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阳台,那消失的盆花

何美鸿
2012-03-20 10:09 分类:小小说  阅读:1211  作者文集

  那天,她在家里整理客厅的时候,无意中抬起头朝对面那栋楼看了一眼。透过客厅北面敞着的玻璃窗,她看到对面单元楼的二楼左边那家的阳台上有盆花正盎然盛开。  她很少去留意对面的那栋楼。客厅北面关闭了一近整个寒冬的玻璃窗直到不久前才打开。而况本来,对面那栋楼和这住宅小区里的其它的普通居民楼一样毫无二致——一样冷冰冰的灰色水泥墙,硬邦邦的灰色水泥柱,一样几乎家家户户阳台上安装起的与世隔绝的严严实实的防盗网或防盗窗。  她也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自己家的阳台上不也安了防盗窗么?灰色,冰冷,这也许是城市共有的面貌——就像她每日穿行在大街上,沿途看到的那些陌生而匆匆的行人漠然的脸。  当她留意到对面楼栋里有盆花的时候,心绪忽然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她仔细观察,发现那栽种着盆花的阳台,竟是对面那栋楼里唯一没有安装防盗窗的阳台。当然,对面楼栋那阳台上栽种的也是视线所及的仅有的一盆花。  她不认得那是什么花。粉红的簇拥的花朵,翠绿的繁密的叶子。才初春的天气,它却是那样灿烂而热烈地盛开。在灰色水泥墙的楼栋为背景的映衬下,那盆花显得那样娇妍而夺目。  其实她自己家的阳台上也种了好几盆花的,但花期未到,还只是些沾染着厚厚尘埃的萎蔫的叶子。很长时间她懒得去侍弄,她都不指望今年它们能否开花。她猜想对面那栋楼的盆花主人定是个勤快且懂生活情调的人,要不,这满是尘烟的城市怎能见到那样鲜艳的花、油亮的叶?  对面那个阳台通往屋内的门时常敞开着。她不知道那个阳台通往的是卧室,还是客厅。她对那个未谋面的盆花主人感到有点好奇起来。也许,会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子吧?  她忽然有种想结识那盆花主人的愿望。在这座城里,她没有什么朋友的。她极少出门,经常只是一人静坐在家里。而出门所见的,也绝大多数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因为陌生,对她而言,那张张的表情都呈现出那样的刻板和僵滞。有时她对着镜子照自己的脸,她看到镜中的自己,便想自己是否也早已不知不觉里被这城市的冷漠同化。  在这座城里,她也不是没有朋友的。要细究起来,她的朋友其实还不算少。好几个女友都来过她家小坐的。岚梅每次来,都会和她说起最近又买了件什么衣服,或者又换了哪个牌子的隔离霜;然后常常还会捂着那张耐看的脸叨叨说,哎呀真是烦死了,脸上怎么老脱皮。晓芸则不管她是否乐意听,常常就自顾自地聊起和自己住一块的公公婆婆的琐琐碎碎。“真羡慕你一个人在家清静,等我新房装修好了,也早点搬出去,省得和老人家在一起磕磕碰碰。”晓芸总是羡慕的口吻对她说。柳琴呢,却常常是另外一副同情的口吻,对她说:“亲爱的,每天一个人在家不闷吗?”而生了两个孩子的丽姐,上她家来,好几回都让她哭笑不得地盯了她的腹部仔细瞧上一遍,说:“不准备再怀个孩子吗?”然后是滔滔不绝一大通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好处。  好在她无须成天和她的这帮姐妹一起,兜来转去地反复聊着这样的话题。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什么话题感兴趣。当她开始对对面楼栋那个未谋面的盆花主人产生好奇的时候,她便希望着,那个人大概会和自己有些别于其他女伴的新鲜的话题吧——比如她们可以谈谈养花。  可是,对面那栋楼的盆花每天都灿烂鲜艳着,她却没能一次有机会看到它的主人走到阳台上来。她也留意过那单元楼道里进进出出的人——也许是旁边毗邻着喧闹的大街,那里进出的人总是比其他楼道里进出的人更多——她经常望见不同年龄的男女老幼从那楼道里进进出出,却终不知道那盆花的主人是谁。  有一天她照例在打扫自家客厅的卫生,照例习惯性地朝对面那栋楼望了一眼。她忽然望见对面那嵌着灰色米字水泥窗的二楼的楼道里,有个十八九岁的男生在敲门。她仔细一看,那男生敲的不就是阳台上种有盆花的那户人家吗?  屋里好像没人应。她理所当然地便断定那男生就是那户人家的主人之一。她想他大概是忘带钥匙了,而父母又不在家——是的,在她的印象里,那盆花的主人不是从来都不见么。这时那男生从楼道里下来,然后站在楼底下往上张望。看他样子大概是想冒险从阳台翻到屋里去。那阳台通往屋内的门照例是开着的。那男生往上张望的样子让她有那么一秒钟产生他有点像小偷的意念。但转而想想,旁边就是人来人往,这青天白日的,哪来小偷呢。  她几乎目睹了那男生爬上二楼阳台的整过程。旁边不少走过的路人也有看见他的,仿佛都不以为意,大概只有隔窗而望的她替那男生捏着把汗,怕他在攀爬过程中出现什么危险。  好在,只那么简短的几分钟,男生就从下面攀爬到了二楼并顺利进入了阳台内。那粉色的盆花仍盎然地开着,男生一点也没惊动它。然后她看见男生走进了屋里。这时她也有事准备出门一趟了。  她办事回来的时候,远远便瞥见那栋楼下面围了些人。她走过去时,那些围观的人正陆续散开。她知道这准是出了什么事。旁边一个好事的老太太见她一副茫然的样子,便热心说给她来听。原来,就是那盎然盛开着鲜花的那户人家遭了贼。警察刚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偷给带走。“幸好小偷给过路警察抓住了,要不人家一寡居老太太那点积蓄全没了!”  她折转身朝家走去。好些天,她没有再注意对面那栋楼。有一天她无意朝对面望去,发现那盆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和那栋楼所有阳台同化的冰冷的铁栅栏。

  • 罗飞

    评论于:2012-03-21 21:14:34

          这心好容易暖上一回,竟暖给了一个贼。现实的反讽意味就更重了。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熟人朋友

    下一篇:尴尬情谊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