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雁

何美鸿
2012-03-21 09:10 分类:童话  阅读:1445  作者文集

  相传,每一只鸟都相应地有一棵让它栖息的树。雁深信着这个传言,自学会飞翔的那天起,它就一直寻找着那棵属于它的树。

  雁一刻不停地在天空里飞翔。它飞得很高,飞得很远,它飞过巍峨的高山,飞过宽阔的江河,在暮春到来的时候,它飞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里。

  它感觉有些累了,就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可是它无法确定,那棵属于它的树,是否就在这片丛林里。就算是,在这茂密的丛林中,它又能断定哪棵是能让它停靠的树?

  它振动着双翅,在丛林的上空盘旋着。忽然,丛林中的一棵栎对它说:“雁啊,你一定是飞累了,来,到我的枝头来休息吧!”

  它敛起双翅,在栎树的枝头停了下来。栎树为雁的到来很高兴。雁说:“我的确有些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会,不会打扰你太久的。”

  栎树说:“怎么说是打扰?你可知道,每一棵树,原本都在等待着那只应栖息它枝头的鸟?我希望我的枝头会是你长久的栖息地。”

  “不,”休息完毕,雁重新鼓起双翅,作着准备离开的姿势,说:“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得走了,去寻找那棵属于我的树。”

  任凭栎树的呼唤,雁头也不回地冲向了蓝天。它飞得很高,飞得很远,它飞过许多的密集的城镇,飞过许多稀疏的村庄。春天一晃就过去了。仲夏到来的时候,它飞到了一座葱茏勃翠的大森林里。

  这回它感觉比先前更累些了。它想重新停下来休息。可是,如先前一样,它无法确定,那棵属于它的树,是否就在这座大森林里。就算是,这葱茏勃翠的大森林中,它又能断定哪棵是能让它停靠的树?

  它振着双翅,在森林的上空盘旋了良久。它忽然看到森林里的一棵白杨,莫名地觉得它的枝头会让它晚上做个好梦。于是它对白杨说:“能否让我到你的枝头休息一会?我飞得太久,感到很累了。”

  白杨答应了。然而白杨补充说:“我只能让你栖息一会,因为我的主人很快就会回来的。”

  雁在白杨的枝头停了下来。如它一开始所感觉的,在白杨的枝头栖息让它感到非常地安全与舒适。雁请求说:“我可以永久栖息下来吗?你的枝头让我不想再飞翔。”

  白杨婉拒说:“我也愿意让你永久停下来,可是我无能为力,你还是赶紧飞吧,我的主人马上要来了!”

  雁无奈只得拍腾起翅膀重新飞翔。这回,它飞得不高,可是依旧飞得很远,它飞过无边的旷野,飞过无垠的丘陵。夏天很快过去了,在深秋来临的时候,雁飞到了一片许多树的枝丫都几近光秃的树林里。

  当它看到那棵迎风而立的苦楝树时,雁立刻就意识到,那苦楝就是它长久寻觅的真正属于它的树。

  “我来了。”雁说,带着累倦的口吻,收敛起羽翅,双足轻轻落在苦楝的枝头。

  “你终于来了。”苦楝说,“等你太久了。”

  “我也是,寻你太久了。”雁说,“我很累,再也不想飞了。”

  “是的,你也不必再飞了。在我的枝头,你会每晚都有好梦。”

  然而,半夜里,雁听见了一阵狂风的呼啸,接着便是一阵混和着落叶的枝桠的断裂声。它惊悸地意识到,已是深秋了。第二天清晨,天还未放亮的时候,苦楝无奈地对雁说:“雁,你飞走吧,我不能留你了。”

  “为什么?你知道我飞了很久,你知道我很累很累了。”雁苦苦地哀鸣。

  “我何尝不知你的苦与累?——只是,你看,你看,冬天就要来了,我的枝叶已落光,我的枝桠已枯干,哪棵枝头还能承载起你今晚的梦?”

  雁不得已再次绝望地离开。可是,雁清楚这回,自己是再无力量飞高飞远了。在苦楝的上空,它低低地飞翔,久久地盘旋。它回忆这一路飞翔的累倦,渐渐地意识到,那莽莽林木中,原本就不存在那棵让它永久栖息的树。它的生命,原本只属于不断地飞翔再飞翔,直到双翅没有了力量,直到——生命整个地从半空里坠落。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蚂蚁和大象

    下一篇:木偶人生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