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陶洲湖

朱文科
2012-03-12 19:31 分类:游记  阅读:780  作者文集
  陶洲湖,其实不是一个湖,而是耒水河的一段。
  清清耒水,自五岭山脉逶迤而来,在永兴耒阳交界的大和滩进入耒阳境内,悠悠流淌十五里,便被上堡水电站大坝一拦,变成了一处湖泊。因此河段属于蔡伦竹海景区陶洲境内,当地人都叫陶洲湖。
  到陶洲湖的那天,天空刚刚下了一场雨。眼前的一泓湖水,宛如溶化了的玻璃,悠然自得地睡着。船儿轻驶在宽阔水面,一下把它惊醒了,眼睛一眨一眨地,荡起圈圈波纹,宛如绚丽的星星,令人目眩。湖岸都是竹,只可惜大部分都枯黄了。年初的特大冰灾和今夏的虫灾,使蔡伦竹海遭受一场重创,大部分楠竹都死了。倒是山中那些灌木经受住了冰灾、虫灾的考验,依旧郁郁葱葱。黄绿相间的青山倒映于湖面,让人恍忽走进了暮秋。船儿突突,顺流而下。沿途不时能看到掩映在竹林中的村落人家,炊烟袅袅,鸡犬相闻,让人恍如走进桃源世界。群群白鹭和浅灰色的鸭子在湖边悠闲游荡。杨柳依依,白鹭轻轻掠过,碧绿的湖水泛起了层层涟漪。而那些鸭们,交头接耳,说着喁喁情话,那份浪漫,那份恬然,那份亲热,那份无拘无束,令我羡慕不已。
  
  突然,一座漂亮的建筑跃入眼帘,上堡水电站到了。这里是一座以发电为主、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始建于2005年代,总耗资八亿元人民币,于去年建成投入使用,是耒阳第三座中型水电站。正是这道雄伟的大坝,将滔滔耒水拦断,水位骤升,水面顿阔,将从上流大河滩到此处的二十里河段变成了一个人工湖。如今,陶洲湖已经成为蔡伦竹海一处新的休闲旅游景点。
  参观完电站,我们重新上船,返程游向陶洲湖的东段,两岸风光更加迷人。驾船的老周六十六岁了,中等个儿,身体结实。老人十三岁在大和滩当纤夫,二十五岁开始驾船,在河面劳作了大半辈子,却至今不会游泳。我们问他,若船出事了怎么办?老人家说,他驾了几十年船,从未出过半点闪失。他说这句话时,眼中露出自豪的神色。船儿逆流而上,来到一处小码头前。这里的湖水特别清澈,可以看见湖底绿茵茵的水草。船儿经过时,水浪推着、摇着,水草仍就合着节奏,娇媚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突然,我们发现河岸柳树下,伫立着一位美少女,正望着水面出神。那种气质,那种意境,惊得我们叫起来。叫声惊醒了美少女,她朝我们嫣然一笑,很快就不见了。
  船儿继续逆流而上,约摸过去两里,便见一座石拱桥。曾经,它是上下大河滩的主要通道,据说有五百年历史。在那漫长岁月里,许多挑夫把物资一担担挑到这桥面,货船就停在桥下,装卸很方便。如今,岁月悠悠,耒水北去,淘尽多少挑夫的汗与泪、笑与歌,留下多少辛酸的故事。任凭风吹浪打,这座石拱桥,始终屹立在河面,见证了身后大和滩的兴衰。大和滩是耒水河上的一个大码头,也是通入耒阳的门户,过去一直是湘南地区的商贸重镇。鼎盛时期,每日有上百条船停泊在这里。古镇沿河而建,倚山而筑,有四五百户人家。其上流与永兴县便江旅游风景线山水相连。老周把船停泊在中间新修的码头处,示意我们到古镇走走看看。
  
  久闻大和滩大名,我们欣喜地踏入古镇幽深的街巷,去感受它的繁华。结果很失望,只见许多旧房子空荡荡的,铁将军把门。墙面斑剥,墙体裂缝,一副破派景象。街中新建不少钢筋水泥平房,店铺林立,却看不到几个顾客。倒是每家每店都临街摆着一张甚或两三张牌桌,男人们打牌,女人们打麻将,而且基本是上了年岁的中老年。由于经济萧条,这里的青壮年绝大多数外出务工、经商了,留下大量老人、妇女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守着宽阔的河面,守着一个千年的梦。适者生存,市场经济时代,终究靠灵活的脑子吃饭。一个地方经济要发展,必须适应时代的变化,树立创新意识。如果坚守老办法、老思路,老本吃空不算,也谈不上还有发展和进步。来到街中的关帝庙,面对那座红墙红柱的大戏台,想象着当年这里人头攒头的热闹场面,再对比当下不景气的现状,我心头悲情顿生。
  离开陶洲街时,天已放晴。我们与老周挥手告别,并在心底默默祝福勤劳智慧的陶洲人民,在这一方湖水的滋润下,生活得更加美好、幸福。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北京地铁

    下一篇:最忆是周庄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