月也坚持精神的操守。周庄周庄,水姓周,石头做庄。
  
  而今,这一切早已离我远去,犹如童年的梦幻不再。我只能孤独地坐在飘满书香的小屋,怀念周庄,想她的双桥,想陈逸飞的《故乡的回忆》,就像思念一位初恋情人,心中充满留恋与向往。
  
  江南忆,最忆是周庄!
  • 天地粮人

    评论于:2012-03-12 20:19:30

          大约是前年吧,我也去了周庄,看到的景色的确是非常的可惜,我没有能够记下像本文这样优美的文字。

  • 天地粮人

    评论于:2012-03-12 20:22:40

          大约是前年吧,我也去了周庄,看到的景色的确是非常的美丽,可惜,我没有能够记下像本文这样优美的文字。

  • 伏牛狼

    评论于:2012-03-13 11:16:36

          周庄是梦里水乡,那淡淡的乡愁,是一种精神的回归与向往!白居易的“江南忆”应该是对杭州的记忆,那是一种柔美与婉约的梦境,给人无尽遐想和眷恋……还是那句老话“看景不如听景”,那种距离之美,荡人心魄。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畅游陶洲湖

    下一篇:春天来了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