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程故里

赵静端
2012-03-19 08:4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64    作者文集
    
  抖落肩上的时光,余晖那边
  
  立雪的程门,无言的古柏
  
  以及断鸿声里的长衫,像一年一度的落叶
  
  向隅蜷缩。

  
  两程故里的香火,嶙峋的像宋朝的胡子
  
  随风一千多年就那么过去。随雨
  
  一千多年又过来。学堂的读书声掉在泥土里
  
  一直伺机,生根、发芽

  
  问渠哪得清如许?胸中的丘壑和活水
  
  源远流长。一朝一代或多朝多代
  
  存天理和灭人欲,谁是谁的真命天子,
  
  谁又是谁的狐假虎威?

  
  有人或无人问津,大儒的身影
  
  依然坚挺在时光之外。夕阳下
  
  古柏的影子长长短短,墙外的风
  
  一样飞短流长。伊水弯弯
  
  东流不息的,除了青山绿水
  
  还有震烁古今的一座学院、两个人
  
  2011-07

上一篇:徐州行---记同学聚会

下一篇:轮回的潮音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