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陌生博友的求助

何美鸿
2012-07-27 16:22 分类:记事  阅读:1118  作者文集
  知道那位博友,还是在08年底的时候。算起来,时间过去好些年了。
  08年十二月,我在文博网上发了《玩具们的圣诞晚会》一文,不久有位陌生博友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留给我QQ号,说是有个故事请我帮忙。
  这位博友的留言让我感到奇怪又有些突然。那时我很少上网聊天。我的QQ好友一栏里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朋友,剩余的都加入到陌生人名单里了。我犹豫着还是加了这位博友的号码。
  这位网名为“痞子”的博友恰巧在线。聊了几句,我才知道原来这位“痞子”竟是个和我相仿佛年龄的女子。想不明白她为何给自己取那样的网名。她径直告诉我说她是借别人的博客给我留的言,自己的博客已关闭了,而关闭的原因是因博客里的一位男子。紧接着她道出了那个男子的名字。
  我没看过那女子的文章,但她说的那个男子我是知道的,文博网上大家你酬我唱的互动情形很普遍,他给我的文章留过言,我也偶尔去他的博客。他写的大都是些充满忧伤情调的诗歌,诗歌里消极低沉的情绪特别浓烈。
  我去那位男子的博客看了一下,发现他的博客不知什么时候也关闭了。文博网上这样的情形并不鲜见。这些网友大都是些性情中人,来来去去的,也早司空见惯。
  我问这位让我称她为“小韩”的女子,要我帮什么忙?她仿佛很强烈的情绪,恨不能一口气道出事情的原委。但要说起来其实也简单,文字为媒,情趣相投的两个人,在文博网上生发了情感的碰撞,相恋上了。这种情形在文博网并不鲜见,但要命的是,小韩打破了这网络的虚幻,不顾一切去他所在的那座城市找他,承望与他永远在一起生活。
  结果也许是大多数人能预料的,种种的原因,他们分手了。分手也就罢了,但他和她之间却还产生了经济纠纷。她说他还欠了她一万块钱,他只还给了她不到三千块。尽管之前他主动给她写过欠条,但她说剩余的他好像不大肯归还,因为他已拒接她的任何电话。
  她告诉我她当下的窘境,长期染病在身,失业,还带着为前夫留下的孩子,寄居在异乡都市的一位亲友家里。
  原来她竟是想让我帮她去向他索回剩余的欠款。
  为了让我对她有更多的了解,她将她以前写的如何与疾病抗争的文章发给我看。她给我网址,让我看与他分手前留在QQ空间里的她的照片。照片上的她是个自在自足的女子。
  她说她日常是个坚强的人,走到这一步实在是万不得已!
  我感到纳闷,问她为什么想到我——一个同样是网络上的人来帮忙?她说,她找不到别人,只有求我了,她觉得我也一定能帮助她。
  我猜想,找到我,也许是一个女子走投无路后的无奈抉择,而况那位男子在博客网里交往的人就那么寥寥几个。听小韩的语气里,好像对我很自信,可我心里半点谱都没有。我本是不喜欢管别人闲事的人,可小韩的求助却仿佛不容人来拒绝。
  我答应试试看。她将他的电话与QQ号给了我。次日,我拨通了那位男博友的长途。他感到惊讶,他说她早在跟他分手时就扬言过会找个人来向他催讨这笔钱款,没想到却会是我。
  我同样感到惊讶,这个叫小韩的陌生女子竟早就想到了来求助我!而求助我的原因,说起来有些荒诞,他解释说,是因为早在07八月的时候,他在他的博客里曾给我留下过他的手机号。这个我是知道的,他的手机号在他的博客里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小韩也就是在那时与他认识的。
  这位男博友的答复倒是爽利。他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他不愿跟她再发生任何联系,届时希望通过我把剩余的钱归还给她。他在电话里试图把他与她的故事详细告诉给我听。兼听则明,尽管他们各执各的理由,我总算大体明白了这一万元欠款的始末。原来这是一笔店面转让费,当初他打算把他的店面转给她来经营,但因为某种缘故最终没转成,他便主动写了张欠条给她。他在电话里还告诉我说他因此错失了本可以得到他人三万元转让费的机会。
  原来,褪去了博客里绮丽诗情之后的我们,不过是一群为着生计为着俗事俗务而在凡尘里辗转奔波的凡夫俗子!
  既然他爽利答应在09年初还款,为省手续的麻烦和多方异地转账的另外支出费用,我便让他直接就把钱打到她的账户上,而不必再通过我。紧接着我把他的答复反馈给了小韩。新春到来的时候小韩在我QQ里发送了很多祝福的留言。她的祝福却让我有些消受不住,因为我的帮忙尚未预见成功。果然开春后不久她又来求我向他催款。于是我又给他的QQ去了留言。这次他却回复我说年前他出了事故,他开着车将一个小孩拖出好几丈远,自己的性命都差点难保。他说他已无钱还给她了。
  实话说我对他的这场突变的“事故”的第一反应是很不相信的,但又不好直接提出质疑。我隐约感觉他的手头应是比较拮据的。我没有把这个“事故”告诉给小韩,只让她另想别的途径。
  临近四月份的某天,小韩给我QQ发来了留言,说着些感谢之类的话。我感觉出她的失望,更感觉出她生活的困窘。时隔了一个月,许是出于好奇,我去小韩的QQ空间随意浏览了一下,她的最后一片文章是在愚人节当天发的,临近给我留言的日子。用的是英文,我不能全看明白,但有一点是无误的,她的文章里充满了悲观与绝望,甚至流露出了轻生的念头。我立时间紧张得要命,当即拨响她的电话。她先前给我的是座机号,整个上午无人接听。好容易联系上了她,还好,没事。我告诉她,他会还钱的,只是目前他可能比较拮据。说这话时我又开始了懊悔,这时的她本已不对他抱希望了,我凭什么又让她怀起希望?
  后来我在网上遇到几回这位男博友,每次我婉转提到小韩,他都极力回避着。我耐着性子,听他给我谈起他的经历,谈起独自一人飘零在异乡,为着生存,不得不从事着各样的营生。听他的叙述,他的境况其实不比小韩好到哪去的。而关于写博,早已没有了心境。
  可我想,这一切都不能成为让一个更柔弱女人放弃这笔欠款的理由。
  此后小韩又几次不定期地给我留言,让我帮忙去求他。我给那位男博友去了几次留言,但终究没有结果。我已狠心不想插手他们之间的事了,我也的确感到无能为力了,甚至最后我把他们的号码都加入到了陌生人的名单里。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却总是莫名地闪念起这个陌生女人的影子!
  想想,也许,都怪博客惹的祸。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他们之间的纠纷大概是无法再解决了。看着他们由昔日的恋人终变成了互相攻讦的仇敌,不禁感叹嘘唏。想起关于“宽恕”一词的一个形象解释:一只脚踩扁了紫罗兰,它却把香味留在那脚跟上,这就是宽恕。如果相爱过后的人彼此都能多一份宽恕,我想,如何都不至有这样不堪的结局。——唯有祝愿他们各自珍重吧。
  
  • 天地粮人

    评论于:2012-07-28 12:10:20

          忙最终虽未帮上,情小韩却应领了。何老师不但文章写得好,还有衣服菩萨心肠,是一个热心人,一个好人。

  • 阳抒云

    评论于:2012-08-07 17:12:47

          “一只脚踩扁了紫罗兰,它却把香味留在那脚跟上,这就是宽恕。”——富有哲理的精彩语言,是对宽恕最美丽的解释,是以德报怨的大度。何老师的热心虽然没得到报答,但热心助人的情怀感人,流畅、清晰的描写让人读来轻松愉快。此事又一次告诉我们,虚幻的网络、网恋、网事让人难以捉摸。 题外冒昧的问一下,扫花网的编辑老师们是专职还是兼职,是上班时间还是业余时间在处理网务。

  • 阳抒云

    评论于:2012-08-07 18:35:14

          谢谢何老师的回复。知道编辑老师们都是业余时间处理编务,更增敬意,是你们的无私奉献托起了扫花网。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27:40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29:20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29:24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29:50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28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35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37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37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37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五彩池

    评论于:2015-05-28 21:30:38

          此文看了,为文实在,诚恳!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28 21:53:52

          这篇文章写完后这些年,甚至到去年,文中的这名男子都几次主动以还款的借口找过我,为帮到那个女子我甚至答应面见他。最终那笔钱也没还上。最后一次被我狠骂了一通。他说我是被那位女子利用,其实利用什么呢,他要把人家钱还清了我也不可能对他有成见。这位男子是河南人,因为这个缘故,加之之前某些听闻,我一度对河南人还有过偏见。但来扫花后,这些偏见全消失了。哪里都是好人多。感谢扫花这片净土。


  • 共1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走在来生的梦

    下一篇:甜透心底的绿豆冰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