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赵静端
2012-08-16 10:2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87    作者文集
  
  亲爱的,请允许我以一座山遮目
  让我回避萧瑟的秋叶抑或隔世的轻裘
  大唐和大宋,霓裳羽衣和倚门回首的女子
  你到底会更喜欢谁更多一些?
  
  花辞声声、尺素里的情人梅
  已经开过多个轮回。我忘怀的
  ……早已熟悉的,或者渐渐陌生的
  可以是一阙词,一抹雾,一滴露
  甚至一克拉的疼痛
  
  路上络绎不绝的小雨,不厌其烦地
  遵循时令的规则,而我则不经意拢拢手
  把三山五岳放入轮转的经筒。请你
  抽一座山成上上签,来注解或篡改
  流年的厄难和谶语
  
  长安街或临安府,在一纸花笺上
  被弹成一曲欲断未断的绝唱,无眠的江水
  记不得此起彼伏的猿声。那些流走的
  和流来的因缘,适合借一场雪来拥抱
  
  请原谅我不能澄澈如初,请原谅那座山
  不能一如止水。在心怀杂念的季节
  若你喜欢就花开满山,若你不喜欢
  请合上这座山。疼痛或温暖,点点滴滴
  可以融化,也可以……拒绝融化

上一篇:潮音

下一篇:徐州行---记同学聚会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