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朋友

何美鸿
2012-03-20 10:13 分类:小小说  阅读:1117  作者文集

  “嗨,欣静!”我在阳台上晾衣服时,正好看见在楼下走着的欣静,于是跟她打招呼。  “原来你在家?”欣静抬起头望着我说。  “我每天都在家啊。”我说,“快上来坐坐!”  她好像犹豫了一会,终于走进楼道里来了。  我把门打开,让她进来。  “瞧你每天都在家,从没想过上我那去坐坐,都把朋友给忘了。”她说。  “你不是也很少来我这吗?”我笑着说。  从我家到欣静家,若把上下楼的时间都计算在内,定不超出十分钟。搬到这条街道有些年头了,我却只去过欣静家三两回。偶尔,我会与她在距离我们住所都不远的集贸市场不期而遇。她总是很热忱地邀我去她家吃饭,或者把她买好的水果硬塞给我几个。  几年前我和欣静曾在一起共过事。共事的都是些喜欢家长里短唠叨个不休的女子,我以为欣静是其中为人最实诚的一个。  “好几回走到你家楼下,想叫你来着,又怕打扰你。”欣静说。  我的确是比较喜欢安静的人,大多数的时候我喜欢独处。偶尔和欣静在一起时的聊天,也无非是围绕着我已离开而她仍留下的从前那家共事的单位,围绕着我还在脑海里留有印象的其他旧同事工作当中、生活当中的琐琐碎碎,如同炉子里架起了柴火后的一遍遍回锅翻炒。那些关乎人生,关乎信仰的命题我从不会跟欣静谈论起的。当然,我也从不跟欣静提及情感方面的话题。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我和欣静亲密有间的交往。我一贯以为欣静是那种一望即知的人,贤惠,质朴,大方,甚至我可以想象欣静平日里的居家生活是如何的波澜不惊和风平浪静。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寒暄了一会,欣静忽然有些吞吞吐吐地对我说。  “什么事呢?”我以为只是又和往常碰面时的聊侃一样,重复着在我们曾经一起呆过的地方新近发生的琐事。  “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欣静低下头,眼睛只顾瞅着地面,的确一副不大好意思开口的样子。迟疑了一会,接着说,“我也只能跟你说了。我们上班地方那些人,你知道,她们都是些长嘴巴的女人,……”  欣静说着,似乎想要把话在这当儿停下来,我微笑着示意她继续,于是她仿佛才下定了决心似的,继续说:“我们现在上班地方新调来了个保安队长,是从总部调来的,性格比较开朗,平常喜欢跟我们这些女人开开玩笑。他下班经常掏钱邀我们去吃水煮。嗯,不知怎么,后来,他只跟我走得近……”  欣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仿佛怕我就此插话武断地发表评判,紧接着说:“嗯,后来,我们也不知怎么好上了。是他先主动说喜欢上我的,他说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但是真的,我跟他没发生那种事,还从未单独相处过呢……”  或许,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生活是永久那样单纯的,未曾想这个原一心只忙着上班下班,只忙着操持家务的简简单单生活着的女人,生命里竟也会有这样的插曲。  “你是跟她们不一样,你比她们都贤惠善良。”我赞美说。也许我的赞美让她感到受用,欣静的语言不再变得吞吐,心情似乎也跟着放松下来。  “也许就是有一种感觉吧。好像觉得他身上有种在我老公身上没有的东西吸引着我。”她说。  我笑起来,说:“肯定是被一种在你老公身上没体验过或消失了的感觉所吸引的,要不这世上哪来的婚外情?”  “可是,我们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聊得来。我还跟他经常聊起你呢。我跟他说你是我最好最特别的朋友,我还说人家可是位才女呢。”欣静这时才正面看着我说。  在欣静和那些没有受过多少文化教育的旧同事眼里,我的确被誉为了才女,这非但未让我觉得虚荣,反而让我感到羞愧难禁。欣静却会以为我只是谦逊。  “你知道吗?他今晚约了我,这还是他头次晚上约我出门。我有点紧张……”欣静说,“你能帮我个忙,陪我一起去吗?我刚才在楼下想找你其实就为着这事。”  “让我去当灯泡?”我惊讶地说。  “不是,主要是我一个人觉得不大好。昨天我便想过来找你,刚才在楼下我就想看你在不在。我跟他经常提起你,惹得他也一直对你产生着好奇。正好我带你去会会他,行不行?”她有点恳切的目光望着我。  可我却觉得,欣静想让我陪同,更大的原因是为了减少莫名的心理负罪感吧?  我显出为难的神色。我的为难,一是因为从来就憎恶当别人的灯泡,再就是内心里的高傲在作祟。这种高傲其实在我与欣静与那个圈子里的其他旧同事曾经的交往中从来就存在着,表面上我却隐藏得滴水不露。  我以一副卫道夫的口吻,从她的家庭她的老公她的孩子的角度劝说欣静别去赴那个约。  我终于只是看着欣静有些怏怏的离开。这之后,我们各忙各的生活,尽管与她相隔得这么近,但再碰到却已是在大半年后。  “嗨,上次你去见他了没有?”招呼之后,我径直问起上次那个话题。  欣静却仿佛显得有些紧张起来,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又点点头,望着我笑笑,顾左右而言他。我很快明白过来,因了上次的拒绝,欣静对我已心存芥蒂了。  这此后,我站在阳台上,几回看着欣静就从楼下走过。我喊她上来坐坐,她只在楼下招呼着,说很忙,有空再来。  我意识到,我和欣静的交情,已在悄然里从朋友转变成熟人了。

  • 覃可

    评论于:2012-03-20 22:50:51

          微妙的心绪,微妙的较变,美鸿童鞋就是好眼力,好笔头. 呵呵. 晚安!

  • 游客

    评论于:2012-06-09 22:53:17

          我显出为难的神色。妙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木偶人生

    下一篇:对面阳台,那消失的盆花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