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礼仪小姐的日子

何美鸿
2012-09-23 16:11 分类:记事  阅读:1649  作者文集

  那是从学校毕业走向社会不久,有近大半年的时间,我在市内一家著名星级酒店当礼仪小姐。因为具体分工的不同,“礼仪小姐”在个别场所称谓各有不同,有的场所称之为“迎宾员”或“引宾员”,也有的场所称之为“咨客”或“知客”。我应聘的那家酒店是市内一大型企业麾下的一个分支,面试的人事部经理让我次日去酒店报到,然后第三天,包括我在内的六名礼仪小姐就被派往距酒店半小时车程的区政府礼堂去参加一个颁奖仪式。

  因为是头天上班,我想给自己一个干净利落的形象,那天便起了个大早,去美发店盘了个头。盘头会让人更显成熟,且无形中让身材更显高挑。那天我的头发被盘得很高,加之脚上穿了双高跟鞋,立起来感觉自己身高好像增加了七八公分。但若换在平常,我是不太喜欢盘头发的。我习惯了披发。而且那时我体型偏瘦,偏瘦的人一般是不大适宜盘头发的。

  那时酒店对其他员工要求头发必须束起或盘起,唯独对礼仪小姐的发型要求不严,除了我和另外一个被我相邀一起盘头的新来女孩,其他几个大都是披着头发。但是不能只是单纯地披发,要将其中一绺头发梳笼来,绾个发髻或编个小辫子。这里的发型便大有文章可做了。只要不将头发弄掉在地上,发型的随意是我们最大的自由。

  那时的旗袍有夏冬两款。夏天的是水红色,低领,中袖;冬天的是深红色,竖领、长袖。旗袍两边的分衩一直开到了大腿上部。这不仅是单纯地出于审美需要,也是为了方便行走。旗袍跟别的服装不同,都得量身定做才能穿出味道来。记得上班时有人传言说,没有结婚的女孩就穿大红的旗袍,将来对婚姻不利。我们只有当耳边风听后笑笑。穿旗袍站着、走着都好办,只是轮到中午我们去食堂坐下来吃饭的半小时时间有点尴尬。因为旗袍的开衩本来就上,坐下来就更显开得上了,而且后摆若不用手牵拽好会垂到地上弄脏。因为服装的抢眼,我们去食堂用餐时,常常就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像那样去参加颁奖、发赠奖品、纪念品的活动仪式每月都有一两回。记得有次,正值七月暑气蒸腾的天气,我们为一个在露天场地举行的彩票抽奖活动颁发礼品时,被热辣辣的阳光熏晒了一整天。第二天我们发觉,每个人旗袍竖领下边的那个挖口的鸡心领中间,暴露在外的肌肤都被晒成了一个红红的鸡心状。

  除了这些事项,其余时间我们只在酒店里做着迎宾工作。程序很简单,对到来的顾客点头微笑,引他们入大厅或楼上包厢。引领他们走路时,不能跟在顾客后面,也不能走在顾客前面太远。边走边要不时回头看,并随时做出相应的手势。

  礼仪小姐的工作看似简单,但对站姿和走姿还是有一定要求的。站立时抬头、挺胸、收腹、提臀是最基本的;行走的时候步伐要适中,不能太快,也不能太缓,即使遇到偶尔紧急情况也不能跑动,而是碎步紧走,步伐不能迈得太大。好在这些在校期间我们就在形体课上经过了专门的培训,一般情况下我们站立一个小时不动没问题,站累了就走动一会,可以一上午不用坐下来。虽然酒店规定我们必须穿高跟,但大家几乎穿的都是低跟,因为高跟只会增加负重。而平跟鞋也不穿的,因为平跟鞋配上长旗袍太难看了。

  而到下班以后,我仍旧不穿平跟鞋,但穿了整天没过脚踝的旗袍,让我对长裙感到了生厌,只穿短裙行走了。那时即使下班后的行走,我们也常常保持着上班时挺胸收腹的高雅姿态。

  那段当礼仪小姐的日子,是名正言顺让自己美丽的日子。每隔几天我都要给自己变换发型,而每天我都要给自己化上淡妆。有时我把眉毛画得浅而低,有时又把眉毛画得深而长;眼影的颜色每天都变换,当每种颜色都用完,差不多一个月就快过去了。很少画浓妆。只是我是个泪腺特发达的人,总是会无端地抑郁流泪。其它时间还好,倘若逢在晚上睡觉前流泪,那次日起来眼睛准保又红又肿。最怕别人看见我哭过后的样子。为了遮掩,这个时候我常常便给眼睛涂抹上浓浓的眼影,厚厚的睫毛膏,深深的眼线。我宁可来容忍自己这样并不喜欢的浓妆的样子。现在我依然保持着每天出门前淡妆的习惯。遇上眼睛红肿的时候我还会蹈常袭故给自己画上浓妆。

  那时的我们,经常会聆听到来自顾客或同事关于身材或者长相的赞美。但时间一长,对于这种外在的赞美便宠辱不惊,继而在心里渐渐变得迟钝和麻木。做礼仪这行也容易受到外界事物的诱惑。经常就有穿着气派的老板模样的顾客游说我们去宵夜或唱卡拉。有个女孩后来就跟一位港商身份的常客跑了。但那时我们一起上班的几个女孩子,真正大多数不愿意做礼仪这一行。我就是非常不喜欢的,尤其碰着实在看不顺眼的顾客却依然要故作镇静笑脸相迎的时候。虽然我自认为我的性情里有活泼开朗的一面,但我的这种性情在那种太过喧闹嘈杂的环境里却怎么也出不来。也许不喜欢这行的最重要原因,只是因为这种靠着吃青春饭的工作,会让我们对迟暮的感觉更为敏锐而感觉身心会提前走向衰老。“上帝最终会把每个人的美貌都带走,只有内在才是永恒的东西。”——这些道理我们谁都明白,可怎样提高自己的内在,来变成自己的一项营生,却是当时很长时间一直困惑着我们的问题。

  那段岁月,非我的荣光,也非我的愧怍。而多年以后的今天,当重新来温故那段身为礼仪小姐的日子,才觉得的曾经每一幕平淡的往事都那么值得珍惜和回味。因为,不管苦与乐,那毕竟是属于我生命的岁月,属于我青春的岁月。而我,再也回不到那段没法续添也没法抹去的岁月!


  • 游客

    评论于:2012-09-25 20:30:02

          来学习下,也看看美鸿,还是这样严于律己,美德难得。张有第

  • 覃可

    评论于:2012-09-26 13:53:45

          礼仪小姐,属于岁月的往事走过去了,而中秋又到,祝快乐!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与子同裳

    下一篇:好命的人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