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阿黄

何美鸿
2012-04-10 17:05 分类:记事  阅读:1039  作者文集
  阿黄是婆婆家养的一条狗。这个名字是我私自给它取的,但我从没有当面喊过它。
  初次见到阿黄已是好几年前了。我和老公、女儿三人一起去乡下婆婆家过节。老远地,阿黄便站在门口,摇着尾巴兴高采烈地迎接我们。婆婆从堂屋里出来,笑着说:“真是奇了,这条狗第一次见你们,就知道是自己家里人来了,它见了其他人可没这么好,凶得很呢。”
  那个时候的阿黄就算是一条大狗了。在阿黄之前,婆婆已养过好几回狗,但时间都不长,不是被人偷宰了就是莫名其妙地病死了。这些狗中,只有阿黄最聪明也最乖巧。的确,阿黄第一眼就认出了我们是自家人,我看其他邻居来窜门的时候,阿黄总要“汪汪汪”吠叫上老一阵,直到婆婆把它轰走才算完。
  阿黄很懂得取悦自己的家人。谁若朝它喊上一声,它会马上应声过来,然后用脑袋在你的裤腿边蹭来蹭去,用舌头舔你的手背作出亲昵的动作。若你再逗它,它竟会伸出两条前腿立起来直往你怀里钻。家人没事总要逗上它一会,侄子、侄女几个小孩更甚。连平常有些怕狗的女儿在踌躇了好一会之后,也不时敢用手轻轻抚摸一下它身上的黄毛。当大家各自去忙没人理会的时候,它便摇着尾巴在众人身边高采烈地绕来绕去。
  因为闲着没事,这几天阿黄只在我和老公身边转悠了。我们在堂屋,它跟到堂屋;我们去房间,它也跟到房间。阿黄很快就博得了老公的喜欢,老公一边逗它玩一边对我说:“瞧瞧,这条狗比你对我好。”我佯嗔道:“那让它跟你过去吧。”老公笑着,对承欢膝下的阿黄说:“瞧瞧,她吃你这条狗的醋了。”
  我却一直不肯亲狎阿黄。小时候我养过条小狗,后来那小狗死了,好些日子我难过得不行。小时候家里还养过其他许多小动物,到最后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是死了就是莫名其妙失踪了。它们总是徒增我悲伤的眼泪。由此我怕敢亲近动物。近年对许多人事尤变得淡漠,连动物也概莫能外。
  聪明的阿黄似乎觉察到了我不大爱招惹它,但又似乎不肯错漏掉任何一个“自家人”的宠爱,几回想靠近又走远。有一回我单独在房间看电视,它走了进来,我瞅了它一眼,它竟摇着尾巴直看着我。还好是条狗,若是被人那样紧盯着,谁心里都会发怵的。我不理会它,它却开始用脑袋蹭我的裤腿。见我没有反应,它竟放肆地舔了一下我的手。我“霍”地站了起来——小时候我是那样喜欢这种动物,现在我却那样嫌它脏!我走出房间,它也跟了出来!我心生一计,旋即又走进房间。大概阿黄觉得莫名其妙吧,我朝它招招手,示意它进来,于是在阿黄重新走进房间的时候,我立即走出房间,并以飞快的速度把房间的纱窗门给关上了。我看着阿黄急得在门那边打转转,心里乐得不行。
  也许因为这件事,阿黄接下来不敢太亲近我了。但它并不因此放弃向其他人献媚取宠的机会。我看它在老公面前摇尾乞怜的样子,心想着这样不停地摇动尾巴是否会觉得累呢。吃午饭的时候,老公也不知是有意逗我呢,还只是有意逗阿黄,他故意把桌上吃剩的肉骨头抛到我脚边,然后呼唤阿黄来啃。我最烦在桌边吃饭的时候,有条狗在底下窜来窜去。令我哭笑不得的是,老公夹了好几块有骨头的肉放在我碗里,然后一本正经地对眼巴巴地等着骨头落地的阿黄说:“别急,看着她吃,她碗里吃的也是你吃的。”
  看过杨绛写的一篇关于狗的文章《“小趋”记情》,作者对狗不食狗肉颇为怀疑。然而我是信的。狗是非常有灵性的动物,我想它异常灵敏的鼻子定能识别出同属的气味。阿黄就是这样一条充满灵性的狗。我们的午餐就有狗肉,阿黄居然果真不吃狗骨头。
  午饭后,老公带我去村子的后山上玩,顺便也叫上了阿黄。一路上阿黄欢蹦乱跳,时而跑在我们前面,时而跟在我们后面。一会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一会又跑得没了踪影。不过阿黄对我仿佛有点戒心了,我招呼它,它竟然不大理会我。而此时的阿黄已和老公配合得相当默契了,老公一声喊,它立马奔了过来。但这“默契”在我们快走出村子通往后山,迎面又遇上一条狗的时候给打破了。
  这个时候我才识别出阿黄是一条公狗,迎面遇上的大概是它相好的母狗吧,阿黄好像对那狗很亲昵的样子。然而一会不知从哪又现出一条样子挺凶的黑狗。阿黄看见那条黑狗,毫不示弱,忽然一下也变得凶了起来,嘴里发出可怕的“呜呜”声和它对峙着。老公怕它们互咬起来,想喝退阿黄,但无济于事。直到我们等得不耐烦撇下它离开,它还一直就那么和黑狗对峙着。
  就在我们以为阿黄不会再跟来的时候,阿黄竟找到了在后山上转悠的我们。我们乐得让阿黄来带路。有时我们分明眼见得前面没有路了,却见阿黄仍在前面走着,很快就被它找出一条路来。有时我想独辟蹊径试着从其他方向走,老公唤阿黄,可阿黄只看了一眼,并不跟过来。老公说:“看吧,狗不走的路你还敢走?”可一会,阿黄却撇了我们独自钻到荆棘密布的草丛里了。我说:“这带的是什么路?”老公观察了一下,原来是阿黄在撒尿呢。
  设若一个人不得已走在路上,身边无人相伴的时候,有这么条聪明的狗作陪,的确是惬意的事。老公甚至想把它带到城里去住几天回来。但一想到麻烦重重,立刻被我否决了。
  可聪明的阿黄仿佛真想跟着我们一道走呢,离开乡下回城的那天,阿黄一路跟着我们。那天婆婆要到附近镇上赶集,于是顺便送我们。因为阿黄在后边跟着,婆婆不得不屡屡停下来,喝斥它快回家去。婆婆转身喝斥阿黄的时候,阿黄便停住,耷拉着脑袋任婆婆骂几句,且假装往回走几步,然而等我们转身走的时候,它又不即不离地在后面跟着。等我们再发现,它再停下,不过尔后跟的距离稍稍远了些。后来我们以为它没再跟来时,不想它竟索性偷偷越到我们前面去,然后老远地等着我们。婆婆一时火起,在路边捡起一根木棒,边追着阿黄边道:“我看你回不回家!我看你回不回家!”婆婆是担心它跟到邻村被某些饕餮鬼捉去剐了吃。阿黄前面好几条狗都遭逢了这样的命运。我看着婆婆把阿黄往回几乎要撵到了村口才踅转了身。本来从村里到车站只需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因为阿黄,我们花费了近四十分钟。
  此后每次去婆婆家,阿黄都兴高采烈地迎接我们。不过它再没敢在我们返城的时候跟过来了。——尽管如此,聪明的阿黄终究没能逃脱如先前养的几条狗的相同命运。一次去婆婆家,老半天了没见着阿黄,问起,才知阿黄被人给剐了吃了。
  我们痛斥某种人类,总喜欢与狗相提并论,说着“连狗都不如”之类的话,其实狗身上的许多宝贵品质,是让作为人类的我们感到愧怍的。——由此我怀深深地怀念阿黄。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荒院

    下一篇:凋零的满天星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