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工作!

何美鸿
2012-08-29 17:11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930  作者文集

  “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杨梅拿着简历,好容易从拥堵在招聘办公室门口的人群中挤出来时,心里有些失落又更加不甘地想道。

  杨梅前脚刚出来,后脚就立马有人进入那间小小的办公室。而更多的应聘者持着简历在德林人才市场的场外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空地上等着。一张张的脸上,挂着焦急,紧张而又充满期待的复杂表情。

  “看起来那么大一公司,试用期月薪还不到一千,转正也就多个三四百吧。这也太低了,还不如柳叶每月的提成多呢。”杨梅悻悻地想。七月初不得不从学校女生宿舍搬出来后,杨梅便住在老乡兼初中同学柳叶那里,和她同挤一个铺。近半个多月过去了,杨梅的工作一直没有着落。她有点懊悔临近大学毕业的头几个月,当其他的同学就开始着手找工作的时候,自己怎么就那么死心眼,一心想着要把毕业论文写得更完美。她总想着多储备点理论知识,以期厚积薄发。然而自己把前程未免估计得过于乐观,当一走向社会,她才发现现实和书本根本不是一回事,哪家用人单位都要求你要经验、经验,而薪水更是比自己预想中的差了一大截。

  杨梅走出德林人才市场,回头望了一眼,那“人才”两个鎏金大字在七月热力不减的夕阳里格外地刺着她的眼。什么人才,亲身到了这里,杨梅才晓得,自己不过是个人力,甚至连人力都不是。她觉得自己的要求不算太高,自己所读的大学不是一流,在本省内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怎么在毕业寻找工作的过程中一点也显不出来优势呢?杨梅不知道毕业后便天各一方的其他同学会是怎样的情况,她也早已自顾不暇了。

  这次已是杨梅从德林人才市场第四次徒劳而返了。不过,也不见得完全是徒劳,这几次的应聘也让她积累了些面试经验,比如她不再像第一次面试时那么憷场了,也不像第二次面试时那么过分自信了。第三次的面试她甚至不强求非要对口的专业。这次的面试,杨梅起先在用人单位的人事经理面前介绍自己时自我感觉相当不错,但最终在薪水方面卡了壳。她感觉自己在一次次被迫地降低着要求,却没想这找工作也如同谈恋爱,你看上了人家,人家却没选择你——说起“恋爱”,杨梅心里忽然有些憋屈,大学里她还从没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呢。这几年的大学,自己是把其他同学谈恋爱的时间都用在了图书馆里的。

  没有什么事是一帆风顺的。好事多磨吧。杨梅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说。明天还要赶赴另一场招聘会。明天的那家著名单位是杨梅一直渴望进去的,她给自己抱了很大希望。如果这一个月下来还没找到合适的单位,那就什么工作都去做吧,也别管什么薪水,只要用人单位肯要。自己总不能一直这样耗下去。

  走到公交车站,眼看着电车就快开过来了,杨梅随手就从口袋翻找硬币,半天没找到,于是她掏出一张五元钞票小跑着去附近一家小卖部让人帮忙换零。可是不买人家的东西人家是不肯换的,杨梅只好买了一瓶矿泉水。等她匆匆赶回车站的时候,电车已经开走了。杨梅只好等下一辆。她看着手中的矿泉水,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口干舌燥。这段时间她花钱极为小心,连水都省着喝。出门就需要钱,而自己每天都在不停地敷出。她就算有无限的精力也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自己不断地去参加各种的招聘会。这样想着,她的想得到一份工作的心情就变得更迫切。

  下了电车,到柳叶的住所还要步行十来分钟的时间。杨梅慢慢地踱着。她的心情随着她的步伐渐渐变得有些沮丧。她忽然有些怕柳叶见到她时又要问起这个每天都要提到的问题:“工作的事怎么样了?”她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读了四年大学,结果还不如人家高中都没混毕业的柳叶。柳叶是早早就出来工作了,现在她租屋附近一家酒吧做着酒水推销工作,每月少说也有两千多。一开始时,她在心里还暗暗有些轻视柳叶的工作,可这刻她觉得柳叶的那份工作其实也相当不错。几天前柳叶还透露她快升为酒水部领班了,因为拿不成开瓶费的提成柳叶还有些不乐意干呢。前晚柳叶向杨梅透露她那有个酒水员辞职了,缺一个人。柳叶还玩笑着对杨梅说,你若再找不着工作,干脆到我们酒吧来上班吧。可是杨梅和柳叶两人心里都十分明白,顶着优秀本科毕业生荣光的杨梅怎肯呢。而且,若是传到她们共同的老家去,杨梅岂不让人看笑话?

  杨梅回到柳叶租屋的时候,恰巧逢着柳叶下早班回来。柳叶每天下班都是走回来的,这天却推了一辆半新的自行车。

  “今天面试怎么样?”柳叶说。

  柳叶起先微笑着问起她应聘情况的时候,是包含着对杨梅的充足的信心的,可是时间一长,柳叶的询问里也显出和杨梅一样的焦急。而因为自己是没花分文居住在这里,杨梅的心变得有些敏感,生怕柳叶的焦急是某种逐客令的暗示。但很快她就觉得自己是多心,柳叶其实是希望杨梅找到了工作就一直和自己作伴住在这里的。

  “看这辆自行车怎么样?我不跟你说前阵子有个同事辞职了吗?她准备回老家去上班了,很多东西带不走,自行车也送我了,我想着你找工作正好需要呢,便给推来了。”柳叶说。

  杨梅充满感激。有了自行车,不但能每天节省下看似不多现在却显得倍加珍贵的几块车票钱,而且可以有更富余的时间多去几家人才市场转转——不过,杨梅可不希望这样的时间耗费太长。

  因为怕天气炎热,杨梅第二天清晨起了个大早,换上了特意留到今天来穿的领口和袖口滚了细碎花边的白色套裙。前几天的招聘会杨梅都是素面朝天去的,柳叶劝她化点淡妆时,杨梅还很不以为然。但这天她主动向还睡在床上半醒不醒的柳叶说道:“哎,你说化淡妆真管用吗?”

  柳叶翻了个身梦呓似地说:“当然了,你看现在哪个女孩子不化妆的?”

  “那我拿你的化妆品暂时用下。”

  “唉,你尽管用,跟我客套什么。”

  杨梅拿起桌上的柳叶的眉笔,小心翼翼地描起眉来。可是她觉得握着眉笔的手有些抖,便又向着正酣睡着的柳叶说:“你起来帮帮我吧,我不会弄呢。”

  柳叶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给杨梅化了个淡妆。完了,杨梅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总觉得镜子里的人不是自己。非但不觉得淡妆后增漂亮了多少,反倒觉得很有些别扭。可一旁的柳叶却不住地说:“很好,这样效果很好!”

  杨梅随后便骑上自行车出门了。她早早来到这座城市最大的德林人才市场。她以为自己算是早的了,可是不曾想自己到达的时候,市场大门口外已是人满为患。

  艰难的一上午终于过去了。杨梅不知道自己又是怎样从黑压压的人群中挤出来的。积累了前几次失败的经验,杨梅感觉自己这次应该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应聘过程中把自己最大的优势发挥出来了的,甚至她装作不在乎薪水的样子连工资待遇都根本未曾提及。可结果人家用人单位只要男生。当听到这个信息时她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突地”沉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气馁,而是努力争取着机会,竭力作出平静却又分明感觉自己是在乞求的神情陈述着自己能和男生一样吃苦之类的话。可是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的心仿佛比秤砣还硬实。她只好表情里还不失文雅地保持着微笑内心却灰败到了极点似的告退出来。

  这次的面试又失败了。这些天来“失败”这个词像经久不风化的摩崖石刻一样重重地烙在她思维的每一分钟里。但她没时间在行动上也跟着气馁。德林人才市场的招聘信息都被自己记诵如流了,她决定去育林人才市场碰碰运气。天啊,寻找工作都是在碰运气了!

  育林人才市场距离这大概有半小时。时间不多了,她必须赶在上午的招聘会结束之前赶到那里。杨梅骑上自行车,双脚不停地蹬着踏车板。可是大街上到处人来人往,而且她好几次在刚骑到十字路口时不凑巧碰上红灯。杨梅心想着自己真晦气。当她盯着对面的红灯出神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杨梅觉得有些奇怪,这大街上竟还有人认得自己吗?她转头看时,却是旁边一辆也在红灯前停下的高级轿车。半摇下的车窗里探出一个头来,是杨梅大学同寝室的室友李娜娜。大学里李娜娜可谓是校花级的人物,以前在女生宿舍楼下总能听到有男生大声喊着娜娜的名字。可李娜娜终于被本市一位有钱的老板给包养了。

  “真是你啊。”娜娜在车窗里露出那更适宜用“富贵”这个词来形容的好看的粉脸,说,“你化了妆还看不出来呢,这是去哪啊。”

  “哦,就去前面不远。”杨梅笑着说,可心里本能地抵触着眼前的娜娜。

  很快前面亮起了绿灯。娜娜向她挥手告别,小轿车很快就在前面消失了。

  杨梅忽然变得有些伤感起来,内心里充满了胜似往日的迷茫。有那么几秒钟,她的脑海里闪过放弃找工作的念头。不如考研吧,她心想道。可是她转而意识到自己这样不过是为着逃避走向社会。而且这四年的大学已让自己对读书生活感到了十分地累倦。再,家里生活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她必须工作,必须挣钱,她不能让年事已高的父母再来供养自己。

  杨梅正想着,忽然又听到一个声音喊:“停下,停下,说你呢!”

  杨梅慌忙下车,转过头看时,见是一个黑瘦却显得精干的交警,一手挥着面小旗,一手拿着个口哨在嘴里吹了一下,尖锐的哨音让她的耳朵一时憋不过气来。

  又是一个十字路口。真是晦气到家了,怎么闯红灯了?

  “把你的自行车推过来。”那个黑瘦的交警说。杨梅心有些悬着,把自行车推到路边上。只见那交警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本本记下什么,然后说:“罚款五元。有自行车发票吗?”

  “没有。”杨梅说,接着她觉得这样说不妥,便慌忙改口说,“有。没带过来。”

  “那等带过来再把自行车领回去。”

  “啊?”杨梅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她放下存留在身上的学生气的矜持,对那交警说了许多好话,可那固执的交警就是不同意。交警说押身份证也行,但杨梅却不肯。身份证是万万不可的,找工作需要身份证呢。没办法,杨梅只好丧气地往前胡乱走着。她觉得应该给柳叶打个电话。这段时间找工作她给用人单位留的都是柳叶的手机号。她找到一家公用电话亭,拨响了柳叶的手机,把情况简略说了。柳叶显然还在睡觉,仍旧梦呓似的声音说:“什么发票?没有呢。扣了就算了吧,反正也没掏钱买的,别耽误了找工作。”

  已经快近中午了,杨梅决定还是下午去育林人才市场。现在还是去找一家快餐店解决了午餐再说。杨梅边走边找便宜的快餐店。当然她不知道哪家店更便宜,但她明白,那些外表看去陈旧的店招牌总归不会贵到哪去的。于是她径自往那些小巷里钻。

  可是没走几步,杨梅忽然觉得腹部有点疼。她立即意识到,是该死的“大姨妈”来了。这大姨妈真是来了嫌麻烦,不来又让人莫名地着急。难怪先前听得有人说,女人活在世上就是遭罪呢。好在杨梅在随身的背包里带了几片卫生巾护垫之类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她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一个小餐馆,借着吃炒面之名,顺便借用了那儿简陋的卫生间。因为身体不舒服,更因为工作的不顺利,她的炒面吃得没有半点滋味。出来时,杨梅的脚步不由自主便往育林人才市场的方向走。这儿离育林人才市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杨梅正踌躇着是走过去呢,还是乘车去呢,忽然从后面走过来一位陌生的中年妇女,拍了拍她的肩,冷不防把杨梅吓了一跳。

  “姑娘,你是不是来那个了,你后面的白裙子上有点红色呢。”那中年妇女好心提醒她说。

  杨梅感觉头“嗡”地一下大起来。好在她算机智,赶忙把背在胸前的背包往身后挪,巧妙地遮在了臀部。

  现在还去不去育林人才市场?杨梅犹豫了,心想这样子怎么见人。算了,还是先回住所吧,明天再来。

  杨梅不知道从这里有没有直接的车回住所,半天她都没有找到车站。好容易走到一个车站,杨梅从站牌号上一路仔细地看,终于看到有趟车开往住所附近。杨梅接着去翻一直背在身后的背包,想提前找好零钱,免得跟昨天一样又要临时央人找零。可是她忽然发现背包的拉链不知什么时候拉开了,还或者是在小店里吃完炒面付账时忘了关上?她感觉头又一次“嗡”地大了起来,一种不祥之兆迅速占据到她的脑海里:遭遇小偷了!

  杨梅这时也顾不得裙子后面那个她看不见的红点了,她把背包转到前面,仔仔细细地搜了个遍,还好,至关重要的身份证、毕业证都在,只是背包里的钱包不见了。里面的钱虽不多,可在这样的时候丢失无异于给杨梅原本灰败的心情又重重一击。钱、钱,这会她连回住所的钱都没了!是在哪里丢失的呢?肯定不是在小餐馆,那会钱包还在呢;一定是在出来的路上。唉唉,就这一会的功夫!这可恶的小偷!——尽管,这会考虑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可杨梅还是苦苦思索着,钱包具体是在什么地方被偷的呢?

  眼看着那趟通往住所的车辆就要开过来,杨梅急得有点团团转。怎么办?可这时候她又记起了裙子后面的那个红点,只好又把背包转到后面去,但这会她死死用手护着。身份证、毕业证万万不可丢失的!

  这时旁边一名比她年龄稍长些的男子仿佛明白她丢钱了似的,主动开口说:“怎么了?丢钱了吗?”

  杨梅重重地点了点头。杨梅想起什么,欲言又止,但最后终于鼓足勇气说:“您能不能借我一块钱坐车?”

  “借什么,不就一块钱吗?”那男子慷慨地掏出一枚硬币放到杨梅手里。

  为这一枚硬币,杨梅对那好心的男子充满感激。上车后,主动告诉他自己是出门找工作,不小心把钱包给弄丢了。当然,这个时候的杨梅也需要向人来倾泻这段日子里内心的挫败感。

  一回到住所,杨梅便把身上那套白衣裙和内衣统统给换了下来泡在盆子里。这时柳叶已上班去了。杨梅看见桌子上有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原来竟是自行车发票!旁边还压了张字条,是柳叶写的:“睡糊涂了,我那同事当时给了我自行车发票,一时竟没想起来。五分钟后拨打你那个公用电话,说你已经走了。”

  杨梅看看手表,时间还早,三点不到。她来不及把衣服洗净,就又带上为数不多的钱出门了。杨梅来到上午那个让她闯了红灯的十字路口,那个黑瘦的交警还在。可是自行车已不在他那了,交警说已让清障车拖走运到道路交通清障部去了,去那儿领吧。

  杨梅有些沮丧,可这会容不得她沮丧,自行车总算能要回来。反正今天下午她已不打算去人才市场了,被告知了交通清障部的地址,杨梅便一路径直走过去。这么多些天里,杨梅天天泡在外面,却从没有真正看过这个城市是什么样子,沿街店面那些花花绿绿的广告牌原本从来都和自己无关。杨梅的目光无意识地从这些和自己的世界无关的广告牌上一路扫过去,忽然,她的目光停住了。

  她看到了一家职介所。门口开得小小的,很多求职者挤在里面。杨梅刚走进去,便有一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过来热情地对她说:“找工作吗?想应聘什么样的工作?”

  杨梅迟疑了一会,便说出了自己的求职意向。那女子便让杨梅填一份简历。杨梅说自己已准备了很多份简历了,可那女子说这只认可他们这里的简历。报名费五元,中介费二十元。杨梅迟疑着要不要填写,那女子便承诺只要杨梅填完,就立马带她去一家大公司,像她这样的高材生应聘个经理助理绝对没问题,试用期月薪两千,试用期满的工资得看自己表现了。

  杨梅心动了,她感觉这些日子来的艰辛的求职总算有了回报。于是她当即交了钱,填了表。忽然又想起自行车还没取回来。那女子说随她自己拿主意,是先取自行车还是先去那家让她当经理助理的公司。自行车可以缓一步去取,还是工作紧要,杨梅便跟着那女子拐了好几道弯,来到一家所谓的“大公司”。一到那,杨梅才发现那公司门面小得可怜,那办公室还不如自己在校时的宿舍大呢。可那女子说了,不能光看表现,重要的是看公司的业绩和效益。那女子说得也没错,可杨梅这会心虚得厉害,总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接下来杨梅和那公司人事经理一面谈,的确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底薪才八百,试用期满不过才一千。而且上班需先交纳三百元制服押金。

  杨梅回头找那女子,那女子早回了职介所。杨梅去讨说法,可那女子这会又是另一套说法了。杨梅恨得不行,当即要她退钱。磨蹭了半天,杨梅要回了二十元中介费,但五元报名费是要不回来了。杨梅感觉到每一分钱的流失都在敦促着自己快些找到工作。

  还得去交通清障部取自行车。杨梅紧走赶到交通清障部,被守门的老大爷告知来晚了,管事的已经下班了,明天再来吧。杨梅看了看表,分辩道:五点还不到嘛。老大爷说,他们都是自己管自己,四点半就下班了。杨梅从门口往里瞟了一眼,看见里面密密挨挨地堆满了各式的自行车和摩托车。她恳求老大爷自己进去把她的车找出来,反正车发票都在这里。可老大爷比先前那黑瘦的交警更固执,说什么也不依。他说:“姑娘,你别为难我,不就一晚的事吗?现在大家谋份职都不容易,我若给你开后门,怕是我这小饭碗保不住呢。”

  杨梅没有办法,只好折转了身。七月的夕阳高高地悬着,还在尽情而恣肆地发挥着余热。杨梅看着自己的影子长长地被一直拉到前面好几米开外。许多陌生而步履匆匆的行人在她的影子上面踩踏而过。杨梅感到前所未有的落寞。

  杨梅不知道怎样回到住所的。柳叶今天晚班,须十一点以后才回来。杨梅无心弄晚饭吃,也不觉得饿,空着肚子,一直等到柳叶下班回来。杨梅心想着自己也不要顾及什么脸面了,也许酒吧是自己的唯一退路。工作没有什么可羞愧的,就让老家人背后议论去吧。她的优秀大学毕业生的光环这会已磨得差不多了。

  “柳叶,你那酒吧还缺人吗?”杨梅试着说。

  可是柳叶并没有猜到杨梅此刻的心事,径直就说:“不缺了。正好呢,今天来了个新员工。”

  杨梅轻轻“哦”了一声,心想着幸亏自己没有把想进酒吧的事说出来。她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疲倦。她躺下来,心想着明天,她要去把自行车取回来;更重要的是,明天,还得继续去找工作!


  • 游客

    评论于:2012-08-31 20:44:38

          不化妆也挺好呵。呵呵。 人才太多的时候就不能拿自己太当人才。 因为浪费跟埋汰的实效一样, 唯有快乐使人生不同。 闲人来过,顺祝文安。

  • 游客

    评论于:2012-09-01 15:11:02

          这里的点击率都差不多,但是作品有的一页,有的两页,有的三页。说明什么呢?好多读者只看了一页就不再翻下去。对于作者而言,写出来贴在这里,有什么用呢?极少有人看。对于读者而言,你来这里看什么呢,是看自己作品有多少人看吗?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相中人

    下一篇:单元楼里来了位漂亮女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