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蚂蚁

何美鸿
2012-07-14 13:47 分类:记事  阅读:1086  作者文集

  亭午,坐在校园家属区那片草坡上晒太阳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只小蚂蚁。

  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独自一人坐在草坡上,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蚂蚁了。本来我只在静静地想着我的心事,我的心事总是不能集中于某一件事——这只小蚂蚁的出现,便将我零乱的思绪倏忽里转移,牵惹起我有关蚂蚁的记忆。

  记得小的时候走起路来总是慢吞吞的,家人看着我走路的样子常常便说,走那么慢,都要踩死蚂蚁了!那是我关于蚂蚁概念的最早记忆。当我弄明白蚂蚁是什么,而家人笑话我走路的样子时,我记得自己有好几回傻乎乎地停下脚步,抬起脚底来看。甚至有一回还把鞋子脱下来,检查鞋底是不是真粘着了一只被我踩死的蚂蚁。同时内心里还有些惶然,不知道蚂蚁可不可以踩踏——这样的疑惑使我许多回在家人看着我走路的时候愈加亦步亦趋,地上的黑色泥点子和小砾石也常被疑心成了小蚂蚁。

  有时我和小伙伴们坐在地上玩,家人看见了,会立马劝止说,快点起来啊,地上脏。这样的话往往让我们充耳不闻。可是当家人警告说,地上有蚂蚁,会钻到屁股里去的,我们会赶紧立起身来然后用手拍拍裤子。

  小的时候畏惧很多东西:螳螂,蛐蛐,天牛,甚至知了。可对于小蚂蚁会钻到屁股里去的畏惧很快就没了踪影——老早我就不坐到地上去玩了,而况,蚂蚁是那么微小到甚至在一个孩子学步的时候就有可能将之踩死的东西!

  稍稍长大一些的时候,我常常会蹲在地上观察蚂蚁。看成群的蚂蚁驮运粮食是最有趣的事情。我常常会搞些小小的恶作剧,或者企图用手指切断它们的去路,或者用一根橡皮筋横在它们面前,让它们因闻着橡皮筋的异味远远地绕道而走。有时我会发现墙角附近两窝蚂蚁同时搬家。蚂蚁是靠头上的触角辨识路途和同伴的,我常常把不同窝的两只小蚂蚁抓来放在一起,看它们是否会用触角打招呼,可它们就像对冤家一样立马分道扬镳了。

  记得最后一次长时间地观察蚂蚁是在念高中的时候。我喜欢在户外晨读,有次晨读时我来到了学校办公楼的后山上。那一早晨本该记诵英语单词的时光结果都被我交付给了一窝蚂蚁。我沿着那支蚂蚁队伍从头至尾走了好几步。那是一支很长的蚂蚁队伍。它们大概是像往常一样于清晨出来辛勤地觅食。可是它们日日循规蹈矩的生活那天却被一个横在它们面前的庞然大物——我——给破坏了。

  我观察到那窝蚂蚁的巢穴就在一块嵌在草地里的石头下面。我又犯起了孩时的恶作剧的瘾,用手把那块石头用力掀开,结果整窝蚂蚁都暴露了出来。

  所有的蚂蚁都开始慌了,它们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它们毫无目的地四处乱爬,但这样的慌乱不多会就变成了有秩序的行动。难怪人们都说蚂蚁是有组织的群体呢,它们很快就倾巢而动离开那个巢穴,不停地爬行与忙碌着,开始进行一次新的大迁徙。因着我的介入,它们把家搬向了几米远的另一个地方。

  而我也很快就受到了来自那窝蚂蚁的报复。我确信没有一只蚂蚁爬到我身上来的,可是回到教室后,两只胳膊忽然就奇痒难忍,那种疼痒持续了一整天的时间。那一整天的时间应足够一窝蚂蚁重新安顿下来吧!

  那以后,我便不敢小觑蚂蚁了。当然,以后的岁月里,我也没有更多的闲暇来关注蚂蚁。而对于生命许多事物的见解我也在日渐月染中慢慢发生着改变。就譬如,我用了三十多年的光阴,来学会从狎弄到平视自然界里这样微小而孱弱的生灵;我用了三十多年的光阴,来明白自己——一个俗世中的人,比起自然界的一只小蚂蚁,其实能高明到哪里去?

  我坐在草坡上暖暖地晒着太阳的时候,看见那只小蚂蚁向着我这端的方向兀自爬着。它距离我大概有两步远。可是,这于我只需两步的距离在它就是一段漫长的跋涉。草坡上的草并不丰茂,甚至在这两步距离之间还有突兀着一块光秃的黄土。这黄土在这只小蚂蚁眼里或许就是一片沙漠。如果我的一滴泪不小心掉在它身上,是否就是一座汪洋?

  亭午的这刻安安静静的,人们大都呆在自己的家里。通常这个时候我也是呆在家里的。我极少出门,出门满世界里都是喧嚷的人。我总在有意无意地逃避着那些其实与我的生命极少能发生摩擦的人。

  这片草坡的这一刻清清静静的,独一个俗世里的我,和一只大自然里的生灵,相遇在春日亭午的阳光里。我不知道这只小蚂蚁是从哪里爬过来的,它又将爬向何方?据说离开群体的蚂蚁很容易死去。也许是真的吧。还据说,一只小蚂蚁的生命只有七天那么长——那么,这会是小蚂蚁剩余的第几天生命呢?这么短的生命里能让偶尔来到这片草坡的我与之偶然遭遇,想想其实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本是个千念集日夜,万感盈朝昏的人——看着那只小蚂蚁,有那么一刹那,我突然觉着自己的生命就像一只脱离群体的小蚂蚁,那么微小、孱弱而又孤单地在人生的道途里没有目标地爬行。可想着把自己和一只小蚂蚁牵连起来又似乎有点矫情。这只小蚂蚁是否早看见前方对它来说庞然大物的我呢?我又如何让这样一只小生灵读懂我纷飞的千端万绪呢?但也许在我和它之间,还是有些共通的东西吧。例如关于生命的堂奥,小蚂蚁不懂,我也不懂,但我们都在执着于生命。


  • 覃可

    评论于:2012-07-19 22:43:21

          我们都是有生命的小蚂蚁。

  • 陈胜展

    评论于:2016-01-24 22:29:18

          赞,文生动!有趣! 真是: 一只小蚂蚁 蚁态生妙趣 趣中有真善 善微大道义 义物竟天择 择定共生机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甜透心底的绿豆冰

    下一篇:我忘记了鹅是什么样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