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鱼尾的女孩

何美鸿
2012-04-15 10:40   分类:童话   阅读:2735    作者文集

  我们都听过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小人鱼的故事。小人鱼为了拥有人类的爱情,不惜把她那条美丽的鱼尾变成了人类的双腿。我们这个故事里的女孩朵儿却恰恰相反,从小便向往着能拥有一条美丽的鱼尾。

  是的,朵儿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渴望着那么一条美丽的鱼尾了。她时常幻想着自己能变成传说中的小人鱼,能摇摆着美丽的鱼尾自由自在地生活在海里。然而朵儿的家住在沙漠附近,离海很远很远,她甚至极少看见鱼。

  朵儿向往鱼尾的秘密只有每天和她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杰瑞知道。朵儿告诉杰瑞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海边寻找小人鱼。”杰瑞很支持朵儿的想法,他说:“那你记得告诉我一声,我要陪你一起去。”

  这天,朵儿一边在家门前玩耍着,一边等着小伙伴杰瑞的到来。他们每天不是她等他,就是他等她。朵儿用沙子堆积成一座小小的塔——这是她和杰瑞每天玩得最多的游戏。——就在朵儿正玩在兴头上的时候,突然听见身旁有个微弱的声音对她说:“救救我!救救我!”

  朵儿回过头,惊讶地发现竟是一条鲤鱼,躺在她玩耍过沙地里。

  “天啊,你怎么会躺在这里?”朵儿满脸地惊异。

  “救救我吧!不然我会死了。”鲤鱼奄奄一息地说。

  “我应该怎么帮你?”

  “把我放到水里,我就不会死了。”

  “可是,我家附近连条小水沟也没有。”朵儿想了想,对鲤鱼说,“你忍耐一会,我回家去取水来。”

  可是朵儿的家里连一滴水也没有。她阿爸到三里外的井边汲水去了。朵儿空着手回到鲤鱼的身边时,难过地流下泪来,泪落在鲤鱼的身上。

  奇迹发生了。刚刚还奄奄一息的鲤鱼忽然活蹦乱跳起来。鲤鱼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是海里的鲤鱼精。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可以帮助你实现一个愿望。”

  朵儿想了想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想拥有一条美丽的鱼尾。你能否让我变成一条人鱼,在海里自由自在地游泳?”

  “我很奇怪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愿望。”鲤鱼精说,“但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想法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真的吗?”朵儿高兴得跳了起来,说,“我真的能够成为人鱼吗?”

  “是的。”鲤鱼精说,“但是,你必须舍弃一样人类所独有的东西。”

  “是什么?”朵儿不解地问道。

  “是爱情。”

  “爱情是什么?”

  “你还小,可能不大明白。那是有着两条腿的人类皆渴望拥有难以得到的东西。没有人能逃得过对于爱情的追逐。它不需要人类的后天学习,但人类却至今没有参透它的意义。”鲤鱼精说,“我们鱼类没有这种叫做爱情的东西。——所以,你要想拥有鱼尾,成为我们鱼类的一族,你就必须舍弃对这种叫做爱情的东西的追逐。”

  “我想我能做得到。”朵儿说。

  “那你得尽早动身,趁着你还没明白那所谓的爱情是什么之前。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前行,不要回头去聆听那你身后的脚步声。切记!”

  鲤鱼精的话音刚落,转眼就不见了。朵儿还没回过神来,她的小伙伴杰瑞走了过来。朵儿说:“你怎么才来?我刚刚遇见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接着朵儿就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杰瑞。

  杰瑞惊讶地听完朵儿的叙述,说:“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去往太阳升起的方向。”朵儿说。

  “那我明天我陪你一块去。”杰瑞说。

  然而朵儿过于兴奋,她等不及第二天,也没来得及跟杰瑞打招呼,就穿上那件她最喜爱的紫色衣裙,独自连夜出发了。

  不知走了多久,朵儿走到一口水井边。她看见水井边有位穿着红色衣裙的年轻姑娘满面的忧伤。

  朵儿走上前,说:“姐姐,你怎么了?”

  “唉,”红衣姑娘叹了口气,说:“为着爱我耗费了整个的青春,却最终没能得到他须臾的爱情回馈。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妹妹。”

  朵儿说:“姐姐,你是说人类的爱情吗?爱情是什么东西?”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红衣姑娘凝视了她一会,说,“爱情无法用友谊和亲情和世上任何一种别的感情来替代,陷进这单恋的漩涡就注定只有无奈。”

  朵儿不能理解,可不好开口多问。红衣姑娘问她:“小妹妹,你要赶往哪里去?”

  “我渴望拥有一条鱼尾,鲤鱼精告诉我说只要舍弃人类的爱情就能得到。”朵儿回答说。

  “你舍弃不掉的,尽管你明知自己永无法得到。小妹妹,你还是早些回头吧。”

  朵儿沉默不语,辞别了红衣姑娘继续前行。朵儿一路走着,一路仿佛听见身后有隐约的脚步声传来,但那脚步声是那样遥远而轻微,它只在她的意念里那么轻微一闪,转瞬就没有了踪迹。日落又日升,朵儿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日。

  不知走了多长时日,有一天,朵儿走到一条溪涧边。她看见溪涧边有位穿着橙色衣裙的姑娘满脸的忧愁。

  朵儿走上前,说:“姐姐,你为什么如此忧愁?”

  “唉,”橙衣姑娘叹了口气,说,“上天给了他光艳的外表,却要剥夺他对爱情的忠贞。也许是上天对他过分垂青,才教他的爱不能由谁独自享分。他可以一边对着另一个女孩说着温柔的蜜语,一边暗自给我递送过来娇艳的玫瑰。”

  朵儿说:“姐姐,你是说人类的爱情吗?爱情是什么东西?”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那姑娘打量了她一会,说,“爱情只不过是由生物欲望催化出来的瞬息激情,待燃烧殆尽后徒剩无尽的伤心。”

  朵儿依旧听得懵懵懂懂,又不好开口多问。橙衣姑娘问她:“小妹妹,你要赶往哪里?”

  “我渴望拥有一条鱼尾,鲤鱼精告诉我说只要舍弃人类的爱情就能得到。”朵儿回答说。

  “你舍弃不掉的。人类贪恋爱情就像贪恋身上锦衣口中玉食。小妹妹,你还是早些回头吧。”

  朵儿沉默不语,辞别了橙衣姑娘继续前行。朵儿一路走着,一路仿佛听见身后有隐约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似乎并不特别遥远但依旧轻微。朵儿记起鲤鱼精叮嘱过的不要回头,双脚只是不停地朝前走。日落又日升,朵儿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日。

  又不知走了多长时日,有一天,朵儿走到一条小河边。她看见小河边有位穿着绿色衣裙的姑娘正在轻轻啜泣。

  朵儿走上前,说:“姐姐,你怎么了?莫非也是为着爱情?”

  “唉,”绿衣姑娘望了朵儿一眼,叹了口气,说,“你终究有明白的那天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怎及那貂裘狐服、雕梁画栋?为着那蜗名蝇利,他不惜始乱终弃。爱情是上天给予女人一世的罪愆,却只是男人随时可以摘除的堂皇冠冕。”

  朵儿有些似懂非懂,又不好开口多问。绿衣姑娘问她:“小妹妹,你要赶往哪里?”

  “我渴望拥有一条鱼尾,鲤鱼精告诉我说只要舍弃人类的爱情就能得到。”朵儿回答说。

  “你舍弃不掉的。爱情让人心如已灰之木,可还只要有一点火星,就又会重新让它燃烧。小妹妹,你还是早些回头吧。”

  朵儿沉默不语,辞别了绿衣姑娘继续前行。她的心里开始怀着淡淡的忧郁,一路走着,一路仿佛听见身后有隐约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似乎变得很近,而且很清晰。朵儿有些想回头去看个究竟,但记起了鲤鱼精的嘱咐,于是双脚不停地朝前走。日落又日升,朵儿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日。

  又不知走了多长时日,有一天,朵儿走到一座湖边。她看见湖边有位穿着蓝色衣裙的姑娘正双手合十,口中喃喃自语。

  朵儿走上前,说:“姐姐,你是在为爱情祷告吗?”

  “唉,”蓝衣姑娘望了朵儿一眼,叹了口气,说,“我这一生都在为爱情祷告,然而我们终究生活在不同的时与空。任是望穿盈盈秋水,蹙损淡淡青山,到头来终究是一场南柯梦。”

  朵儿似有所悟。蓝衣姑娘问她:“小妹妹,你要赶往哪里?”

  “我渴望拥有一条鱼尾,鲤鱼精告诉我说只要舍弃人类的爱情就能得到。”朵儿回答说。

  “你舍弃不掉的。爱情尽管是那样地缥缈虚无,可人类终究抵挡不住对它的幻望。小妹妹,你还是早些回头吧。”

  朵儿沉默不语,辞别了蓝衣姑娘继续前行。她的心里开始怀着浓浓的忧郁,一路走着,一路听见身后那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的脚步声传来。朵儿很想回头看个究竟,但终记起了鲤鱼精的嘱咐,于是双脚不停地朝前走。日落又日升,朵儿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日。

  又不知走了多长时日,有一天,朵儿走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边。海面出奇地平静。朵儿看见海面上倒映着一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姑娘。她看到那个紫衣女孩充满着忧郁。朵儿不知道在这漫长的追赶鱼尾的路途中,自己已慢慢地长大了,她没认出来海中的那个充满着忧郁的倒影其实正是她自己。

  “你是谁?”没有听到回答,朵儿对着那个倒影说,“纵使你不肯告诉我,我也知道你为何这般忧郁。你一定是和她们一样,为着爱情而忧郁。我说对了吗?”

  依旧没有听到回答,朵儿接着说:“爱情是那样令人生畏的东西,让她们那样地充满了忧郁与愁苦。可是她们却都无一例外地劝诫我放弃对鱼尾的追逐,回到人类那充满痛苦的爱情中去。这是为什么?你能否告诉我?”

  “她们尽管怀着爱情的绝望,可绝望之余依然满怀着对爱情的幻望。”朵儿对着她的倒影说,“这又是为什么?你能否告诉我,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不肯告诉我?”朵儿恍然大悟似地说,“哦,我明白了,你肯定还没爱过,还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你的忧郁和她们不同,只是你渴望去拥有。尽管爱情有那么多的磨折,你仍渴望去尝试,去拥有,是这样吗?”

  朵儿的话音刚落,平静的海面忽然波涛汹涌起来。接着,伴随她一路而来的身后的那个脚步声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朵儿已没法做到充耳不闻,终于忍不住回过头——然而,就在她回头的刹那,一阵巨浪扑来,把她卷入了海里。

  朵儿拼命地挣扎,然而她越是挣扎,身子朝海底沉得越深。她仿佛听见海面有人喊她的声音,可她听不出来那个声音是谁。就在这时,那条被朵儿相救并许诺要把她变成人鱼的鲤鱼精朝她游了过来。

  “我帮助你来了。”鲤鱼精说。朵儿刚想开口说话,忽然觉得胸口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她疼痛得流下泪来。过了好一会,她感觉自己的双腿牢牢地粘合在了一起。

  “我已把你心脏中为爱情跳动的那一瓣心剖了出来,然后把你本该为爱流下的泪与之糅合起来,作为双腿的融合剂,这样你就能得到一条美丽的鱼尾了。”鲤鱼精对朵儿说,“现在你回头看看,你的双腿已不复存在了,你所拥有的是一条美丽的鱼尾,你已变成了一条真正的人鱼了。”

  朵儿回过头,看见了一条她梦寐以求的、属于她身体一部分的美丽鱼尾。

  “我一直有个疑问,你让我不要去聆听那身后的脚步声,为什么?”朵儿对鲤鱼精说。

  “那是人类爱情的脚步声。只要你回头,你就会陷入和她们一样于爱情痛苦的深渊中不可自拔,你关于对鱼尾的渴求就会成为泡影了。”鲤鱼精说,“现在你是条自由自在的小人鱼了。要知道,我们人鱼要比奢望爱情的人类快活得多。”

  朵儿于是摇摆着那条用割舍掉爱情的心制成的鱼尾,每天在海里自由自在地游弋着。这天,她游向了海面。她看见有个男子默默地坐在海边。朵儿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可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嗨,你是人鱼吗?”那男子朝她喊道,“你可知道一个叫朵儿的女孩来过这里?她说好了和我一起来的,可她却提前走了。我一直追赶着她,她明明听到我的脚步声,却总不肯回头。要是你碰见了她,请你捎句话给她,告诉她——我爱她!——”

  朵儿这才明白海边的那个男子是她的小伙伴杰瑞。她游到杰瑞的身边,说:“朵儿已实现了她的梦想,变成一条人鱼了,鱼是没有也不需要人类那样痛苦的爱情的。你回去吧。”

  朵儿回到海里不停地游着。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这天,她的身旁忽然又游来了一条人鱼。朵儿说:“你是谁?”

  那人鱼说:“我是杰瑞,为了追寻你,我请求鲤鱼精把我也变成了一条人鱼。尽管我们彼此不能相爱,可我们又可以像从前那样每天一起玩耍了,而且我们永不必承受人类爱情的痛苦。”

  据说,那两条人鱼至今还生活在海里,每天追逐着海上的波浪快活地游来游去。



上一篇:短命的野模生涯

下一篇:野人之恋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