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嵩县之伊尹生嵩

罗飞
2012-07-08 13:24 分类:历史  阅读:2367  作者文集
  
  【主持人】:本期《话说嵩县》,我们将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位历史上诞生成长于嵩县的伟人,这个伟人可不简单,军事上与姜太公齐名、治国上与周公齐名,在古圣人的排名中又与孔子齐名,那他是谁呢,他就是伊尹。
  三千六百年前,在古老的嵩县大地上,诞生了一位非常伟大的传奇人物,他的名字叫做——伊尹。
  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伊尹的名字被反复提及,如同太阳一样光亮夺目,他被称为“元圣”,“中华第一贤相”、“杰出的军事家”、“厨圣”、“食圣”、“烹饪之祖”、“汤药发明人”、“帝王之师”、“中华第一名师”等,在当代的时髦语汇中,伊尹更是被冠名以“中国第一跳槽王”、“中国第一王牌间谍”等称号。这众多的称号集于一人之身,更使伊尹的生平显得扑朔迷离,充满了传奇色彩。
  伊尹名伊一说名挚,又名阿衡,因出生于伊水流域,故以伊为氏。尹为官名,甲骨卜辞中称他为“伊”,金文则称为“伊小臣”。伊尹生活在大约公元前1630年—1550年的夏末商初时期,比孔子出生早一千多年。伊尹是商代第一个宰相,也是有史记载的第一个宰相,正是在伊尹的辅佐下,商汤推翻了残暴的夏朝末代君主——也是历史上有名的荒淫君主“桀”的统治,开创了商汤盛世,并奠定了商王朝六百年的基业。
  伊尹出生于古有莘国的空桑涧,即今天的嵩县纸房乡沙沟(空桑涧)龙头村。几乎象所有的古代名人圣贤一样,伊尹的出生,也被后人赋予了神话的内容。在古代典籍《吕氏春秋•本味》篇里,记载了一个伊尹出生的传说:在伊水岸边居住着一位女子,有了身孕即将临盆,梦见神对她说:“如果看到石臼出水,那就是要发大水了,要一直往东走,不要回头。第二天,女子果然看见石臼里出了水,就连忙告诉了他的邻居,然后向东走,走了十里,忍不住回头一看,村落已经被洪水淹没,她忽然变成了一棵空心的桑树。有莘国的女子前来采桑,在桑树的空洞内发现了一个婴儿,便抱了回去,献给有莘国的国王,国王将婴儿交给自己的厨师来抚养。这个婴儿就是后来的伊尹。
  在嵩县,流传着许多和伊尹有关的传说。传说的大体内容,和《吕氏春秋》的记载一致,不过却更加完善。在嵩县的传说中,伊尹的母亲并没有化为空桑,而是在空桑中生下了伊尹。眼看洪水冲来,这位疲弱的母亲无力保护婴儿,只好弃婴儿于树洞中,只身翻山越岭向东逃命。她思儿心切,边跑边回头张望,心情焦灼而愧疚。最后到了一座山岭前,狂风骤雨、雷电交加,再无力越过,最终倒在地上,为泥石流所淹没。后来伊尹出生的地方,因沾染了伊尹母亲的鲜血,成为“红土坡”;伊尹所生的沟,名叫空桑涧,后改名沙沟。伊尹母亲回头望子的高地,名唤“望子台”,伊尹母亲逃过的山岭沟谷,分别被称为“念子沟、焦沟、扬长沟、抱子沟、烙沟”等,均成为了地名。伊尹母亲死去的地方,天然形成了一个大墓冢,名为“伊姑冢”,据清代《嵩县志》记载:伊姑冢“墓冢高七丈五尺,周长一百三十五丈。”至今在伊尹祠东十公里的嵩县饭坡乡洛沟村仍保留着伊姑冢遗迹。
  拨去传说中的神话部分,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个传说的背后,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奴隶社会的两个奴隶相爱,却不被奴隶主允许。而洪水,就是奴隶主残酷镇压的象征。伊尹的母亲,一个曾在伊水岸边浣衣歌唱的美丽女子,因为偷尝了爱情的甜蜜,私自孕育了伊尹,最终被奴隶主残暴地追杀并处死。
  关于伊尹的出生地,在中国第一部水文地理专著——北魏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里,有过明确的记载——就在伊河流域的嵩县境内。明代朝庭修的地理总志《大明一统志》及明、清《嵩县志》里,也都明确说伊尹的出生地就在嵩县。先秦典籍《孟子》记载:“伊尹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在其所著的《古史地理论丛》里,更是明确指出:“有莘国亦在河南嵩县,与伊水地望相近。昔有莘氏女采桑于伊川,得婴儿为伊尹。”
  “好风吹涧阿,微雨润松萝。花落吹涧淡,猿啼客况多。巍名勒翠石,祠宇瞰清波。欲问耕莘事,须从此处过”。这是清代御史李兴路过嵩县《伊尹祠》题写的一首诗。
  在嵩县纸房乡龙头村小学旁的一处高地,群山环抱之中,有一座纪念伊尹出生地的祠堂,名为“伊尹祠”,距离祠堂不远,有个名叫“红头坡”的山坡,相传就是伊尹诞生的空桑之地。
  伊尹祠不知建于何时,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损毁和重修,现在我们看到的伊尹祠,是2011年嵩县当地一些伊尹研究者发动群众,在伊尹祠旧址集资重新修建的。
  龙头村这位已86岁的老人说,在他小时候,伊尹祠堂内有数株上千年的古柏,解放后被毁。根据祠堂中残存的碑文和县志记载,伊尹祠单在明代就经历了六次重修。曾任明代礼部尚书的胡滢,于永乐13年来嵩县拜谒伊尹祠,目睹毁于兵革的伊尹祠时,深为感伤,写了一首《拜谒伊尹祠》的诗,写道:“我来涧畔重感伤,庙貌多年毁兵革。叮咛守土军民官,速剪荆桧除瓦砾,复兴祠宇神奠安,五谷丰登时不忒。岂惟一邑为群生,亿万斯年存古迹”。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嵩县知县郭宏俊到此拜谒,见祠堂荒废不堪,亦写诗感叹道:“元圣遗踪何处求,屏开锦绣封荒丘。劫灰犹剩颓垣尽,断碣空存石藓稠。”
  《史记•殷本纪》记载商代三十王,除了汤、太甲、太戊、盘庚、武丁、祖甲、武乙、辛(纣)八个王或多或少有事迹可考外,其他二十二个王都一带而过,基本上只留下了一个符号,而伊尹却占了相当的篇幅。在近些年来出土的商代甲骨文中,更是频频出现伊尹的名字。诸子百家中,孟子将伊尹与孔子并列,称伊尹为“圣之任者”,孔子为“圣之时者”。荀子将伊尹与周公并列,称“殷之伊尹,周之太公,可谓圣臣矣”。孙子将伊尹与姜子牙并列,称“伊挚、吕牙古之圣人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治国上能和周公旦,军事上能和姜太公,思想上能和孔子比肩的诞生于嵩县的上古巨人,一代名相,自周代至今,却只出现在文人墨客的口头笔下,在史书的记载中几乎没有看到历代统治者任何封谥和提及,三千多年来任其祠堂残破,事迹湮埋,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也只有在了解了伊尹的生平后,我们才会明白历代统治者对伊尹讳莫如深的原由。
  在有莘国厨师的抚养下,伊尹一天天长大。他天姿聪慧,又心怀圣人之志。长大后,不但跟着养父学得了一手好厨艺,也通过致力于寻求尧舜之道,学得了圣人的济世思想和“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治国之道,并且成为了有莘国首领子弟的老师,拥有了相对自由的生活。
  据《孟子•万章》记载:“伊尹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焉”。伊尹“躬耕乐道”的有莘之野——即今天的嵩县库区乡牛寨一带。
  然而这时已是气奄息息的夏代末年,由于皇帝夏桀荒淫无度,暴虐无道,加上连年灾荒,致使国内民不聊生,危机四伏。夏桀自比为太阳,以为可以和太阳一样永存。老百姓恨死他了,咒骂他说:你这个太阳啊,什么时候灭亡,我们愿意与你同归于尽。
  这时,生活在亳(bó)地——今洛阳偃师市的商部落首领商汤,四方求贤,有伐桀灭夏之志。商汤听说生活在伊河上游的伊尹才能卓异,就带着玉、帛、马、皮三番五次来到有莘国寻访伊尹。商汤在嵩县饭坡乡的曲里温泉附近安营扎寨,在温泉沐浴更衣,以见伊尹,曲里温泉因此又被称为“汤池”。在汤池附近,至今保留着纪念商汤礼聘伊尹事件的汤王庙和“三聘台”。
  《墨子•贵义喻》里记载了商汤来有莘国礼聘伊尹的一段小插曲:“昔者汤将往见伊尹,令彭氏之子御,彭氏之子半道而问曰:‘君将何之?’汤曰:‘将往见伊尹。’彭氏之子曰:‘伊尹,天下之贱人也。若君欲见之,亦令召问焉,彼受赐矣。’汤曰:‘非女所知也。今有药此,食之则耳加聪,目加明,则吾必说而强食之。今夫伊尹之于我国也,譬之良医善药也。而子不欲我见伊尹,是子不欲吾善也。’因下彭氏之子,不使御。”由此可见商汤对伊尹之推崇,求贤之心切。
  商汤从偃师的来到嵩县,通过三顾茅庐,把伊尹请出了山。然而就在伊尹跟从商汤不久,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伊尹居然离开了商汤,投奔夏桀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请您收看,《话说嵩县》伊尹生嵩下集。
  
  下集
  据《史记•殷本纪》记载:“伊尹去汤适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而《孟子》和《淮南子》等书更是说伊尹“五就汤、五就桀”,伊尹竟然五次跳槽,摇摆于夏商之间,直到最后才死心塌地的辅佐成汤。
  不但有过“五就汤,五就桀”的背主,伊尹还有放逐商王太甲的“逐君”行为,据《史记•殷本纪》记载,成汤死,伊尹便立太丁的儿子太甲作了商王。太甲即位三年,昏庸暴虐,伊尹便把他放逐到现位于偃师市西南的桐宫,让他闭门思过。太甲在桐宫呆了三年,在这期间,伊尹掌管了朝政。还接受诸侯的朝拜。太甲在桐宫悔过自责,表示要改恶从善,于是伊尹便把太甲放了出来,还政于他。太甲二次当政,一改旧习,国政上了轨道,《史记》称“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作《太甲》三篇,《咸有一德》一篇褒扬太甲。太甲终成有为之君,被其后代尊称为“大宗”。
  伊尹放逐君王的行为,在后世常被乱臣效法。后世的王莽和董卓等人废天子乱政,均以效仿伊尹为旗号。
  做臣子的忽而“背主”,忽而“逐君”,怎不让统治者感到后背发麻,伊尹被历代朝庭打入冷宫也在情理之中。
  “五就汤、五就桀”、放逐太甲,这两档事要换作别人来做,肯定要被视为大逆不道。然而伊尹来做,在后代的学者大儒眼中就成了大圣大贤者的作为。
  亚圣孟子不但在“五就汤、五就桀”一事上力夸伊尹之仁,甚至提出了一个“伊尹之志”这样一个概念,竭力为伊尹放逐太甲的行为辩护。说拥有伊尹这样志操的人,做再反常出格的事都是对的。
  在《孟子.尽心》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公孙丑问:贤人作为臣,君主不好,本来就可以将他放逐的吗?”孟子说:“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
  那么什么是“伊尹之志”呢?据《孟子•万章上》里说,伊尹“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说的是在天下的百姓中,只要有一个男子或一个妇女没有享受到尧舜之道的好处,伊尹就觉得仿佛自己把他推进山沟之中一样。伊尹还说:“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大有拯国救民,舍我其谁的感觉。
  孟子深入评价伊尹说: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故就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吾未闻枉己而正人者也,况辱己以正天下者乎?圣人之行不同也,或远,或近,或去,或不去,归洁其身而已矣。
  顺着圣人的思路来理解伊尹,我们会发现伊尹那份悲天悯人、天下为公的情怀和“辱己以正天下”的担当。“五就汤,五就桀”,是伊尹在商时,想夏能否通过改良走入正途,避免战争发生、生灵涂炭;因此入夏劝桀,劝桀发现桀已无可救药,毫无旁听之心,于是回商想要伐桀。回商又生希望,再次入夏劝喻夏桀,又再度失望而归,如斯“五就汤,五就桀”,直至对夏桀彻底失望,才铁定了心助汤伐夏,救民于水火之中。伊尹放逐太甲的行为亦是如此,眼看太甲在位作恶,祸害百姓,辛苦打下来的大商基业,安定有序的局面即将毁于一旦,伊尹才不顾“逐君篡位”的恶名,毅然将太甲放逐于桐宫进行教育改造,心安理得地挑起担当天下的大任。
  老子说: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孔子说: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此之谓“三无私”。伊尹,就是一个心中无私之人,故虽然行为一反常态,亦能成就其千秋美名。
  诗仙李白写诗赞道:“伊尹生空桑,捐庖佐皇极。桐宫放太甲,摄政无愧色。三年帝道明,委质终辅翼。旷哉至人心,万古可为则。”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写了一篇《伊尹论》,称赞伊尹是“辨天下之事者,有天下之节者。”又称伊尹“以其全才而制天下,是故临大事而不乱。”对于“伊尹放太甲”这桩公案,苏东坡说:太甲的被废,天下没有过这样的事,而伊尹开始这样做,天下人不认为这是越权行为。既已放逐又再拥立,太甲不认为他是专权。因为伊尹平时不屑于权势和名利,这是足以取信于天下的。他对天下的私利看得很淡泊,那都不足以让他动心,他怎么会以放逐君主的做法谋取私利呢?
  在伊尹去世后,太甲的儿子沃丁对伊尹以国礼进行厚葬。不仅如此,伊尹在商代被列为“旧老臣”之首,不仅与汤同祭,还单独享祀,真可谓位极人臣,名扬天下。这就充分说明,伊尹以其无私心,故能成其大,成其圣。
  诗圣杜甫称赞伊尹军事才能说:“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说伊尹和姜子牙的军事才能在伯仲之间。在辅助商汤攻打夏桀过程中,伊尹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才能。面对这个已有四百年基业的大夏帝国,他采取逐步瓦解的军事策略,辅助商汤经过十一次征战,首先翦灭了亲夏的诸方国,扩大了统治区域,实力大增,完成了灭夏战争准备工作。在随后对夏的总战役中,为了试探其它各方国诸侯的人心向背,伊尹建议汤停止向夏进贡,以观反应,桀怒而“起九夷之师”,准备大举伐商。伊尹见九夷等方国仍心向夏桀并听从桀的调遣,认为决战时机没有完全成熟,遂与汤复朝贡谢罪,假意忠诚以伺时机。第二年伊尹建议再次绝贡,桀又召诸侯再会盟,准备伐商,此次不仅九夷之师不奉夏命,而且有缗氏首先叛反。伊尹看到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夏桀已完全陷入孤立,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就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立即向夏发起总攻,结果大获全胜,一举灭夏。
  伊尹是杰出的政治家、教育家。作为商朝宰相,他辅佐商汤灭掉了夏朝,又帮助商汤制定了各种典章制度,使商朝初期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另外,伊尹还是所辅佐的商汤等五位帝王的老师。有商一代的盛世局面,与伊尹奠定的良好的思想、经济基础是分不开的。
  伊尹是一个全才。他多才多艺,智慧过人,在众多方面都取得了建树。因从小成长于厨师家庭,他精于厨艺,时常以烹饪中五味调和之道劝喻帝王。如著名作家钱钟书说的:“伊尹是中国第一个哲学家厨师,在他眼里,整个人世间好比是做菜的厨房”。伊尹“教民五味调和,创中华割烹之术,开后世饮食之河”,在中国烹饪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中国烹饪界尊为“烹调之圣”、“烹饪始祖”和“厨圣”。
  伊尹还精通医学,是中药汤剂的发明人。神农尝百草知药性后,上古之人惟知把药草放在口中咀嚼治病。伊尹从厨艺的煲烫中得到启发,发现把几种药草混放在一起煎煮后可以调和药性,增加疗效,自此创立了中药汤剂。
  伊尹还精通音律乐舞,他创作的歌颂开国功勋的《大濩(huò)》乐舞,一直被汤的后代用作祭祀祖先的乐舞,是商代名舞之一。
  据说伊尹活了100多岁,前后辅佐了汤、卜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位商王,为商朝理政安民50余载,治国有方,举世称贤。伊尹这样的大圣大贤,不仅是其故里嵩县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有感于伊尹和姜子牙之事迹,写了一首《浪淘沙令》赞二人:
  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
  一为钓叟一耕佣。
  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
  兴亡只在笑谈中。
  直至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话说嵩县之涂山会娶

    下一篇:“话说嵩县”之伊尹生嵩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