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懒的夏天

何美鸿
2012-07-10 09:58 分类:随笔  阅读:1009  作者文集

  夏天又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仿佛过往的每个夏天,总是这般轻轻悄悄却又伶伶俐俐地到来,当仁不让地接受季节赋予它的炽烈。很多年了,每至盛夏,我就像蛰伏在树上的一只哑蝉,让每个炎燠的日子投闲置散,身和心一起变得慵懒。

  手机的闹铃调慢了一个钟头,到时间了却仍赖在床上。很早就醒来,却只翻了个身,将侧卧换成平躺,双眼盯看着天花板上吱吱呀呀不停旋转的吊扇发呆。屋内永久这般地静谧,屋外的晨曦却早早穿过了阳台,从敞着的门窗投射了进来。

  慢慢起床,洗漱,然后趁着暑气尚未蒸热地面的时间去附近的集市。我本是惯于慢节奏生活的人,而到了这个季节日常的行动似乎还要缓上半拍。吃过早餐,便在电脑或电视机前坐着,或者捧了本书一目十行地翻看上几页。身心总觉莫名地蔫萎怠倦,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于是便半躺下来,一遍遍地聆听着轻音乐,其余什么都不做。有时连音乐也觉得是多余,便只静静地享受着周遭的宁谧。而此时思绪会如天马行空,心鹜至八极,情骋至四海,许多已经的、未经的事由在脑海里常如烟花般绽放又谢落。有时,什么都不想,仿佛彼刻的思想已游走在真空。傍晚偶见阳台种植的香花叶片上匍匐着一只绿色的毛毛虫,半天一动不动,我猜我的生命定和那只毛毛虫异曲同工。

  没有什么要事,整个白昼我几乎足不出户。待到了晚饭后,到了夕阳的余晖都已消失殆尽之后,我才敢出家门,和女儿到小区的休闲广场上来散散步。广场上这个时候是热闹的,孩子轻跳着,老人慢踱着。镇日为着生计忙碌的人们,到了这个时候许多都从家里出来,在广场上活络活络筋骨,松弛松弛精神,或者在附近的烧烤小店大快朵颐,或者去附近的商场采购一些用得上和暂时用不上的物品。或闲逛着,或闲聊着,虽然看不太清他们的面孔,但感觉每个人的样子都怡然自适。我恍然知道,夏季是属于夜的,夏季的夜是属于灵魂的。

  夏夜的路灯整晚放着亮。天上不见星星。好在这儿的人们也不需要星星来充足一份夏夜的诗情。在晚上各自的活动之后,各自归家,冲完凉,便又等着进入梦乡。

  夏天的夜总是短。但我的睡梦有时却很长。梦里是些奇奇怪怪的景象,翻个身便全然遗忘。更多时候我在夜半就醒来,然后静等着熹微的天明。——“天可以这样蓝\树可以这样绿\生活可以这样的安宁和美丽。”——于天明的等待里,我真切感受到年少时读过的席慕容这诗句中描绘的意境。无眠的时候,几多回我看着窗外渐亮的晨光染蓝了天空,染绿了树!

  于是又开始雷同一天的慵懒,再用这份累积的慵懒自适涂抹出我生命的又一个炎夏。


  • 王华强

    评论于:2012-07-10 10:46:09

          何总的生活很惬意呀!羡慕!

  • 飞扬的花

    评论于:2012-07-10 12:08:31

          呵呵~我倒真的赞叹华强同志的这句话,何编这种惬意、自得的生活真的令我们羡慕呢。

  • 飞扬的花

    评论于:2012-07-10 13:05:35

          呵呵~我倒真的赞同华强同志的这句话,何编这种惬意、自得的生活真的令我们羡慕呢。

  • 游客

    评论于:2012-07-11 07:44:20

          为什么惬意的生活总是与美丽的女人相伴呢?不解。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夏日百分钟

    下一篇:天边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