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搭错车

何美鸿
2012-09-08 10:35 分类:小小说  阅读:1257  作者文集
  这个站台很长,仿佛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站台上是形形色色的候车人:穿着假名牌套装、擦着锃亮皮鞋的男人,背部印着大红的“xx饲料加工”的有些揉皱汗衫的男人,染着栗色卷发、装着假睫毛的城里女人,松松地挽着发髻、耳洞上穿着陈年茶叶梗的乡下女人,古稀之年步履蹒跚的老人,背着像是书包又像是旅行包的十七八岁少年。仿佛全世界的男女老少都聚拢到了这个站台来!焦虑,烦躁,这站台上的每一个人都概莫能外。阴霾的天气,更加剧这站台上的独有气氛。
  我在站台上的人群里穿梭,从站台的这端挤向标有站牌号的另一端。那个站牌标了起码有二十趟开往不同地段的不同车次。我踮起脚,从一路标下来的那些数字中确证一下我要坐的车次。我要去一个叫做桃源的小镇。那个小镇的地形像这个站台一样狭长。我知道我要坐的车次是947路大巴。我曾打探并且研究过这趟线路的,从我所在的站台出发,最多一个半小时,这趟车的终点站。
  一趟趟的大巴在这个站台停下,一拨拨的乘客在这个站台上上下下。我等了好久,却不见一辆947路车开过来。我又把站牌上那些车次重新看过一遍。我发现还有一趟817路车居然也途经我要去的桃源小镇。
  一趟趟的大巴向这个站台驶过来,接着车门被打开,接着一拨乘客从前门上去,一拨乘客从后门下来,接着车门被“砰然”关上。天依旧阴霾着,这个站台的候车人却无丝毫减少。
  我看到一辆817路大巴在这个站台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车上人很空。我犹豫了一下,没有上车。那辆大巴只停了一会便开走了,我望见车速开得飞快。
  我终于等到了我要搭乘的947路大巴。我远远地望见它开过来,开得很慢,几乎还没到站台的时候,它就停了,车身都未停稳,人群便一窝蜂似的直往车门涌,仿佛这站台上的所有人都只为着等这趟车!
  还未等我挤到车门口,车门已堵上了。其实就算车门开着,我也可能上不去的,车门口都挤着人!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大群几乎让身体变了形的人都蜂拥在那个狭小的车厢里了!
  我只有继续等。天依旧阴霾着。我的焦虑与烦躁愈益加剧。我已耗不起太长时间在这站台等下去了!于是,当过来一辆817路大巴时,未加犹豫,我便上了这趟车。
  上车时,我很谨慎地问过司机是否到桃源小镇,司机尽管漠然但不容置疑的表情点点头。车厢内算是很空了,因为我还坐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想起刚才947路大巴的拥堵场景,我不由地感到庆幸。我原想看看窗外的景物,但车开得飞快,窗外的景物急速地后退,我根本看不清下一站开向了哪里!
  我向旁边一名乘客求证:“请问这车经过桃源镇吗?”那人点点头。我放下心来,补充问:“知道距离桃源镇有多少站吗?”那人摇摇头。我又搭讪着问他到哪里,那人说出了一个地名,但我根本没听说!
  这辆大巴途经的站点很多,但奇怪的是,每到一个站台,车门打开的时候,既无人下车也无人上车。且每到一个站台,我都无法判定车开到了哪里,距离我要去的桃源小镇,还有多远?它行使的是一条在我完全陌生的路线!
  天依旧阴霾着。阴霾的天气让我想起了候车时的焦虑与烦躁。大巴仿佛开了很久,我忍不住离开座位去问司机:“请问离桃源小镇还有几站?”司机依旧漠然的表情,回答我说:“还早着呢!”
  司机漠然的表情让我不敢多问。于是我重新坐下来。我无心也无法看清窗外那急速后退的景物,我无从知晓这趟车抵达我的目的地究竟要多久。尽管我安慰自己我总归会到达我要去的地方,可在站台等车时的焦虑与烦躁又渐渐在心里作祟。大巴仿佛又开了很久,我忍不住又离开座位小心翼翼地去问司机,司机这回已带着轻蔑的口吻回答我说:“跟你说过了,还早着呢!”
  于是我又重新坐下来。天依旧阴霾着。我一直担心天会下雨,可此刻我忽然又有点希望它下雨,这样的阴霾让人觉着窒息!
  这趟817路大巴依旧途径许多陌生的站点。每到一个站台,车门打开的时候,依旧是无人下车也无人上车。我心里不止是感觉到焦虑,烦躁,已开始有些紧张与不安了。我怕错过我的目的地,每次车门打开的时候,我都有了种想下车的冲动。然而等不及我把车门外的路牌识别清楚,车门就“砰然”一声关上了,我的目的地,仍在后站!
  焦虑,烦躁,紧张,不安,甚而我开始怀疑,怀疑一开始我就搭错了车,但先前我看过站牌的,且车上的司机与乘客都无人认为!车上的所有人似乎都心安理得,除了一个变得愈益惶惴的我!
  天仍在阴霾中,暴风雨仿佛随时来临。我又多了一重恐慌,怕就在我终于下车的时候遇上飓风骤雨。而这趟车仿佛在永无止境里行使下去,我不知道我该在哪站下车,不知道即使下了车,又能否抵达我真正的目的地!即使抵达了我的目的地,这大巴上这样长时间的耗费,是否让我的抵达还具有意义?!
  • 登封颍哲

    评论于:2012-09-09 11:08:07

          感觉有点散文的味道,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进行艺术化的虚构。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不一样的出轨

    下一篇:相中人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