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鼠为伴

何美鸿
2012-08-05 22:17 分类:记事  阅读:196  作者文集
       我躺在床上,听见一阵“吱吱”的响声。这是午夜的两点十三分。这个“吱吱”的响声仿佛很准时,总是在我每夜醒后的未多久灌进我的耳膜里来。——我这段时间经常失眠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声音?
  
  不是外边的声音。分明是从客厅里传来的。像是有老鼠进来了。可在白日的时候我根本没窥见有老鼠来过的迹象,家里一切器具完好无损。很可能是冰箱发出的声音。冰箱有时会发出怪怪的声音。记得三年前我住所的一台老式冰箱,每到夜半就发出“呜呜呜”的响声,像是一列黑色的火车,穿越了时空,向着无尽的生命轨道,不停地飞奔。
  
  又是一阵“吱吱”的声响。像极了老鼠的叫声。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老鼠了。以前在故乡的时候,即使是白天也能经常见着老鼠的。那多是在囤积的谷物里饱食终日的仓鼠。老鼠毕竟怕人,等不及人人喊打的时候,它早一溜烟窜进鼠洞里了。因而每一回见到的老鼠在视线里的停留不过数秒钟,而且永远是畏畏缩缩的。
  
  悉悉索索的声响再次传入我的耳膜。这回我确定了,不是冰箱内发出来的声音,分明是老鼠的声响!我起身拉亮电灯。一个什么东西“蹭”地一声到卧室里来了。我看见了一只小老鼠。
  
  它立在床那边的地板中央,旁边无一可恃的物体。它的两粒小灰豆似的眼睛看着我,身体居然没有一点发抖!我端坐在床上,脑子里还留着刚从睡梦里醒过来的空白。我同样用双眼直直地凝望着它。我并不惊讶在这夜半见到了一只老鼠,可与老鼠对视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它居然并不怕我!
  
  它用它那两粒小灰豆似的眼睛与我对视了足足有三秒的时间,在我终于反应过来我该追打它时,它却又忽地一“蹭”,从通往阳台的纱窗门的一个缝隙里逃了。我翻身下床,趿着拖鞋走到阳台上去,那小老鼠早不见了踪影。
  
  莫名其妙,心里有些怅怅的。
  
  我并非想要追打到它。其实我已不怎么憎恨老鼠了。故乡的粮仓已成遥远的记忆,鼠患猖獗的境况至少不会在这座城市的这个小屋上演。我记得最初陪女儿看卡通片《猫和老鼠》的时候,很为那只叫做汤姆的猫抱不平的,但渐渐的,我不仅习惯而且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猫被老鼠的戏弄,甚至愈益觉到那小老鼠的可爱——尽管卡通里的小老鼠与现实中的有着天壤之别。
  
  小时候百良表哥曾告诉我说老鼠嘴里长有锋利的牙齿,它必须经常不断地啮咬东西把那牙齿磨平些,才能使自己免于死亡。不知道是否真的,果如是,那老鼠实在还值得同情了。卡通片里猫鼠同眠的镜头,让我不禁想到,这世上任何生灵原本都没有永久的天敌的。人也可以与鼠为伴。年轻的画家沃尔特?迪斯尼在废弃的车库里作画的时候不就是每天与一只有着亮晶晶小眼睛的老鼠为伴,从而获得卡通形象米老鼠的灵感的么?
  
  又一个无眠午夜,我躺在床上,耳朵里听不见一丝声响。我想然竟有点想念起那只已不被视为天敌的老鼠。它也许对我有了戒心,好久不来了。
  
  ——2008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梦父亲

    下一篇:你的空屋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