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谷(组诗)--欢迎指正,欢迎游玩

赵静端
2008-08-31 15:53   分类:现代诗   阅读:2189    作者文集
  飞花谷(组诗)文/赵静端
  
  那座山,在大梦深处
  等了何止千年
  烟雨迢迢,我踏空灵的绿波而来
  
  1、天演石阵
  
  石阵罗列
  栗林和细草,请打开耳朵倾听
  每一块石头,如何还原和演绎
  奇门遁甲或太极两仪
  
  当八卦了然于胸
  卧龙辞师驭风而去
  传奇,以无与伦比的风姿
  从这里登峰造极
  大梦谁先觉,沿石阵和蜀国牵手
  从此多梦
  
  2、丹霞瀑
  
  一条丹霞丝巾
  任岁月漂蚀
  任水色和风雨搬弄是非
  不肯褪色半分
  梦,坚持着丹霞的缤纷
  
  伸过手,探触你苍凉的崖壁
  以及欢快的下行道
  突然明白
  生命的行程,即使向下
  一样出彩,一样精彩
  
  3、七彩溪
  
  天穹弯弯,溪水弯弯
  一把彩石,从女娲手中下凡而来
  七彩盈袖,一招漫天花雨
  从单色到斑斓,易如翻掌
  
  不计较过程的盈损
  油画慢慢成型,琳琅满溪
  一种暗喻正蓬勃向上
  生命的坚韧,得失的淡然
  必将打造,琳琅的人生
  
  4、鳄鱼嬉水
  
  张嘴千年
  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你裹腹
  水声穿肠而过
  饥饿只是梦里的一种姿势
  
  仰头引颈,你怡然自得
  贫贱和富贵于你
  如天上的云烟,不入法眼
  等闲、淡定
  才是千年屹立的秘密
  
  5、猕猴望月
  
  水中捞月失败之后
  伫立山头
  你在思索,前辈令人不齿的笑话
  明月在天
  抽象思维,此时初萌
  
  所有的经验和教训
  除烙在基因深处之外,不能回避
  花果满山
  只等那个齐天大圣出现
  家族的鼎盛
  也许,从我的坐姿开始发芽
  
  6、天门瀑
  
  天门空空
  飞瀑,没有遗失一寸的光阴
  星光和日光,不用看谁的脸色
  流泻,只是我兴之所至的挥洒
  
  玉帛迢迢,不舍昼夜
  执著,在天门之上镌刻
  源源不断
  只因源头,无私的付出
  
  7、苍龙摆尾
  
  我相信
  云霄之上一直是你的胸怀
  这里,只不过摆了一下身
  翻了翻你的梦,离开
  
  灵动的轮廓,随随便便
  就是一尾傲骨
  风格和气势
  在山涧,自若成亘古的化石
  
  8、回音壁
  
  壁立千仞,飞瀑
  只横切一块上乘材质,做鼓面
  大珠小珠,错杂而弹
  回音震耳,无限放大音阶的本意
  
  其实,虚张声势不是你的初衷
  哗众取宠
  不过是契合了某种机缘
  比起狐假虎威的游戏规则
  至少你保持了几分清澈
  
  9、游龙瀑
  
  奔腾和蜿蜒的水线
  只能以游龙来形容
  如果真能抬头
  请在二月初二
  龙口洞开,赐雨给万物
  给热爱这片土地的百姓
  
  霓虹流走
  碰撞和叠加都那么精彩
  振翼而翔
  翼下没有纠葛和怨忧
  生或死,一样从容
  一样天上人间
  
  10、天犬献瑞
  
  守护和忠诚
  把这些基因,和地质结构关联
  既不牵强亦不夸张
  星宿未动
  我不会关闭自己的耳朵
  更不会偷懒入梦
  
  豺狼和猛兽
  得到弱者的曲意迎逢
  或心甘情愿的失血之后
  请按江湖的规则,远离
  否则,道义之齿
  将悬于暗夜之上
  撕碎你贪婪的灵魂
  
  11、神龟无渡
  
  跋涉千年,神龟路行绝处
  水声在望
  逢生,变身成一道无解的方程
  断崖漫漫,无渡的还有一山春色
  
  驻足,举目无亲
  息心宁神之后
  明白,求人不如求已
  万难,唯有自已
  驮沉甸甸的光阴修炼成仙
  方能挥无翼的身躯,逍遥
  
  12、福娃峰
  
  申奥之前,甚至顾拜旦之前
  你先知先觉
  在这里摆下祝福和预言
  天眼炯炯,约定如期而至
  
  同一个世界,奥运
  同一个梦想,北京
  二十九个脚步
  五十一枚金镶玉
  走出一个自豪的北京
  一个前无来者的中国
  
  13、灵鼠拜寿
  
  从天界窃油之后
  硕鼠--我
  和人间的粮仓无关
  仙界之下,烟火之上
  面包和大米,生涩的熟视无睹
  
  守在山头,燃一枝云香
  缭绕所有的仙鹤
  和南山的不老松
  时间,我狠狠咬拖拉长
  放大的光点
  在合十的掌中,祈福拜寿
  好人长命百岁
  好人一生平安
  
  14、静心池
  
  一池碧水,八风不动
  波澜或涟漪
  都不能欺身近前
  一如止水,只因心绪淡然
  
  参禅或打坐,只是形式
  红尘喧嚣
  请掬一捧池水
  无挂无碍,无名无利
  静心,心静
  万念了无痕迹
  
  15、一帘幽梦
  
  幽梦深深
  梦在梦的背后,窃笑
  一帘碎玉,试图掺和一个笑话
  把情调或调情进行到底
  
  搅拌着水晶的光泽
  梦开始梦游
  无所事事或有所事事
  填充着生活
  月光翻了个身,水帘卷开
  到底,谁动了谁的梦
  
  16、曲水流觞
  
  曲水回环,亲爱的
  选择没月的夜
  置红烛在杯中潋滟
  再置杯在曲水中荡漾
  浪漫穿山越谷
  慕煞偷窥的星光
  
  流觞,一个小小的情结
  捆不住山山水水的情怀
  峰回路转,隔溪
  是谁,嫣然一笑
  羞羞有所待
  
  17、兰亭醉笔
  
  翠影叠瀑,
  宣纸在曲水中徐徐展开
  紫毫微醉,谁笔走龙凤
  游目骋怀间,一段传说隐约如画
  
  兰亭小小,此处不须还乡
  醉卧间,可否魂魄归来
  借王氏的浓墨
  重新纪传
  文人骚客的衣衫和神韵
  
  18、石来运转
  
  转身,游人一个个进入石隙
  麻木的巨石晃了晃血管
  脉络分明起来
  千年无转移
  静观沧桑,我什么也不做
  
  转身,绕过所有的障碍
  转心,绕过所有的忧伤
  挺身前行
  古老的预言开始清晰
  石来,人转
  势来,运转
  
  19、水落石出
  
  当溪水默不做声地退去
  真相遽然,裸呈在星光下
  石族所有的拥抱
  甚至偷情,那么仓皇无措
  多情的石头,无计回避
  
  水,不再复位
  其实那些动作
  谁都知道,和坚硬的品质无关
  水落之后
  执着的姿势告诉世人
  大爱无疆
  
  20、垂帘听筝
  
  乾坤在握的慈禧不在
  空穴之风从帘后吹来
  筝声从上而下拨弄
  飞琼坠玉,似天籁回环
  闭目,临风打湿久旱的心田
  
  春风十里,请不要卷帘
  把酒或品茗,我自做主张
  流光易逝,春衫易薄
  帘内和帘外
  且歌且舞,且吟且狂
  
  21、情人洞
  
  海誓暂且不提
  山盟就在前边
  跨过虹桥
  牵你的手,移步入洞
  
  这里没有红烛
  甚至没有一丝萤光
  锦书和相思如此苍白
  相拥相偕
  幸福,真实得恍若隔世
  
  22、金兰顶
  
  投名状在桃园化酒
  三拜之后
  一饮而尽的是响当当的道义
  契若金兰
  是后世,多少热血男儿的迷梦
  
  义薄云天,三兄弟擎风把盏
  笑傲多少沧桑
  相忘烟水,闪烁的
  永远是,不弃不离的风骨
  
  23、千寻瀑
  
  你从上而下,我从下而上
  百转千回
  擦肩而过的
  其实只是那飘渺的水线
  
  当跌宕的水埃落定
  松涛已迫不及待地出场
  闲敲松子,一杯清茶洗心
  悟道或论道,九天之上早已逍遥
  
  24、龙爪壁
  
  动怒,电闪之间
  龙爪飞扬,丑恶无处可遁
  石破,天惊
  当惩恶一挥而就
  你羽化而去
  
  留这块石壁
  做天理昭昭的证供
  来龙去脉都不重要
  天眼半睨,告诉世人
  黑白依然分明
  
  25、青马昉
  
  水草丰美,绿槽就是福地
  赤兔和的卢
  风化成悠远的传说
  此处乐,不思千里
  
  鬃毛飘飘,自由扬风
  不是天马
  但森林之上,思想可以行空
  不羁,是青马不移的基因
  
  26、宛若处女
  
  大梦之后
  闺阁弥漫着绿野的气息
  仙袂飘飘,你弃银河而下
  天体临水沐浴
  娇美倾倒了整座山
  
  捻一尾水花,化烛惊艳
  你绝世容颜
  执手情郎,母性的光芒
  在这里妩媚如花,固化成石
  游者,只能一饮而尽
  饮尽你宛若处女的笑颜和秋水
  
  27、赤龙瀑
  
  岩壁血脉喷涨,赤龙浴火傲游
  横鳞隐隐
  谁能揽龙腰而眠
  流水脉脉
  漫过你的肢体,有暖意拢怀
  
  想知道岩石深处的秘密
  想知道龙瀑背后的缱绻
  一片晚霞的诱惑
  让山色唇唇欲动
  碧练成赤,万事不无可能。
  
  28、若兰瀑
  
  空谷幽兰
  如何会嫁接到水色之上
  漂碧,生香
  泻出二峰之间
  恍然不知归路
  
  一叶细水,若极品兰草般摇曳
  沁心而过,谁说不能解语
  空濛自幽微处,泊香草美人
  涉浅水步入,白日梦
  
  29、绝顶水上飘
  
  千钧绝顶,何以凌波微步
  自在水上飘
  高高在上地招摇
  是庸人的招式和伎俩
  
  震山之石凌空,谁说不可企及
  拈花一笑,举重若轻
  虚怀,只等风霜,雨雪
  从智者的思想中飞过
  
  30、凌雪瀑
  
  因为不甘平庸
  苍崖千仞,你立水成雪
  绕指柔同样可以
  傲骨凛凛
  
  气节和操守
  自下而上堆积
  凌雪
  昭告所有的懦弱和胆怯
  一切皆有可能
  
  31、摇星瀑
  
  七星摇落
  何时移植到你的胸前
  斗折蛇行
  一潭星雨盈怀
  
  碎玉和水色,还有天籁
  像一束可以定位<

上一篇:狗尾草

下一篇:菲尔普斯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