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楼里来了位漂亮女子

何美鸿
2012-08-18 17:25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196    作者文集

  单元楼里新住进来了位漂亮女子。  这栋楼是H大学唯一地处S路段的一栋教职工家属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建造的预制板结构房屋,楼层低矮,楼道狭窄,外表看过去古拙陈旧。这栋楼说是教职工的过渡房,但在这种楼房过渡了十来个年头的教职工大有人在。也难怪,这年头房价高得离谱,能分配到这样一套房,据说现在都须得是研究生以上资历。  这年的暑期,H大学新招聘来的博士研究生中,有两位的住房恰好同时分在这栋楼最西边的单元楼。楼上楼下两家各自把房屋简单粉刷了一遍,并且各自在阳台上安装了铝合金防盗窗。这位新来住在楼上的漂亮女子,就是其中的一位研究生夫人。  这是位具有古典气韵的江南女子,“静如姣花照水,动似弱柳扶风”,大抵指的就是这类女子。单元楼里其他住户的人们从伊的家门前经过时,常忍不住要往里张望上一回,然而所见的总是紧闭的防盗门。  这天午后,伊闲了没事,正隔了阳台上铁栅栏般的防盗窗,朝斜对面的一家装有鸽子笼的阳台若有所思地眺望,忽然,听到屋外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伊折回客厅开门看时,见是位教授模样的男子。看上去应年逾半百,精神却抖擞矍铄。正是暑气蒸腾的天气,这位教授穿着件雪白得耀眼的白衬衫,领口系了条笔挺的蓝色领带,脚上的皮鞋似刚擦过般锃亮。这装束仿佛欲使这位教授逾越年龄散发出一种蓬勃的朝气来。  伊正困惑,这大暑假的日子这教授竟在外应酬吗?只见这位站在门外教授模样的男子向伊彬彬有礼地鞠了个近乎八十度的躬,然后操着普通话说:“您好,我是H大学艺术系主任,住在您隔壁的单元。”  停顿了一下,这位系主任又说:“能借一步说话吗?”  伊微笑着招呼道:“您请进吧。”  这位自称艺术系主任的男子于是走进伊的客厅来,仍是一副谦恭的态度,目光飞快地扫视一眼伊,复欠身又鞠了个躬,然后说:“是这样,近期我家有小偷频繁翻越阳台入室盗窃,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也想安装防盗窗。因此特地过来向您咨询一下您家里安装防盗窗的费用。”  “哦,”系主任的庄重得近似礼节的礼貌让伊不得不回馈热情的态度说,“我这定做的防盗窗不算贵,包括安装只花了五百元钱。是在顺外路一家铝合金店定做的,离这不太远。”  系主任“哦”了一声。  “您在这儿住了很多年吗?”伊说。伊心里其实有些感叹,工作到这么把年纪的系主任,在学校竟还住着这样简陋的房子。  “嗯,住了好些年了。”系主任似乎猜到伊的感叹,解释说,“学校给我在新校区分过了房子,再过两个月就搬过去住了,本来也不必装防盗窗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近期小偷光顾频繁……”  伊看到这位系主任用目光瞥视了卧室一眼,仿佛想要一睹阳台上防盗窗的样子,犹豫了一会,便引他穿过卧室到阳台上观看了一下,然后在系主任貌似因不小心误入伊卧室的微微歉意的表情里退回到客厅来。  “您能不能帮一个忙?”系主任带着虔诚的口吻说,“您能带我去一下定做防盗窗的那家店吗?我楼下正好有车子,你帮忙带个路,我们开车过去。”  “哦,抱歉,”伊解释说,“防盗窗是我爱人联系定做的,我不太清楚,要不我回来问他?对了,楼下是和我在同一家店定做的,他家好像有人在,要不您到楼下问问看?”  “这样吧,”系主任似乎考虑了一会说,“还是麻烦您帮我问下您爱人,改天我再来打扰,行吗?”  “那也行。”伊说。  系主任下楼后,伊回到阳台上,看到系主任正打开一辆崭新小轿车的门。  傍晚时分,伊正准备做晚饭,忽然又有人敲门。开门看时,见是位陌生男子,和自己相仿佛年纪,T恤衫,沙滩裤,脚下趿着双拖鞋。随意的着装透着一种文人的不拘小节。  “你好,”这位和自己相仿佛年纪的男子说,“我是一楼的,这栋楼里只你家装了无烟灶台,我家也准备安装,可以进来看下吗?”  伊刚点头让他进来的时候,恰巧又一位男子从楼上下来,看到她家门开着,便也跟在先前那位男子后边走进她家里来。伊刚搬来的当天就见过从楼上下来的这位男子。每次他都仿佛跑也似地从楼上“咚咚咚”下来,但每走到伊家门口,总要放慢了脚步。所以对于他的不请自进,伊并不感到奇怪。这位男子看着比自己小好些岁,同样随意的着装,透着的却只是一种令人不快的邋遢感。  其实伊家里的无烟灶台早在这屋前任的房主时就安装了的。伊感到疑惑,在将两男子引到厨房时,便问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说:“这无烟灶台我来之前就有的,以前没来看过吗?”  “以前没考虑安装,毕竟不是自己的房子嘛。”这位男子边用手比划着无烟灶台的尺寸边说,“最近厨房油烟太大了,没办法。还是装了好,既卫生,又节省了空间。”  “你也是这的老师吗?”伊说。在得知是H大学附属中学的老师后,伊顺便问了下他的贵姓,伊想日后照面至少好称呼。至于旁边那位着装有些邋遢,口中却不停称赞着贴在墙壁上的瓷砖如何整洁美观的男子,伊并不准备问他的姓氏,也不想知道他是在这偌大校园里干着何种差事。当然出于礼貌,对于他的盲目的交口称赞,伊只有以礼貌的态度来回应。  住一楼的那位老师回去了,然而住楼上的这位男子却只退到门口边,似乎还想问伊一些话。伊便不好将门带上。  “听说你爱人是位博士研究生?”那男子赞叹的口吻说。  “听说你们都是本地人?”那男子猜测的口吻说。  “我还听说……”那男子接着说。  “呵呵,你听说得还真不少。”伊笑道。  伊的话让那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还不大肯离开的意思。伊狡黠的口吻道:“是不是要再进屋来坐会?”  伊的这话提醒了他,那男子于是低了头,“笃笃笃”走上楼去了。  隔了一天,伊闲了没事,又隔了阳台上铁栅栏般的防盗窗,朝斜对面的那家装在阳台上的鸽子笼若有所思地眺望着,忽然,便听到屋外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伊折回客厅开门看时,见是前日那位艺术系主任。依旧是雪白得耀眼的白衬衫,领口系了条笔挺的蓝色领带,脚上的皮鞋似刚擦过般锃亮。不同的是这回系主任只立在门外,并不进来,但仍彬彬有礼地说:“您好,防盗窗的事帮我问过了吗?”  “哦,问过了。”伊找来一张名片递给他,说,“这个店面的详细地址、电话都在上面,您看还是直接跟他联系吧?”  尽管系主任连声说着“谢谢”,伊仍看出系主任接过名片时不大乐意的神情。  “您如果方便,能给带个路吗?顺外路离这不远。我只怕那店主会给二价。我想不会耽误您多少时间的,我有车,来去很方便的。”果然,系主任瞟她一眼,又提出来说。  不知道为什么,系主任刚才瞟自己的神情忽然竟让伊无端闪念起沈从文《八骏图》里某位道貌岸然教授的肖像——“这个,我恐怕现在抽不出空来。”伊有些为难,最终拒绝说。  “哦,那算了。我自己开车去看看。”系主任再次询问了一回,终于有些失落但不失礼貌地朝伊点头告退了。  隔了几日,伊从外面回来,走向那栋单元楼时,恰巧碰见系主任和旁边一位衣着雍容华贵的妇人正从隔壁单元楼道里出来,那位大概是系主任的妻子,面上的表情似乎对任何人充满挑剔。  “您好,防盗窗定做了没有?”伊问系主任说。  “啊——没有,不想装了。反正我们马上要搬了。”系主任咳嗽了一声,瞅一眼旁边显出茫然的他的妻子,回答说。  伊觉得这系主任有些怪怪的。伊往前走去,看到自己所在单元楼的一楼许多东西被抬了出来,仿佛有人搬家的样子。伊蓦地想起是那晚来看无烟灶台的那位老师的家。伊又有些疑惑,却见那位着装总显邋遢的男子正也走向楼梯口。伊本想等他先走上楼梯去,不想那男子却放慢了脚步像有意等自己,等伊走过去,那男子便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伊说话。伊便问:“一楼那位老师前两天不是要说装无烟灶台的吗?怎么今天又搬家了?”  “哎,他哪装什么无烟灶台,无非光临博士夫人家看看罢了。他这房子是两家共用的,现在另一家也要回来住,他就想到外面租过房子了。H大学只有大学老师才能分配到一整套房,其他教职工都是两家甚至三家合用的……”那位男子漫不经心的口吻说。伊不免在心里感叹,但伊不想过问告诉这些的那位男子他是几家人合用住房。当伊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门时,那男子并没有走上楼去,仍只在旁边站着,边看着伊开锁边说:“听说……”  伊敷衍了一句,然后走进门,对了还有许多话噎在口边尚未讲出的那男子礼貌地笑笑,旋即把门给轻轻带上了。


上一篇:工作,工作!

下一篇:第六指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