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舞

何美鸿
2012-03-30 14:00 分类:记事  阅读:1027  作者文集
  八点差十分。
  冲完凉,我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离那个舞厅营业时间还有半个多钟头。
  还有充裕的时间在镜前逗留。我把头发高高绾起,换上低胸露脐小吊带,穿上超短迷你乞丐裙。我给自己画上浓妆。我涂上浓浓的眼影,抹上厚厚的睫毛膏。可惜身边没有黑色口红,我想今晚黑色很适合我的心情。
  我审视了一番镜中几乎都认不出来的自己,觉得此刻的我活像一个鬼魅。我要的就是这效果。
  今晚我要去疯。
  我换上高跟鞋,“咚咚咚”就出了门。夏天的夜依旧很亮。脸上的浓妆让我有点怕见熟人的心慌。刚出楼道时,小区里突然一片漆黑,整栋楼停电。这更加剧了我的决心。
  那个舞厅就在街道斜对面,拐进那巷口不足百米。夜夜它的霓虹灯放肆地闪烁,我却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要去那个舞厅。
  今晚那闪烁的灯光强烈地刺激着我,今晚只有它能给我一次身心的彻底放松。
  然而就在我行将穿过马路的时候,听见背后有人喊我:“老师!”
  我打了个激灵。回过头,一个学生。我却才出来的那所院校的一个学生。我的反应仿佛受了这夜的蛊惑而变得迟钝——眼前的这个学生,感觉中从来都没喊过我老师的。
  是的,在那所院校,我从来就是他们的朋友,他们的姐姐。有时他们有的放肆起来就干脆喊我美女。眼前的这名男生,甚至手舞足蹈得意忘形起来就过来抓过我的胳膊想让我陪他一起共舞。
  “你怎么在这里?”这个男孩说,也许是在校外相遇,这个学生才变得有所矜持,竟自喊了我一声“老师”。我才想起他曾说喊我老师很有些叫不出口的。
  我有点不自在,为我如鬼魅般的妆容,为竟在一个学生面前。
  “哦,我回家。”我说,“你呢?”
  “你今天——很性感啊。呵呵。”他说,“下学期你还来学校吗?”
  “不去了。”我本想加重语气,结果说出来的语言却绵软得无力。我不要做什么老师,不要让“老师”来约束了我心的放任。
  这个学生终于走了,我有些想回头,但咬咬牙,穿过了马路。
  我来到了舞厅。
  我来的还早,舞厅人并不多,音乐的节奏也缓慢轻柔。我找了沙发椅坐下。
  看不到外面的夜。舞厅里的灯光却愈益黯淡而闪烁得剧烈,紧接着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
  我闪进舞池里那些纵情疯狂的人群之中。
  我的脑海里掠过童话故事里的小人鱼。我想象着小人鱼赤着双足,在梦的刀刃上起舞的情景。那舞绝然不同今晚的此刻。那是一个人的独舞,那独舞是柔美的,曼妙的,高雅的。它是一种爱的行为语言,是深爱之时所承载的深悲深痛,是非爱过之人所不能理解的绝世之舞。
  此刻,我的舞算是什么,不过是一次身心疲惫的放纵。在人群杂沓里,我看到好多充满欲望的眼。我扯下绾着长发的发簪,把它随手就向着舞池边缘的某个无人的角落丢去。我让长发披散下来跟着我一起摇摆飞舞。我舞出了汗,感觉依旧只有一个字:累。
  我重新坐回到沙发椅上。舞厅里装了空调的,我却感觉浑身都是汗。我的脸上仿佛全浸透了汗。我想此刻被汗水浸渍的脸是不是让自己更一步贴近了鬼魅。
  一个陌生男子过来,问我旁边有没有人。我摇摇头,于是他挨着我旁边坐下了。
  “你的眼睛在流汗。”旁边这名男子微笑着说。接着他掏出一张纸巾。
  他的幽默并没有使我逗笑。我脸上的汗却似乎更多了。我接过他的纸巾在脸上擦了擦,然后揉成团丢进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我看着揉成团的纸巾,忽然记起收藏的一张纸巾。那是张散发着淡淡余香的纸巾。可眼前的这张被我揉捏成团的纸巾却让我有了破碎一切的邪念。
  “跟朋友吵架了?”他燃上一支烟,吸上一口,然后很潇洒地吐出一个烟圈来,看着我说。
  我淡淡地摇着头。
  “呵呵,你还不承认呢。看你现在都在流泪。其实到这舞厅来的,如果不是为着玩,就是像你一样感情上受了伤的。”
  我作出一个睥睨一切的姿态,懒回应他。
  “我觉得你挺面熟的。有种亲切感。这么说,你不介意吧?”
  “看你不常来吧,家是不是住很远?”
  “我送你回家吧?”
  我觉得很无聊,想必这是风月场上骗子惯用的语言。
  我才知道这不是我要来的地方。
  舞曲未散,我恍恍惚惚地奔出舞厅。我望着霓虹灯依旧闪烁着,招摇着,它对我不再诱惑。
  是的,我愿望的是一场独舞。小人鱼的独舞。哪怕是要忍受如行走在刀刃上的痛。那是梦之舞。那独舞里,爱,是我能跳出的唯一舞步。
  • 广羽罗长

    评论于:2012-03-31 15:50:40

          文章真美。是一种凄美!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行走在故乡

    下一篇:捡破烂的老婆婆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