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夫博弈

何美鸿
2012-04-24 08:42   分类:记事   阅读:998    作者文集

  “来,我们杀一局!”我摆开象棋棋谱,向老公发出挑衅。

  平时无甚爱好,偶尔爱下下象棋。都说下棋是场斗智,“河界三分阔,智谋万丈深”,这话用在我和老公身上实有些过,因为日常下棋我们只为图一乐,“悔棋攥子不丢手”的情形在我与他身上都时有发生。不过,尽管在下棋的心态上他经常是“临杀勿急,稳中求胜”,而我则喜欢下快棋,但在棋艺上我和他应该说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拱卒。”这是每次我惯走的第一步。

  “上象。”他的棋也是老套路,四平八稳。

  “当头炮。”前面几步棋几乎都是不假思索。

  “跳马。”他稳稳当当地保护着他的当头兵。

  都说“三步不出车,棋死一大半”,但往往我们的棋下了老半天,双方的车都安安稳稳地固守在最后方。车是我的最爱,“丢卒保车”自是不消说,但倘若用“丢车保帅”换来一场胜仗,那这场胜仗的意义对我来说都是要打折扣的。

  我们都太熟悉对方的套路,差不多都能预料到彼此的下一步。有时我觉得与他下棋就像是自己在左手对右手。往往一盘棋的输赢关键都只是彼此的不小心,或者是他的兵撞到了我的马口上,或者是我的象飞到了他的炮头上。

  但今天这盘棋,我决不能输。

  “出车。”一改往日的打法,今天我早早出了车,且在最短的时间内驻进他的曹营。我打乱自己的套路,也在无形中改变他的套路。他本来下的就是慢棋,平常他为一着棋凝神思索的时候,我要么口口声声紧催着他的棋,要么优哉游哉地欣赏着一旁的音乐或电视。但今天我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的表情。我太有把握他的心思,别看他表面上稳如泰山,实则他已有些举棋不定。

  尽管他对下面的这着棋犹豫不决,但我亦不敢对自己改变的套路有完全自信。其实我不过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能肯定的是这盘棋,比日常任何一次都更加小心翼翼。他也料不到这盘棋我比任何一次求胜的欲望更甚。

  我能渐渐感觉到,这盘棋,他比以往任何一次也更谨慎了,但他揣测不到我这次的棋路,就像我也无法预知自己的下一步会是怎样。我们都陷在一种从前没有过的陌生棋路里,小心翼翼移动着每个棋子。这移动的每一步棋都牵动着棋局的输赢。说结果不重要,其实很多是一种无奈的自我告慰。这次,丢了车也无妨的,只要结果是我赢!我一心想要赢了这盘棋。

  几十个回合下来,我们仍旧势均力敌,不分轩轾。愈是下到后来,我们愈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仿佛“先下手为强”在这盘棋里只会带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败局。

  我们彼此似乎都有点沉不住气了。这个僵局总要谁先来打破的。而且,我们的棋路也终于走到了箭弩张弓的时刻。他来个先发制人,引一车塞我象眼,我毫不慌张,架炮隔山在后。他偏车护象又攻炮,我马跳循环抵挡且踩车。“车坚马肥炮冲突”的场面酣战了又不下十几回合,我们的车马士象均已丢失,最后他是“老卒无功”,而我也落个“孤炮难鸣”。

  这盘棋,我们都损失惨重,却未能赢得对方,也未输却对方,最终只打成了个平局。



上一篇:想起雨蒙

下一篇:云之语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