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7日,乡下的一天

万志敏
2012-08-02 10:41 分类:记事  阅读:258  作者文集



  一
  5:37-8:00  乡政府
  五时三十七分醒来,看了会儿电视,磨叽了一阵子,六时三十分许,起床,冲凉水澡。
  七时许,刚坐在办公桌前,接老马电话说,邻县工程队的老韩、老张,昨天已到县城,准备到县里找信访部门及主管领导说村村通公路欠款的事儿,打电话让我们两个村里的人赶过去见面。我说,乡里已安排主抓的吕书记负责这个事儿,你抓紧和他联系。
  七时十分,走出办公室,刚好在机关院内见到分管楼房村的主抓乡长建军,就对建军说,走,到街上转转。路上,我问他,昨天安排今上午去楼房村调处支书、主任隔阂,重点解决两个组分地的事儿,安排的怎样。他说,已通知村里召集村干部。
  走到十字街头,遇见东风、黄柏树村的支书老马、老杨,他俩老远迎上来。我说,你们俩抓紧去找吕书记,我已交待过,乡里村里都要跟着人,不能让工程队的人乱跑乱说,记住,这是反映问题,不是上访告状。抓紧去。
  与建军到街上吃了饭,折回乡机关院内,正看到吕书记与老马、老杨站在院中间说话。我走近他们说,这两个村“村村通”欠款问题从零六年底到现在,已有三年了。上级给的钱少,村里困难,乡里也没有能力补贴,老马欠人家几十万,老杨欠人家一百万出头儿。这三年间就这一件事,你们村里、我们乡里过的是啥日子,工程队心里是啥焦虑,都很清楚。昨天他们到县里,老马和老杨就应该跟着。知道你们也被搅得难受,但是问题必须以主动的态度去解决。第一,吕书记带你俩现在就赶到县城。县维稳会议要求,出现集访分管领导必须第一时间到现场。即使工程队是去反映问题,我们也必须有人跟着。第二,找到工程队的人,可以见见交通部门领导,见见主管县领导,我已向主管县领导数次反映这个事儿,领导很重视。让工程队见见领导,也让他们知道我们是重视这个事的,心里安慰些。第三,尽快把交通上答应解决的原十几万缺口资金拿回来,交给工程队。最终解决问题,待主管县长最近到乡里来再敲定。
  吕书记和老马、老杨一块走出去了。我回头对建军说,准备一下,我、王乡长、你,还有包村的老李一会出发到楼房村。
  二
  8:10-11:04 楼房村
  天气晴朗,我们一行四人向楼房村驶去。
  楼房村支书云,最近突然血压高,高压一百九,低压九十,一直在打点滴。找时间去看他,一直没机会。加上云与村主任仁最近有些隔阂,村里紧要的两个组分地的事儿,一直拖着,必须尽快解决。
  云住在他办的免烧砖厂里,一条清澈的溪流哗哗流过,踏过河石,就到了他家。云与他媳妇在门口站着,赶上来,接过慰问他的几件奶粉和营养品,把我们让到屋里坐下。
  吃着新收的花生,我们谈了起来。我开门见山的说,云,今天来三层意思,第一,你最近身体不好,我和王乡长一直萦记来看看你。第二,你和仁最近闹得有些不愉快,和你俩见见面,谈谈心,消除一下隔阂。第三,村里最近几件事要做,特别是两个组群众分地的事儿抓紧要办。你先说吧。
  云说,和仁的问题是这,班子分工包组,我选最难的组包,为干事,家里的活儿我没管过。今年以来,仁基本不干事,经常招人在家喝酒。最让我难受的是县乡安排在村里放一场电影,三十块钱的费用,我说了,到他哪里不给钱。我和仁是从小在一块长大的,原来关系很好,没想到他弄成这。昨天我和他也谈心了,只是又有些急事儿,没谈透。我想哪怕我俩搂着膀子干一架哩,也得把有些事儿说清。我有信心决心和他搞好团结,把村里的事干好,请党委政府领导放心。
  我说,你这个态度很好,你俩都是楼房村的能人,相信今天我和王乡长、建军乡长过来,咱把事儿说透,能把这个疙塔解开,把村里的事干好。支书和村主任闹矛盾,首先责任在支书,一个班子一把手和二把手出现问题,首先是一把手的问题。你想想,自己在发扬民主、集体决策上做的是不是到位,工作的方式方法是不是到位,考虑没考虑到班子伙计特别是仁的工作情绪,关心没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个人情况,有没有容人容事的肚量和胸怀……多想想这些,换位思考下,多想想工作方法,不要胡子眉毛一把抓,大小事一竿子插到底。工作是人干出来的,只要心齐气顺,拧成一股绳,没有干不成的事儿。
  王乡长和建军也对云进行了说服谈心,云不住的点头。
  我说,云你把工作安排住,让他们多干活,你做最后一道墙,也减轻你的压力,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样吧,咱到村部,我们先和仁见面谈心,再和你俩一起谈,最后开个班子会,把工作上的事定一下。
  在村部,我们先和仁进行了谈话,仁说,有些事我就直说,我和云是穿开裆裤的朋友,原来他在外做生意,关系一直很好。去年我俩刚搁伙计,村里就有人说,这两个强人肯定闹崩。我心里想,争口气,也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可是大事小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干不成的事,别人干成了,他心里也有嫉妒心。我维护他,也不想多说,今年以来,实话说,我就没有咋干事。家里喝个酒,来的人也怕他知道……两个组分地的事,只要下劲,肯定能分成,其他事,那会有多难,只要顺劲齐心,也肯定能干成。我想和云搁好伙计,把村里的事干好。
  之后,我们把他俩叫到一块,云和仁坐在一条板凳上。我说,分头和你俩都谈了,你们也有解开包袱干好事的意愿,这就是基础。云的问题是刚当上支书,工作经验、工作方法要提高,遇事多和大家特别是仁商量,不要搞独断专行。要学会当掌柜,伙计们不怕多干活,仁也愿意领着伙计们干活。仁的问题是主动和会沟通不够,他才干,你有当支书和主任的经历,工作路数清楚。要主动和云私下谈。另外好喝酒,你要先想自个儿做为村主任,不能经常喝酒,影响工作,损伤身体,名声也不好。你们都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了,又是老朋友,只要你们扣起手来,楼房肯定有大起色…….咱今天把话说清楚,不打不成交,合作刚开始,有什么不同见解,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在屋里打一架都行,但是云的心要放在仁的肚子里,仁的心要放在云的肚子里,两个人要像一个人一样。人一生,喝多少,吃多少,名利是身外之物,处出一份深厚的情谊,干成几件大家称道的事情,多好啊!
  云和仁这两个在村里响当当的汉子分别表了态,一致表示要加强沟通交流,同心协力把村里的工作干好。我们把其他三名村干部叫了进来,召开会议。
  建军说,最近乡里工作很忙,党委政府领导今天专程到楼房,重点是为了两个组分地的事儿,咱开个班子会,先由领导们讲,一会儿还要到马村去,具体如何干如何分工你们再商议。
  接着我说,首先肯定楼房村这几年来配合党委政府安排,结合村里实际,在配合省道公路建设、产业化等方面取得的成绩,原支书主任是出了大力的,特别是云和仁上任以来,勇于面对遗留问题,积极开展工作,党委政府对楼房村的工作是基本满意的。下步要做好三件事,一是加强班子团结,统一思想,步调一致,合理分工,加强协作,把各项工作安排好,责任到人,特别是在科学发展观学习活动中,要把解决突出问题,推进主要工作做为重点来抓。二是以两个组分地的事儿为主,全员上阵,把影响村里的大事难事解决好,分地要在二十日前结束。三是考虑楼房下步发展问题。省道横贯楼房六个组,穿过三个山头,架了三座桥,省道建设为村里长远发展带来了机遇,你们要在明年搬迁工程建设、产业化发展、五个组吃水问题等工作上,提前上手,提前规划,实实在在的把这些大事做好,争取两至三年内楼房村有个改天换地的变化。接着,王乡长对几件事情也进行了安排。
  云说,二十日拿下分地的事儿,有些难度,我们争取二十五日把地分了。另外,开完会我要先到洛阳把身体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大毛病,也请伙计们放心,检查了,没事儿,我立马回来。我说,二十日分不了地,到二十三号必须分,不能再拖了。云抓紧去检查身体,有什么情况及时说。村里工作由仁全权招呼,具体工作你们留下来再议议。
  会后,我们走出楼房村部,云和仁等五个人把我们送了出来,我再次交待云要和仁诚恳的谈心。我们向马村驶去。
  又,在楼房开会中间,接电话两个,一是县宗教局局长说明天市宗教局领导到乡里来,重点看民族村的情况,可能在吃水工程方面解决几万元款项,王乡长已安排主抓的乡人大副主席准备材料和现场。二是县环保局明天到乡对矿山进行国庆节前环保大检查,同行的建军乡长主抓,对他进行了交待。
  三
  11:04-14:05 马村
  马村位于AAAA级风景区白云山下,有千年银杏树30余株和乌曼寺遗址和明代七层砖塔一座。多年来由于交通不便,群众居住条件差。今年以来,争取发改委易地安置项目,该村集中解决了千年银杏树附近十六家农户的建房问题。通过项目扶持、扶贫贴息贷款等途径,十六座新房主体已完工,为下步旅游开发,建设农家宾馆打下了基础。最近新房内外粉刷和环境整治正在进行,一直惦记着去看一下,力争把安置点建好。
  在往马村拐的路叉旁,建军乡长因回乡有事,他先回了,我和王乡长赶过去。路上要翻三座山头——摩天岭、铁佛崖、黄石崖。给马村支书打电话,说是在县城办事,给包村的春有打电话,刚好他和乡扶贫办主任战伟两人在马村,我对他们说就近在群众家安排屋饭,简单点,吃碗捞面条就可以。
  一路上,车子顺着大前年新修的六米宽道路前行,爬坡越岭,晃来晃去。我看到前年冬天和去年春天栽的道旁树木,岭上多数已枯死,剩存的有三分之一掩没在长篙之中。川道村庄里的树存活率高些,这些蜀桧和黄杨在路旁也渐成风景。缘坡缘村不时有一片绿竹林闪过,有的竹梢就贴着车身擦过。
  近十二点,快到安置点上队时,接吕书记电话,我先问他,你去县城见工程队的人没?他说,没去......我就想发火,接着他说,工程队的人已经见了主管的县长了,县长对他们说了,你们这事,乡里书记来反映过多次,也报了材料。县里已安排交通部门把原来拖欠的十几万工程款先想办法给,其他款项,最近主管县长要到乡里实地察看,拿出具体解决意见。工程队的人听到主管县长的解释,现在就从县城赶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踏实了好多。
  车子一直开到上队群众的新房前,我们看到群众正在房前等着,有两座新房正在外粉。每一座房子设计为一百平米,三室一厅一厨,群众为了省钱,墙体都是水泥壳子浇铸成的,定做的铁门还没有拉回来,顶上的罗马柱已安上,俨然有了像样的规模。
  我和王乡长走进屋内,看了看内墙体已粉刷,但顶上还没有进行,春有说可能顶上还没有干透,加上面上光滑,粉顶有些困难。有些群众不想粉了,想直接装修调顶哩。我问,屋内卫生间还是弄不成?他们说,不行,马村海拔高,到冬天卫生间的水上冻,弄个厕所用不成。我说,要考虑建公共厕所或是每家房后建旱厕,但要统一规划。
  说着说着,十二点多了。春有说,走,到队长老吕家吃饭吧。我们走到老吕家,老吕是个精细治家的人,也是这次的安置户。老宅右边建起了新房,因是自家地,房子是四室一厅,厅特大,前檐下还留有走廊,建筑面积有一百五十左右。老宅上房是土木结构,拾掇得汤清水利的,正屋上面是栗木板调顶,新白的木纹,闻着好似有清香。水泥地坪一尘不染,中堂桌子和玻璃茶几干干净净,一看就是农村的细致整洁家庭。
  老吕的女儿拿来了新打的核桃和院子里结的秋梨,让着我们吃。我们边吃边谈。谈话中了解,老吕今年五十一岁了,有一儿一女,女儿刚在外地打工回来。他干生产队队长三十年了,在组里有威信,每年动员群众整治经济林及队里的其他公益事项,大家都听他。家庭收入以山茱萸、板栗、核桃为主,今年因盖新房,没有种袋料香茹,两个孩子在外打工,家庭生活还可以。去年秋打核桃,从十几米高的树上摔了下来,到县医院治病花了一万多元,新农合报销了几千元,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在农村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拥护。
  说着,饭上来了,一人一碗捞面条,一大盆吵土鸡蛋、豆腐、白菜的杂烩菜,一碗蒜汁,我们大家吃得都很香。老吕不肯到茶几前坐,我们劝了他好一会,他还是不肯,还一个劲的说,简单了,将就着吃吧。我说,这样的饭才能吃得饱。给你家添麻烦了,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饭后,听说老吕家右边有个石鱼,我们就去看。果然,在浓密的山茱萸树下,有一石棱,有五六米长特别像鱼,转到侧面,一股山泉顺石而下,淙淙有声,在这里能清晰的看到石鱼的嘴,惟妙惟肖,大家惊叹不已。
  我提议到老吕家坡下顺着溪流去看看风景,老吕要陪,我劝他,回去忙吧,就这都打扰你了。老吕目送我们走下坡去。正是仲秋,坡上坡下山茱萸树上硕果累累,有些枝压弯了,好多果实已经发红,看上去如一树繁语,听得清热闹的声响。板栗正是打摘的时候,满地都是栗包儿,毛刺刺的尖儿,像小刺猬样,有的已经炸开了口儿,露出了暗红的果皮,不时有人在树下用竹篓拾拣。
  我们走到乌曼寺塔前,这座明代嘉靖年间为大德和尚建成的七层砖塔,虽有荒芜破败之象,但玲珑的结构,仍可想到当年的规模。第三层以上正面的砖雕和碑刻已被人盗走,第二层的碑刻还在,我对春有说,一定要对支书再交待一下,无论如何要保持现状,不能再有人为因素的损坏了,市县文物部门对这个塔很关注,上海有个公司也准备开发古塔,照看不住这些,我们笨透了,也无法向上级交待。
  转了约二十分钟,我们绕了一个弯,又走到大路上,春有指着路上面寺庙遗址说,你看乌曼寺这地势是凤凰的脖子,前面的小岭是凤头,后面的一溜渐上渐宽的山坡是凤尾,真是好风水呀。我们走到寺址处,三棵千年银杏树高达二十余米,枝叶纷披,一串串果实隐在其间。树下面有两家人家,七十年代,他们为了建房,把原寺仅剩的殿堂给扒了,现在院子里高低不平,随处垛着烧柴,鸡们在乱跑,猪舍在房侧,泥泞不堪。想想在我们乡,还有一处千年古刹-----云岩寺,明代盛极中原,文革时残遭浩劫,三十八座塔林被毁,如今也是归于荒烟蔓草,殊可浩叹!
  这两家也在搬迁安置范围,听说我们来了,也从下面新房处赶上来了。让着我们吃核桃。我问盖房的情况,夫妻俩说,艰难哦,要不是贴息贷款,房子盖着就不敢想。我说,走,去看看你们的房子。
  上队十六户新房,分为两处,午饭前看了上边的一处,有七家,下边一处较集中,有九家。统共盖了一排,也算成了点小规模。我们沿房前屋后看了一遍,把春有、战伟叫在一起进行安排。
  我说,马村的安置点本着统一规划、实际实用的原则来进行,目前,新房主体已完工。第一,要抓紧粉刷,安门安窗,特别是外立面粉刷,要一律用白墙,窗户棱用灰色包边,房上面的罗马柱要涂白,柱上下两棱要挂灰色。这是全乡整体建筑的风格。第二,要做好十一月份上级验收时群众入住工作。特别要考虑好厕所问题,是建公厕,还是各家房后规划好建旱厕,你们要拿个意见,开会研究。第三,大环境整治问题,要高度重视。可以考虑农户院墙不垒,拮篱笆墙,栽爬山虎等藤蔓植物绿化。院内通道要用青砖铺,入户道路青砖为沿,中间拉沙石垫,安置点前的一溜小坡,要用石头垒砌,顺坡就势,体现自然,合适的地方要建一个花圃,栽上本地的花草。总之,要自然通泰,让别人一进来,感到与我们这儿的生态环境相称。你们抓紧拿出详规,我们再开会研究下子实施。
  在马村安排后,我们到瓦村还有事情。中间给该村支书庚打了电话,让他三点钟在村部等着。
  四
  14:05-20:40 瓦村
瓦村因去年村委换届没有选出村委主任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村子里不断有人闹事,写信给胡锦涛总书记要求解决问题,导致班子瘫痪,八月上旬,党委政府研究,让有农村工作经验的乡干部庚代任支书。庚上任以来,召开了不同层次的会议,座谈了方方面面的情况,村里趋于稳定。近期科学发展观活动中,要求班子成员到分包村开展“六个一”活动,其中就有一项,到农户家住一夜,我和王乡长决定我们带头先到瓦村走访住宿。另外准备看看该村的竹园,走访竹编户,养殖户。
  到了村部,门前已停下一辆吉普车,庚已经赶到了。我们商定了路线,先看大深沟里的竹林风光,再到竹编户、养殖户家看看,晚上住在农户家中。
  我和王乡长、庚及村干部顺发、新国坐着吉普车向大深沟驶去。大深沟长有十余里,直通白云山观景台下面。小道窄而难行。一路上,时而过小溪,时而过浅坑,车子如按摩器,走得人晃晃颠颠的。
  沿途两旁,山色滴翠,高高低低的树把山围笼得严严实实的,一条山溪,有桶粗细,哗哗直响,淌了一路。路边不时闪过青翠的竹林,疏密有致,傍着小溪,依着坡势,就那么野朴的长着。三五农家偎山坳,卧平地,安静地伫立在九月秋阳下,院中已挂起了三五吊黄黄的玉米。
  我们一直走到了路头,需要步行到观景台,因时间关系,就不再上了。新国说,刚才走过的叉道旁,有我们组一片竹林,还有王家庄一片百亩大竹林。我说去看百亩大竹林吧。
  于是折回,拐到原乡供销社老职工老马家看了看,老马家庭院拾掇得也很干净,拿出核桃、栗子让吃,聊了一会,我们向老马辞行。
  进王家庄的坡陡而难行,吉普车也不好上。我们决定步行上去。一路上见到了野猕猴桃、山葡萄等野果,走了约二里路,迎眼便看到了一片蓊蓊郁郁的大竹林,遮天挡日,极为壮观。豫西一带极少有这么粗的竹林,直径有七八公分粗。竹林间一条二米宽的小路,湿湿的。听顺发说,这片竹林有上百年历史了。路旁丛中放倒的枯黄干竹,是竹子长得太密了,挤死的。近两年竹编制品用得少了,也没有人来买竹了,很是可惜。
  我们沿着竹林后面的农户家转了一圈,庭院里的小屋、篱笆都是竹做成的。住在这个竹林旁边,实在有诗情画意的韵致。我对长庚说,这个竹林下步要利用起来,考虑发展竹编业,结合乡里的旅游战略,把竹工艺品编织和加工好好组织一下。
  返回到村部附近,村里人说,一家竹编户今天外出了。于是我们到村部上边养猪大户家里去看。顺着山沟向里走,约二里许,又有一条叉道,只见村树掩映中,有农家的房舍院落显露出来。长庚说,就到了,养猪户名叫孔庆福。
  我们沿着石片路,走进老孔家。院子很干净,厨房外的水池里水龙头在滴滴答答的流着泉水。老孔和爱人正在猪舍里忙。我们走进了猪舍。两座木板搭成的房子,隔成十余个猪栏,虽然土气简陋,倒也洁净卫生。将出栏的一百余头猪长得滚瓜溜圆,一色的白约克品种,看着长势喜人。
  走出来到院内,老孔和爱人去洗了手,慌着搬凳子让坐。我们和老孔聊了起来。得知情况大致如下:
  老孔今年五十二岁了,四个孩子,一个大姑娘已经出嫁,二个儿子在外打工,一个还正在初中上学。老孔手巧勤快,是村里的能人。干过砖场、磨过豆腐,一直做着小营生。去年了解到养猪收益不错,就到邻乡养殖户那里取经,逮了十几头母猪。今年春母猪产仔,全部留下来自己养了起来。目前生猪一百余头中秋节前要出栏,最困难的是资金不足,购买饲料没钱。
  我对老孔说,购饲料没钱可以让庚协助去信用社先贷点款。下步发展上,要注意三点,一是要想办法带动其他愿意养殖的农户养殖,你可以提供仔猪、饲料、防疫、销售上的一条龙服务,走公司加农户的模式。二是要降低风险,市场上生猪价格不稳,对于养殖户来说,我们缺乏经验,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要加强防疫,减少饲养头数,确保能赚不赔。三是我们这里野猪多,要想办法培养家、野猪交配的品种,打出野猪肉的品牌。
  老孔说,是这个道理,我也经常琢磨这个事儿,你说得都对,下一步我就是朝这方面想哩。长庚说,我们村里再组织组织,动员有意愿养殖的农户来养,也替老孔想些办法,把庆福养猪场办好,在产业化上多条门路。
  说着说着,近七点了。老孔的爱人把晚饭端出来了,清汤面条、农家蒸馍,还有现炒的青辣椒和腌制的山韭菜,我们吃得热呼呼的。
  长庚说晚上你和王乡长就住在老孔家吧。我说行。正在说话间,接县政府通知,明天在库区乡召开防治甲流感现场会,要求乡长或书记必须参加,我们只好和老孔道别返乡回。
  走在路上,我反复想,有机会还是要多到农户家里,和群众多接触,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这次科学发展观活动,一定要班子成员带头,机关干部深入基层开展走访慰问活动。
  走在路上,接东风、黄柏树两个村打路工程队的老韩电话,他说,听说你和乡长今天下乡了,我们就在街上。今天我们去县里见到了何县长,他说你们已经把情况反映了,近期就会解决些款项。这事儿你们还要多费心哩。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到县上去反映了,你心里不要有啥。我说,老韩,你们是去正常反映情况,说说让县长们知道也好。抓紧把没到位的钱拨回来。你们放心,乡里一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村里解决这个问题。
  回到乡里,王乡长就往县城赶,去开明天的会议。我刚坐下来,就接到县委主抓农业的副书记的电话,说我们乡良种补贴工作进展太慢,要抓紧进度。接主抓计生的建军乡长的电话,说县创全国计生优质服务县检查近两天要来。分别就这两件事对主抓领导和中层干部进行了交待......
  躺在床上,打开电视,没有看上几眼,就想着明天的几件事儿,迷迷糊糊地倒头睡去。
2009.10.04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随手写嵩县)上善若水康基渊

    下一篇:秋登龙池曼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