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鸿
2012-07-18 16:12 分类:小小说  阅读:1124  作者文集

  晚饭后,我和阿帅出去散散步。航大校园家属区的东侧门不远处有个天香园,我还从来没去看过。于是我们穿过校园,步行了约摸刻把钟,来到东侧门口。  夏天的夜,还残留着白日里的灼人暑气。没有风,仿佛穹苍里那寥寥落落的几颗星,也只因怕了这人间的燠热而躲藏着不肯出来。  走到东门口,我们发现这条经往天香园的马路居然极少的路灯。因为光线的晦暗,加之路面却不断往来的各式车辆扬起的尘沙,我们并没有立即穿越马路,而只在校园东门口伫立着观望。  阿帅用手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不远处,说:“喏,那就是天香园。”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瞅见了掩映在黯淡夜色下的天香园的一角。那是一片黑魆魆的树林。——不,不只是树林,在那片消失了白日的绿的色彩而徒剩下黑魆魆的树林再过去,我分明望见了一片辽阔的白茫茫。那白茫茫的一片,若除了是湖,是水,还能是什么呢?  我想起年少在故乡时,常常站在坡岸上对着家门前那条浩渺的江极目远眺的情景。我爱那条江。我是在江水边长大的孩子。若说单纯的乡野生活给了我生命以质朴,那故乡的水则给了我生命以热爱自然的灵性,以敢于僭越世俗的野性。它开阔了我的视界,让我常常在痴痴凝望着那条江彼岸的同时,怀抱着对远方,对梦的无限绮思遐想。  在这黯淡的夜,在这到处群楼耸立到处充满着钢筋混凝土气息的现代都市,此刻,不远处的那片白茫茫,竟涌起我内心的莫名感动。水,那大片的水域,在这喧嚣的都市会显得多么稀贵!我感觉心上似乎不那么燥热了,年少时望江的意绪仿佛此刻全进驻到了心上。  “时候不早了,我们转身吧,这天香园的晚上也看不到什么的。”阿帅说。  “不,我想过马路那边去看看。”我一边小心地避让着来往的车辆,一边就朝着天香园走。“我想去看看那水。”我补充说。  “水,哪来的水?”  “天香园里,是不是有座很大的湖?”我指着那片白茫茫。  “什么?——那是围墙!”阿帅哑然失笑。  我们走近天香园。我看清了,阿帅说的没错,我所看见的那片白茫茫,的确不过是一堵高高大大的白色围墙。  待我们踅转身,重新返回到校园东门口时,我回头再望,依旧是一片白茫茫。但闪现在我意念里的终归不再是什么湖,什么水,而只是一堵墙,一堵顽固屹立在脑海里的让所谓江与湖与水以及被激起的片刻年少遐思一齐迅速后退的墙。

  • 孟先荣

    评论于:2012-07-20 06:58:28

          拜读!

  • 吴远道

    评论于:2012-08-07 17:06:02

          语言老辣、纯熟,结构随意、自然,意在象内,而题旨深远。

  • 烟斗

    评论于:2012-08-19 09:36:49

          读来很感寓意深长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尴尬口香糖

    下一篇:千元大奖猜猜猜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