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夜

何美鸿
2012-03-30 13:59   分类:小小说   阅读:840    作者文集

  她感觉自己快喝醉了。  那是她首次喝烈酒。确切地说,是首次独自一人在酒吧里喝烈酒。也许是经营的地段有些偏僻,她觉得那晚的那个酒吧有些冷清,至少并没有她设想的那样充满乌瘴气。  之前她从不沾酒。偶尔参加酒席她会象征性地喝上半杯啤酒,大多时候她只喝果汁之类的饮料。  她走向那高高的吧台旁,望着那柜台内陈列的琳琅满目的漂亮酒瓶时,感觉有些无所适从。最后,她一口气要了三听罐装朗姆酒。除了知道这是洋酒,她根本就不懂这朗姆酒和柜台上陈列的白兰地,威士忌还有其它各种白酒和葡萄酒有什么区别。也许区别就在于吧台酒水员介绍发这个酒的度数要高得多。每听三百五十毫升,这足够的分量足够让自己整晚沉醉。她心想。  她从来不知道喝醉会是什么滋味,她想尝试着让自己彻彻底底醉上一次。哈哈,一个人,到酒吧里来买醉,这是她常在电视里看到的情节。也许,只有区分不了生活和戏剧的人才会来这里。  说不上来喝上第一口时的味道。非常地浓烈,伴着点微甜,但那点甜味很快被那说不出感觉的强烈刺激味给抹去了。一开始她就想吐,但她居然就忍着喝下了。喉咙里有股火烧的味道。  对于一个跟本不会喝酒的人来说,酒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真真比喝药都难。舌与喉的极度不适向她的大脑发布着强烈的抗议。而今晚,她要的就是大脑麻醉。她继续喝。她猜测要多少口才能醉。  很快她感觉头有点昏沉,却并不是她希望中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她想要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然后恣肆地大哭,大笑,狂歌,乱舞。隔着屏风的另一张雅座,的确有个女子将她臆想中的行为替她提前预演。她看出那女子已醉了,却一直不停地在嘴里大声说着却含混不清地话。她看见那女子满眼都是泪,她还看见那女子的旁边有一男子陪伴着。  喝成这样子真的不雅观,她看着那女子暗想到。但也许内心应该是快活的吧?而且有人陪伴着,终归是件幸运的事。可是,那个想让他陪伴自己的人呢?他在哪里?她一边想着,一边看着,一边喝完了第二听朗姆酒。她感觉脑袋越来越沉,她感觉两颊滚烫,舌与喉是那样地灼热难忍,身上的血贲张着,仿佛灵魂即刻要从体内剥离。  满肚的酒精在体内不断地翻腾。她感到自己无法喝下去了,但她仿佛与自己较上了劲,伸手又去开启第三听。好像还剩了一大半时,一只陌生人的手阻止了她。起初她没有抬头,她望着那陌生人的手,假想着是他来了,是他来劝止她,劝她不该如此消沉。  “我们老板说你不能再喝了。”她抬起头的时候,见是那个吧台酒水员。  “我没有喝醉。”她回答说,然后不自持地立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她感觉身子轻飘飘地像踩在云朵上。她想这是不是酒醉的感觉。除了满身的愈加疼痛,除了脑子的愈加昏沉,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找到那种“醉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原来都是人们假装喝醉时的恣情。  仿佛转错了方向,不知怎么她走到了一条廊道的尽头,那儿有扇窗,风从窗外吹过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清醒地感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醉。  “您好,电梯在那儿。”一位服务员走过来提醒她说。  她踅转身,走进电梯里。她靠着电梯的内壁,看着按钮上的红色数字键不断地变换,仿佛身体跟着电梯一起在无限地下坠。那些纷乱如麻的伤仿佛和酒精一起在心里不断地翻腾,却没有丝毫减退。  回到住所,她去卫生间吐得一塌糊涂。她知道接下来她应做什么,冲个澡,然后躺到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明天,生活还得继续。


上一篇:走路回家

下一篇:跳楼秀?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