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阳台

何美鸿
2012-05-02 17:23 分类:情思  阅读:1014  作者文集

  我梦见过很多回那样一个场景,是一个阳台,一个很大很漂亮的阳台。阳台的外围爬满了葱葱绿绿的藤蔓。想必那主人定是勤快且又有生活情调之人,阳台的一方,星星点点的栀子花和白兰花饰缀其中;阳台的另一方,在那片藤蔓的绿色之中,依稀可辨出一串绿色的豆角,还有几根长条的黄瓜。

  我很向往这样一个同时栽种着花草与蔬菜、同时刺激着人的视觉、味觉和嗅觉的阳台。我的向往是由我的梦挑起的。在这个梦之前,我并不知道居然会有这样一个漂亮的阳台。我也弄不明白这样的一个阳台为何屡屡闯入我的梦里。我怀疑在现实里,在某条街,在某户人家,是否有过这样一个阳台;或者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生命的某段岁月中我就亲见过,它只是从来就潜藏在我的意识深处,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得见。

  听凭着梦的直觉,我决定去寻找那个阳台。每回行走在街巷中,我都忍不住抬头仰望那错落的居民楼里的阳台。我相信我能找得到,因为我相信那个梦的真实。

  我不断地游走,不断地寻找,在陌生的街巷,在我遗忘了时间的昼夜。终于,有一天,我的眼前一亮:阳台,梦里的阳台!它真的和屡屡出现在我梦里的阳台一模一样!阳台的外围爬满了葱葱绿绿的藤蔓。阳台的一方,星星点点的栀子花和白兰花饰缀其中;阳台的另一方,在那片藤蔓的绿色之中,依稀可辨出一串绿色的豆角,还有几根长条的黄瓜。

  出于好奇,我决定去那个阳台的那栋楼去看看。我走进楼,走到拥有那个阳台的那户人家的门口。我接着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名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的男子立在我面前,惊讶地望着我。他的惊讶竟至让我忘了来意。

  “女主人,终于是你回来了。”他向我鞠了个躬,说。

  “女主人?”我感到莫名其妙,说,“谁是女主人?”

  “是你啊。”说着,他让我进屋,在我的惶惑之中,他把我带进一间书房。他指着悬在书房墙壁上一副画给我看。那画上的姽婳女子同样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

  “她是谁?”我问。

  “怎么,你没看出来她就是你吗?”他说。

  我凝神一看,可不,那画中人不就是我吗?

  “我的画像怎么会在这里?”我喃喃道。

  “女主人,这本是你的家啊。很多人都试图叩响这扇门,真正只有你才能进来啊。”

  “那你是谁?”我充满疑惑。

  “我是你的奴隶,女主人,一直等你回来。”

  “是这样吗?”我仍旧疑惑。我屡屡梦见那阳台,但从来没梦见我还有一个供我差遣的奴隶。

  “那你等等,我先回去,过几日我再来。”

  说完,我走出了那屋子。我本想回去再梦一回那阳台,看梦里是否曾出现过一个似曾相识的奴隶。

  然而,待我走出那屋那楼,再重新回望时,惊讶地发现那楼的每一个阳台都同样地爬满了藤蔓,同样地绿色的豆角和长条的黄瓜,同样地星星点点的栀子花和白兰花!

  梦蛊惑了我,让我迷失在那漂亮的阳台之外。


  • 游客

    评论于:2012-08-11 13:33:09

          文笔清淡,若全部以散文形式出现,可能更好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梦里珍珠

    下一篇:闲话,狼和小羊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