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汇公公的家事

何美鸿
2012-04-06 16:31 分类:童话  阅读:2347  作者文集

  话说词汇公公家族前段时间发生了一桩大事,许多原本工作生活在文博网上的汉字都纷纷跑来,向词汇公公大吐苦水,一时间弄得词汇公公手足无措。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词汇公公家族里闹腾得最厉害的“春”字哭诉道:“想我本是个自由语素,这回可倒好了,都变成半自由语素了。凭什么就不能让我和‘光’组词了?凭什么就不能让我和‘色’组词了?呜呜呜……”

  词汇公公听得云里雾里,仔细一询问,原来“春”和“光”在一起组词时竟被文博网上出现的一种梅花号给屏蔽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词汇公公赶忙派人把标点符号找来,问道,“你家里有这种标点符号吗?他具体负责什么工作?”

  “回禀公公,”标点符号解释道,“那种梅花号不是我们家族的成员,与我们标点符号没有任何关系。”

  “是这么回事,”站在一旁的“词语”发话道,“文博网近日正致力于扫黄打黑,一些敏感词语都给屏蔽掉了,一律用这种梅花号来代替。”

  “呜呜……,这样下去还得了啊,我看我马上得成不自由语素了,都快变成被人遗忘的死字了。”“春”字一边抽噎着,一边又补充说,“干脆把我从汉字中取缔得了,如果不能让我和‘光’字组词,不能和‘色’字组词,那以后也别让我组什么‘春风’、‘春雨’的词了,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千万别提到什么‘春节’,‘春联’的,你们爱用什么字就用什么字替代吧。我罢工了……”

  “唉,想我向来光明磊落,不想扫黄竟扫到自己头上来了。”一边的“光”字充满同情地看了还在抽噎的“春”字一眼,叹了口气说。

  “色”字自感成分不好,耷拉着脑袋站在一旁。一些受了打击被屏蔽掉的字都心有余悸地不敢靠近他。只有“颜”字以大无畏的姿态勇敢地站到了“色”字的左边,并一副严厉的口吻说:“谁要敢把我俩拆开,就跟他点颜色瞧瞧!”

  “春”字这边没哭诉完,那边“情”、“人”俩字也双双跑过来向词汇公公申诉。紧接着“内”、“衣”俩字也像做了错事的样子走到词汇公公面前来。一会许多被屏蔽掉却感觉受冤屈的词语都双双走到词汇公公面前来申诉。

  “唉,我俩不知做错了什么,竟然也不能结合在一起组词。以后这种花名就改了吧,世上再无茉莉花……”说话的是“茉”、“莉”两字。

  “我看我们这些侥幸没有被屏蔽掉的贬义词以后都有可能光荣下岗了。”“懒惰”伸了个懒腰,小声向身边的“怯懦”、“卑鄙”等词语总结道。

  “呻”、“吟”二字急急地走到一起来,还来不及为自己辩解,只顾着一遍遍痛苦地呻吟。

  “文章,这该追究起你的责任。”词汇公公转过头,严肃地对一直缄默着站在一旁的“文章”发话道,“你是不是平时没有管理好他们,要不怎么这么多的词语都成了‘不良语言’、‘高级敏感语言’?”

  “文章”颇感委屈,他去找“思想”,“思想”没找着,于是把“语言”找了来。“语言”又把责任推到了“词语”头上。

  “我觉得文博网扫黄固然无可非议,可也不能把这重任机械地交给我们个别词语来承担啊!否则,只能矫枉过正了。”“词语”辩解道。

  “没错,”词汇公公总结道,“你们每个词语都不可或缺,有了你们,我们的文章才流光溢彩。我想这样的屏蔽应该只是暂时的,大家都别着急,你们耐心等待,等扫黄任务结束了,我想文博网会恢复你们的岗位的。”

  词汇公公的家总算暂时安静了下来。可是没过多久,一桩意外的事又发生了。这回文博网的全体汉字全部跑来向词汇公公诉苦。

  “怎么了,你们全来了,莫非都因扫黄打黑给屏蔽掉了吗?”词汇公公颇感讶异。

  “呜呜呜……我们无法再在文博网生活下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网站就要关闭了,这让我们何去何从啊……”汉字们纷纷哭诉起来。

  “这样吧,”词汇公公沉思片刻,道,“你们都转去扫花网吧,扫花网也是个文学网站。”

  “扫花网到时会和文博网一样的结局吗?”“文章”一词询问道。

  “扫花网绝对不会。扫花网做的是原创纯文学,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只要你们安守本分,相信在那里能重新找到你们的工作岗位……”

  “那我们都去扫花喽……”那些刚才还在哭诉的汉字们这会于是都破涕为笑起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变脸

    下一篇:局里的重大新闻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