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百分钟

何美鸿
2012-07-10 10:07 分类:情思  阅读:827  作者文集

  我分明地望见对面枝头的叶在颤动。是风,凉爽爽的夏日的西风,轻轻地将葳蕤的叶狎弄。我背靠着木柱,坐在这个廊形的凉亭里,慵懒地望着周边乔木那深深浅浅新新旧旧的树叶的绿。树叶尽管茂密,但午后的阳光依旧穿透了它们之间的罅隙,将斑斑点点的光投射在铺了碎石的地面,且因着风向叶的吹拂,如舞蹈般地摇曳晃动。那儿还有棵枫树。枫树是以它的秋天叶红而闻名的,但此刻它与四周的所有乔木一样仿佛竞赛着它的绿。那是养眼的绿。

  知了是夏日特邀的歌者,躲在某棵树的枝头放肆地高唱。我已久未听过知了的叫声,更久未目睹它轻薄的蝉翼。我想起儿时夏日看小伙伴举着套有白色塑料袋的长竹竿捕蝉的情景。我只敢远远地看。我怕一切幼小的昆虫。一只递到我面前的知了会让我吓得惊声尖叫,一只长着长长触角的天牛会让我紧张得张皇失措。而此刻,我分明地望见凉亭边上的一簇修剪得齐整的矮灌木丛里有只甲虫在蠕动。它的背部的绿壳看上去很坚硬,中间镶着几颗黑色的斑点,像是些黑色的眼睛。我还留意到一只肥胖的绿色毛毛虫,一动不动地趴在一片叶子的底部,用它的和叶片几乎相同的绿色隐蔽着自己。我已不像儿时那样惧怕昆虫了,就如此刻的这只已从一株灌木的茎部爬向另一株底部的甲虫,就像这只和我一样慵懒地享受这午后时光的毛毛虫,在我眼里已然是与自然谐趣的美丽生命。

  凉亭的左边不远处,是一栋已显陈旧的建筑楼的后墙。屋檐下的某处结着一张轻盈薄透的蛛网,在西风的吹拂下轻微地晃动。但我看不到蜘蛛,也见不到一只蚊虫。建筑楼青灰色的墙角爬满了青苔。青苔在未及上面两个敞开的玻璃窗处就消失了。玻璃窗里偶或耸出几个孩子的小脑袋。那是一个舞蹈培训班。每日午后的这个一百分钟时段,孩子们都来这里学跳拉丁舞。

  每日午后,我把孩子送去舞蹈班,便坐到这个极好的消暑处来。我在凉亭的木椅上斜躺下,享受着幕天席地的感觉。我想起以往经常见着的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们衣衫褴褛,蓬首垢面,或坐在树荫下,或躺在草地上。从前总一贯地以为他们可怜,以为他们困顿到甚至没有思想,此刻我才明白自己错了,他们与天地同乐,日月同趣,他们是真正的精神上的自由人。

  我眺望着蓝湛湛的天空。我喜欢天空的蓝。可没有比今夏更让我流连这大自然里晶莹的绿。那充满生命与希望的绿。西风不断地吹拂,掀动着周遭正在旺盛茁壮中的植被,也撩动着我身着的绿色裙裾。什么都不必想,也什么都不必做,这短短百分钟,我让自己五蕴皆空,完完全全地消融在夏日自然里。我能所想,我欲所为,在这短短百分钟,都伶伶俐俐地消失在夏日自然里。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忘记了鹅是什么样子

    下一篇:慵懒的夏天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