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登龙池曼

万志敏
2012-08-02 10:20 分类:游记  阅读:1944  作者文集
  对“山”的概念一直很模糊。生在豫西山区丘陵地带,从小认为人生活的地方大概都是这样吧,得上坡,得下坡。八九岁时听一同村的学兄说,他姨家在偃师县,地面平,种的水稻,一眼望不到边儿呢。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幅明媚的画面,火红的太阳、蔚蓝的天幕下面,一畦畦整齐的稻田,绿油油的秧针,淙淙的流水,一个小男孩在湿软的田塍上欢快地走着。这不是神仙住的地方是什么?!
  后来在洛阳上学,有时候悄悄地想,洛阳这地儿能成为千年古都?九个县区除市区及偃师、新安、孟津、伊川有多数平地外,其余全部是山区,千年以上的先人们怎么会把一个首都定在这地方呢,太狭窄了吧?也太谈不上帝都的堂皇与宽阔了吧?!再到后来,成长、工作、生活在山区里,对平原、大海的意象也一直没有刻意过细追究,总觉得俺那个小县城,俺邻近的洛阳是最让人舒心顺眼的地方,平不平,陡不陡的,算个啥呢。再再后来,走过地方多了,不觉对“山”有了些忖度:山好像是各种地形、地貌之母呢,你看,大海虽平,但海底纵横着海沟、海岭、大陆架什么的,平原原来未必平,是河流冲刷山地堆积形成的,如华北平原不就是黄河等河流刷积出来的么,可见山为地球表面之基本形态,也就为能作山里人“循乎自然天道”而心平气顺。
  老话说“住下不嫌坡陡”,在山区工作数年,看山顺眼了,只觉得青山近人。但是也有“只缘身在庐山中”的局限,对爬坡上山也没有多大兴趣,说上就上,说不上就不上,没有刻意迎迓喜悦的成份。
  可是龙池曼就搁在那儿,用眼一瞅就能看到它的玲珑线型和白石杂绿的远景。当地人提起龙池曼来赞不绝口,山上有珍贵的中药材和毒蛇野兽,可以采猎度日;外地探险的人谈起龙池曼来眉飞色舞,诸景奇绝,以穿越为荣。特别是在河南至少是洛阳驴友界有句经典名言:不上龙池曼,不算“驴”;不上太白峰(位于陕西秦岭),不算“好驴”。这话很是诱惑人,当不当“驴”的,至少也得上去一次吧。和别人吹牛夸耀着,也得有个身临目睹的“第一手资料”吧。
  这一准备就是三四年,说是龙池曼“五一”、“十一”期间上去最好,或山色染绿或红叶满山,最是宜人。盛夏七八月份最好不上,因山上有极毒之蛇。冬季呢,上去又太廖落。因此跃跃欲试几次,都因为这事儿那事儿没有成行。
  这次下定决心要上,九月二十二日夜宿上寺村农家,听窗外狗吠虫鸣,竟是一夜睡不安稳,想着上去的激动和难度,心也惴惴的。天明即起,收拾行装,因需要在山上住一夜,准备了杂七杂八的几个袋子,让村里的四个人扛着,领着我们登山去。
  八时许,正式启程。远望龙池曼,只见莲花峰五朵莲瓣伸向天际,山石俱为白色花岗岩,在一幅绿色的巨幔背景下格外耀眼。其实莲花峰并不是龙池曼最高峰,听村民说,后面的高峰只是看不见而已。
  沿河岸高地入沟,白石大小不一,横着竖着布满河床,山溪清流蜿蜒石中,哗哗不停。高低绿树遍布沟溪,粗树上有青苔,石壁上有青苔,小心在青苔上踏着走过,不时有艳丽的天南星花,细雅的野菊花,闪现眼前。越走越陡,山间都是石头,少有泥土,即使泥土也为多年落叶腐殖土,走着很硌脚。
  为了看水石幢的瀑布,我们特意爬上了一处陡山,气喘吁吁地坐在半山腰上,于丛树阴影中得以窥见瀑布的面貌。看那条细流在百余米高的山崖上跌落,化为訇訇的雷音。瀑布底下有千年老树,已沤败发黄,瘫倒在地上。
  折回前行,不远处路边就有一座简陋的山神庙,上面也没有神像,只有一个香炉,上面插着香烟头儿。六十多岁的老蔡领着我们向山神庙揖首磕头,并拿出面包上供。老蔡念念有词毕,对我们说,进山要敬神,山神会保佑上山的人的。
  由山神庙开始算是正式攀高上山,我们从东路走,路很陡但景好看。老蔡年纪大了,我们让他返回。他叮嘱了几句,反复交待要把好景的地方走到,就返身回走了。
  我们提前让两个村民先上去,把庙里的被子晒晒,把锅灶拾掇好,把柴火备好,晚上在山顶,既潮且寒,很难熬的。于是我们一行六人沿着明溜溜、湿洇洇的山路前行。走一会儿,就觉得胸口胀紧,大汗直流,歇会儿再走。一路上的奇树、奇峰、怪石晃得眼都花了,特别是高高的石壁上长满了青苔,这苔不同于远年农村草房上的苔,即大又密又厚,摸上去毛呼呼的,很是舒服。特别险的一段是木梯,高约十余米,仰视上边,有点眩晕呢。我们几个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竟是不能回头再看。
  大约中午二时许,我们爬上了莲花峰的最尖峰,上面数丈方圆,长满了松树,多为五针一簇。树下全部是高山杜鹃,开着细密的时子。此处回望来路,山下莽莽苍苍,身畔低峰如削,绿松白峰,蓝天白云,如置身梦幻中。最奇的是崖畔一棵千年奇松,如斜盖承天,树干如虬,松针硬尖,在山顶高寒处吸风饮露,寂寞无言。这棵松树不知多少人拍过,不知多少人来过,更有多少人奔着这棵松树来过数次。保华说,这棵龙池曼迎客松比黄山的迎客松如何。我说,要比黄山迎客松更见奇伟。他又说,有人想出高价把这棵树砍下拿下山去呢。我说,作孽呢。
  下来莲花峰,穿行在松树林中,地上是厚厚一层松针,踩上去脚也舒服了些。路旁的党参、血参、柴胡、石针(石上长的植物,泡水清热)等药材随处可见,一些不知名的野花、野果,红黄白相杂,极为好看。
  再向上走了一个多小时,见到一个石庙,说是唐代的,盖得很小,用花岗岩石料建成,上面也长满了绿苔。供的什么神,也不甚明了。又前行数里,终于见到龙池。竟是深草丛中的一个水潭,方可丈许,水色发绿。这就是龙池所在了。相传为古云岩寺开山祖师自在和尚降伏野牛后,牛化龙归于池中,龙池曼即因此得名,伏牛山也因此得名。
  有明代洛阳人、兵部郎中乔缙写的《云岩寺记》记载:
  “河南嵩县西南三百里有山曰伏牛,耸拔数千仞,盘错四百里。怪石虬松,崔巍岈峭,豁尔屏开,双峰双峙。钜区中夷曰云岩寺。前横踊水,摄梁入寺,大雄巍峨,左伽蓝,右禅堂,钟阁在前,左藏乘居(殿),殿后铅松茂卉,凌云蔽日。过此已收,上石磴崖梯,攀缘跻摄越二十里,及临绝顶,横亘坪曰:大漫也。龙鳞之石,翠羽之木遍岭巅。中央泓水碧石,壁彻(砌)内坎小池,古龙湫也。池水澄澈,寒气凛冽,数步之外,侵逼肌骨,虽盛暑犹隆冬也。石开小窍,有物时出,长尺许,牛首麟股,虬髯鹰爪,游衍波面或岸表,再入再显,久而复潜。本郡尝以岁旱种植焦萎,官民祈祷,久莫之雨。乃启洛之明藩,伊王遣官,赍香诣山拜祷,以净瓶轩岸几,扣拜之久,瓶水自生满函而发,不日霖澍大作,禾苗勃苏,灵感之迅速若此。非直泽佑方民,实足以护法卫教,远近高腊欲跻圣果者必以此为窟宅,霞庵云窦遍满陵谷,东抵黄连朵,西武鸡脚蔓,南域石淙,北界寿圣,嶙峋插汉,颉颃泰华,睥睨衡霍,俯看烟云,将峻极于天地也。
  始唐自在禅师访遴开创。师吴兴人,姓季氏,依径山禅师,受具后于南康见马大师,发明心要,因承马祖,命持书谒中国。师将行,咨大师曰:‘弟子别后,归何所止?’大师曰:‘逢牛可止。’遂即其道,达此境,闻俗呼野牛岭,乃询其故,对曰:‘闻有牛啮人,甚狠恶,虽猎者犹惧。’师默忆前记,踌躇而进。方至凸岭,值此神异,遂祝之曰:‘果符先师之言,尔乃前导,吾从后随。’牛即泯然从导,且行且顾,及涉西寺之基,皆蹲踞,少时及绝顶,牛忽不见,俄而烟雾晦冥,雷音震壑,变化莫测,乃知牛即神龙一化耳。此开创之由也。至今山人于野牛岭铸铁牛以像之,故号伊阙伏牛,自在禅师也。皇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独空居此,复加葺理。后有亮公、广公接续兹者,觉公照堂,禅栖岁久,稔达颠末,恐后世遂无碑以传,杖锡下山,远涉征记。夫伏牛,天下名山也;云岩,于下名刹也。野牛降伏而山名,白云吐岫而寺号。山与寺相掩,寺与山相倚扶,草树阴森,藤萝交络,钟鼓齐音,殿堂伦奂。心因境静,境逐心闲,可以修最上乘,解第一义。造乎其源,入乎无相,所谓转惑见为圆智,脱群迷为正觉,舍大暗为老明,必依此而得之也,于是乎记。”
  这篇难得的、仅存的文字中,记载了当时云岩寺的由来,特别对我们上山一路的情况和龙池的面貌有详尽的说明。可见龙池曼的历史颇为丰厚。当地老百姓传言,龙池祈雨,非常灵验。龙池地脉最好,有不少人携先人骨殖投入池内,想占风水,但都没有占住,都被祈雨的人捡出来扔了。
  从龙池上行数百步即到山顶石庙,供的是玉皇。九十年代山北的车村群众修建的,成为游人晚上借宿的地方。上面有木板搭的铺,还有铁锅可以做饭烧水。赶到石庙,刚好下午五点,曲指算来,我们上了整整九个小时。
  晚在庙前煮了方便面吃,在庙内生了一团火,围着火胡乱说了一阵子话儿,便畏畏缩缩的躺在湿铺上,搭着单薄的湿被睡下。一夜寒冷,难以安眠,至五点二十分左右,叫上两个拍摄的伙计去山顶看日出。其他人都是天将明才眯眼,都不愿去。
  我们四个人穿着大衣,我还顶着一个被子,步行十分钟到了山巅。其时,天还没明,只东边有鱼肚白。在冷清的早晨,我们看着太阳从发红到露脸到挂起,非常壮观。日上东方,但见周边山岭绵延逶迤,或俊俏或生猛,说不尽的神奇。天边一圈弧线,宛如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象。
  早饭后,我们分两组到了两个地方拍摄。我们那个组在没有路的崖沟里穿来穿去,四围青山,侧身苍崖,野朴茂盛的藤蔓、杂草、灌木,密密匝匝,时而矮身,时而窜伏,时而扯藤而上,时而顺坡下溜,不时被树枝绊住,艰难前行。攀爬到一个白石峰柱上,刚好有方圆丈许的歇脚处,与书晓、伏牛狼小憩片刻,周边都是青苔,还有数丛翠绿的石豆、石针,山下的人们视为奇珍的药材,在这里竟随处可采。俯瞰车村一带的沟岭、道路、村落,以及杨山方向的丛岭绿树,觉得天近峰低,心神阔朗,真成半日神仙了。
  九时许,开始下山,到莲花峰处开始走的是近路,从海拔两千多米到近一千米,走的就是一条沟。但见大石如屋,尖石如剑,摞石如塔,中有一块巨石,巍然峭立,平如书页,方约二十余平米,在此石上刻字,怕是天下少有的奇观。十余丈高的树木随处可见,干细盖尖,极力向天,偶尔有远年的朽木,倒伏在路旁,上面的青苔黑青厚密。脚尖顶住鞋尖,走得极为疼痛。最陡的地方是贴着山势滑下来的,到了山神庙的地方,回首竟有两重天的感觉。
  下到山底,走到农家借宿的地方,已是下午三点钟,下山下了五个小时。其时众人已近瘫倒,在石上小憩,回看龙池曼,仍然高上云端,神秘如昨。深感这一趟没白来,虽然腿痛腰酸,毕竟我们登上了最难登的山。与其说是我们征服了龙池曼,毋宁说是龙池曼以真实的面目征服了我们,
  龙池曼,我们已来过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想起路上伏牛狼吟诵的《通州乞丐诗》:
  赋性生来是野流,
  手持竹杖过通州。
  饭篮向晓迎残月,
  歌板临风唱晚秋。
  两脚踏翻尘世路,
  一肩担尽古今愁。
  而今不受嗟来食,
  村犬何须吠不休。
  竟有一股豪气在胸间溢出,感觉别有风味。
  
  
  • 游客

    评论于:2012-08-02 15:04:50

          好文章,读过了之后,顿生一股登上龙池曼的冲动,今年一定上去看看。

  • 伏牛狼

    评论于:2012-08-03 09:50:25

          读过,不只是又上了一次龙池曼,还想到了随心随性随缘。去过几次,那碑文没看完过,这下了却了心愿!又想起了溪流傍,造化弄成的“飞天”象形石,那样惟妙惟肖就在眼前;如今安然否?

  • 游客

    评论于:2012-08-10 09:27:35

          我发现万老师写的文章太有才,我听说万老师印了一本集子叫《生欢喜心》。(杨兵雷)

  • 铁特贝尔

    评论于:2012-08-30 13:38:24

          好文笔!

  • 张进杰

    评论于:2012-11-19 18:40:19

          以前听老辈说起龙池曼伐木的情景,神里神气的,据说山当时没开什么的,晚上在庵子里睡觉,听见人说话、叫唤、活动,但早上醒来什么也没有。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9月17日,乡下的一天

    下一篇:白河撤乡建镇记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