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命的人

何美鸿
2012-09-23 16:11 分类:记事  阅读:177  作者文集

       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不相信前世,也不相信来生,但我没法让自己不相信,我是个好命的人。相信自己好命,源于几回算命先生给我未来的预测。最早一次是在我十一岁那年。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中午,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人走到我们家门口向我们附近打探有没有饭馆。我们村没有什么风景名胜,也不是什么交通要地,因此就不会有人想到开饭馆来赚钱。于是他提出可否到我们家吃顿午饭。家人同意了。他自称是个相面的人,在用餐期间,一边打量着我和弟弟,一边告诉家人说,这姐弟俩,尤其是我,将来都是有书份的人,将来都是命好的人。
  
  家人将信将疑,怀疑那个吃了满满三大碗米饭的人是否仅出于恭维。然而这个碎片却长期存储在我记忆之库里。“有书份”意即跟读书有缘,后来我也的确是成了村里姑娘之中跟书最有缘的人。其他的女子是至多读完了初中,我却是在她们许多为人妻为人母之后还寄宿在学校里。
  
  为着要不要让一个女儿家读书,为着我日后会摊上怎样的夫婿,日后有着怎样的生活,后来母亲好几回背着我请人为我占卜命运。母亲记忆最深的是那次请蒋埠镇瞎子为我算命的情形。好像是清明前夕,天上飘着如丝般细密的雨,那个因“算命很灵”而出名的蒋埠瞎子家门前排满了长长的算命队伍。这些希求预知未来命运的人群中,有温文尔雅的来自城里的知识分子,有卷着裤腿赤着脚的附近村庄的农民;有财大气粗开着小轿车的有钱人,有贫病交加在家拉着大板车的穷苦人。
  
  等到母亲把我的年庚八字报上去时,蒋埠瞎子掐指半天之后头一句话就是感叹:这女孩的命真好!那长长的问卜人群中,只有我的好命让瞎子自身都感慨不已。他说我日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外是摇钱树,在家是聚宝盆。母亲欢喜不得,我获悉后对我的日后的好命更是憧憬不已。
  
  为了亲身证实我的未来的好命,我抽过好几回签,结果都是上上签;我相过几回面,结果都是 “大富大贵”、“大红大紫”的一番赞叹。屡次的求证,让我一直受着这好命的暗示,对未来的美好深信不疑。
  
  ——可我至今一家人还挤在一套简陋的小房子里,至今还只拿着一份勉强能给自己糊口的微薄薪水,至今我的魔鬼身材还只穿着商场那些打折后再降价的过时服装;至今,在消磨了年少的锐气,枯萎了青春的梦想,蛰伏在婚姻城堡多年后的至今,我还在让自己迷信,迷信日后我定是个好命的人。


——2007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当礼仪小姐的日子

    下一篇:办公室里的妙龄女孩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