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根里的春天

万志敏
2012-03-16 21:55 分类:情思  阅读:1638  作者文集
  在故乡,桐树最多。容易成活,长得也快,用途还很广。
  种桐树,其实是埋桐根,人们常常在冬日,或者是严寒的初春从大路旁、田埂上刨出一些桐树根,然后在自家的院里、地角,挖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坑,把桐树根埋在里面。春秋更迭,年复一年,于是就有了掩映在桐树丛中的村落,有了春来深深浅浅的绿意。
  那年我六岁,是一个很冷的中午。父亲扛上镢头,提着竹筐,扯上我,到村东的地边去刨桐树根。那里刚刚出走了一排成材的桐树,留下了一溜大大的树坑。到了坑边,父亲脱下黑棉袄,跳进坑里,用镢头一下一下使劲地刨着坑壁,找那些断根向纵深处追寻。
  我抱着他的棉袄,蹲在坑边,出神地看着父亲扬起的镢头一起一落闪耀的白光。那松软的土块不停地落在他的脚下。一截一截的带着新鲜树液的褐色根块被我接上来放在筐中。
  忽地,听见“嘎吧”一声,只见一根粗壮的树根被父亲擗断了,同时他的手指也被剐破了,殷红的血沾在了树根上面。
  “疼吗?”我问他。
  “不疼。”他说着就撮了点土按在流血的手指上,便继续刨了起来。于是筐中多了一根沾着父亲血迹的树根。
  后来,这些树根便埋在了我家的院子里,来年春天长出了嫩绿嫩绿的苗儿来。之后,父亲辛勤的上粪、培土、打杈,慢慢地,这些小树苗比我高了,逐渐地比他也高了。父亲常常欣喜地打量着这些小树。
  每年的春天,桐树的绿总是来得慢。七九、八九之后,先钻出附有一层黄黄的薄绒的桐苞,再开出满树紫里带白的花,最后才会在暮春长出绿叶来。而每到这个时候,我常常发现树长粗长高了不少。心里想:那棵最粗的树该是沾着父亲血迹的树根上生出来的吧。
  想来已经十五年了,院里的树变粗了,也变少了。那些娇脆的树根,有的已成了椽子和檀梁,只剩下高高大大的几棵。春来一树绿叶,夏至满院繁荫,秋天飘下金黄的叶子,冬日挂上晶莹的雪条……而父亲却像一棵枝叶繁茂的桐树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凭空倒下了。
  他这一生,不仅勤劳地种过树,还艰难地抚育了我们比肩而长的姊妹四个,辛苦地教育过几百个挂着鼻涕的山村孩子。地不嫌其偏,土不嫌其薄,不管风吹浪打,霜欺雪虐,既然扎下了根就要给人捧出一树绿意,撑起一伞凉荫,父亲实在是像一棵树那样活过的。
  又到春天了,故乡的桐树们还在默默地生长着,吐苞、开花、绽绿,悄悄地孕育着希望。当年父亲的话儿又在我的耳旁回响:“要想种好桐树,就要埋好桐根。只要根埋好了,发出的条子准正,长势准旺。”我仿佛看见每株桐树下面,粗粗细细的根节在地底盘结交错,拼命地汲取水份和营养。正是这些甘居地下的树根,奉献出了一个团花锦簇的春天。
  和父亲一样栽过和栽着树根的故乡的人们,也像这些平凡的桐树根,活着是雷击不动的人间树,倒下是纵横交错的地下根,不尚春花之浮荣,不慕春藤之高攀,他们为后世子孙栽下了这块祖辈生活过的大地上的生命,摧开了年年飘满故乡气息的春天。
  下水作文于1992.03.15
  • 万志敏

    评论于:2012-03-17 09:45:08

          谢谢罗飞过誉之评。 忙碌了二十年,近日有空翻看当年的教案集,找到了这篇文字,回想青春的日子,我曾经努力和发奋,曾经青涩和激情。录此记存。 第五行“村东边”的“边”字可删,第八段第二行“逐渐地”后加一“比”字,第九段第二行“长高了不少数”中“数”字可删。我积分不够不能修改,一并烦请修改。 即问春安。

  • 万志敏

    评论于:2012-03-17 09:52:11

          倒数第一行“飘满了”的“了”字可删。

  • 罗飞

    评论于:2012-03-17 12:18:58

          已改。另,增加了你的积分,以后可以修改已发文章了。

  • 游客

    评论于:2012-03-19 12:51:33

          托物寓意的写法,流畅生动的的文笔,浓浓的真情……又一次欣赏了作者的佳作!问好!爱霞

  • 游客

    评论于:2012-03-19 12:53:11

          是指导学生写散文时的一篇典范范文!爱霞

  • 燕燕于飞

    评论于:2012-09-11 21:44:24

          写得真好哦!拜读!


  • 共6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白河撤乡建镇记

    下一篇:从火神庙到黄柏树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