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写嵩县】赵静端诗文一组

赵静端
2012-09-24 08:51   分类:现代诗   阅读:1353    作者文集
  木札岭一组
  文/赵静端
  
  1、立秋的木札岭
  
  立秋之后,那座山有些空明和澄澈
  一如我人到中年,疏落和飘萧的心境
  可以借一片落叶,化云化鹤
  化于无形或有形
  
  我明明知道,你已经不在那座山上
  不在白云深处。而我们背上的行囊
  为什么有时比这座山还要重?
  有时,比弥漫的雾还要无所依据?
  
  2、九道幢的水线
  
  拾阶而上,水线的影子里
  分明有你彼时的笑意,盈盈如花
  密林间,偶尔滴下的阳光不很分明
  也不能照亮,每一个斑驳的梦
  
  路上,那些清晰或模糊的身影
  迤俪开来,我看见
  有人闲庭信步,有人步履匆匆
  空山不见人,是多年以前
  那首诗里有关一幅水墨画的写真
  
  3、岭上多白云
  
  先于满谷奔腾的云,抵达那个山头
  对面的蜃楼、海市隐隐约约
  随风,掩盖了所有的真相
  那时只有自己,知道置身于混沌之中
  置身于不能大白于天下的真相之内
  
  你看不见我想你,我所有的思念
  都可以在白云深处肆意妄为,肆意
  和飘渺的水雾,难解难分
  黛色的山就在对面,只是此刻
  我同样,看不见那山是不是妩媚
  是不是,情与貌略相似?
  
  4、修道的云台
  
  云开、雾散,我依然衣冠楚楚
  只是风拂过的那排松树衣衫不整
  这是下午,等一颗星灿烂为时尚早
  拂一拂满山的苍翠,把那山那树
  还有那星星的华发,抛在背后
  
  我可以重新回来,重新踏进这座山
  在多年以后。那时的秋雨
  会不会从各个方向落下?会不会
  点点滴滴,还是离人泪?
  那个秋天不能对你视而不见,我
  不能对你见而不视。独坐小亭
  泪水,突然涌出
  
  5、禅意的松林
  
  那座山不过来,那么
  现在我过去。绕道或迂回
  我的脚步和你远方的呼吸,一样契合
  一样绝尘。秋意萧瑟的岭上
  我不会用隔季的山花,去千寻
  你身体某处的夜色和细雨
  
  你留给我的低语,余温尤在
  那阙无字的小令里,我试图重回
  你和羞走或倚门嗅梅的院落
  那时月满西楼,那时你眉目如画
  再多描几个字,你和我便更接近一场邂逅
  更接近一床白露或者一场急于融化的积雪
  
  6、失忆的官帽峰
  
  关于官帽峰,有人一笑而过
  比如那些布衣、闲云野鹤、空旷的风
  有人虔诚地捻香、叩首,给那官帽模样的山峰
  以顶礼膜拜,然后向无中生有的神灵
  献上香火钱。比如那些想鸡犬升天
  或者平步青云的凡夫俗子
  对面的山峰不言不语,并没有点头
  为谁许下一个诺言
  
  功德箱里的功德,有道貌岸然的
  有衣冠禽兽的,更有茹毛饮血的
  弱肉强食的法则,在佛界同样畅通无阻
  我带不走一片云,那片云同样带不走我的梦
  在神祉前脱胎换骨的,只能是
  闭着眼夜观天相的木鱼和磬声
  
  二、深秋------白河千年银杏林
  
  从一场秋雨起身,或前或后的交错
  像低飞的梦或蝴蝶。秋山深处
  并排的童谣,渐渐隐于雨中
  空山不见人,那片千年的杏林
  是否还欠这座山,一片金色的澄明?
  
  冷风、雨丝,牵一把虚无的秋色
  有些消瘦和微凉,不经意染上你的眉目
  银杏树下,立满了你沾雨的身影
  撑一把碎花伞,千雨千影
  籍飘零的红叶,一一靠近
  
  一天和一生,是多么短暂和无法比照
  借湿漉漉的年轮来说明前路
  是不是有些抽象?有些像在镜子里
  堆放一些虚妄的云烟?黄叶和落叶
  一生和一天,终究要被秋天掩埋
  
  请允许龙池曼的水,以弱水的姿势
  打开一瓣唇语,且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满树满树的银杏,用一年的光阴
  述说千年间,一棵树最最湿润的部分
  以及你最最美丽的简影
  
  一带远山如画,多年以后,我必将
  与一片落叶,飘进你打开的那本书里
  你必将在某个夜,放飞一双隔世的蝴蝶
  双飞的路上,凭你的小手修剪前世未了的相思
  以及醉倒在水湄的前缘
  
  捡一些零落的银杏吧,在这个满秋
  我不忍弄痛一地的黄叶,不忍弄痛
  一阵秋风的心事,当相思相望的季节
  渐渐细瘦成那条青石小径,银杏林的深深处
  那些被称做如雪的眸子,无怨无悔
  
  那些被称做如雪的眸子,无悔无怨。
  
  三、渺渺--记白河云岩寺二千年银杏林
  
  西风凋尽黄叶,枝头
  累累的银杏,肆意挥霍
  千年前种下的梦,我
  只是千年来,你大寐里
  一粒微尘
  
  濡湿的年轮里
  盘根错节的往事,完美无缺
  时光,一寸寸
  楔入那片银杏树的记忆,楔入
  如画的江山
  
  说起那棵树的更年期
  还为时过早,年年的硕果
  风雨无阻。我看见
  一个又一个朝代,在一枚黄叶里
  黯然转身,云散
  
  你轻易,就泄露了我
  浮生的无奈,包括
  和谁,约定来生的秘密
  环抱一棵树,你与我
  恍若隔世
  
  你指尖渗出的标注,同样
  绝色倾城。回望秋天
  凭一句金黄黄的话
  有人愿意,立尽三生
  成一座山或一棵树
  2011.10.31
  
  四、嶝嶝峡记
  
  嶝嶝峡者,青沟湖下游之幽峡也,辖守洛阳嵩县大坪乡之地。是年秋月秋日,余携妻儿同腾刚兄,罗飞,俊庭,利智诸君结伴探游,感之颇深,以言记之。
  嶝嶝峡之名者,出之明月居士之手也,是日,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居士陪诸君至青沟湖畔,因政务抽身而返,吾等犹若散星撒落,沿峡而下,初两岸土石杂陈,峡中浅水时隐时现,目之所及,近景远景皆无所异,遂意兴索然。方行三五里,山势渐崔嵬错裂,夹峙开合,峡底逼仄,阴风欺人。河水随横斜小谷渗出,流势渐阔,水声亦清冽,如琴如箫,幽幽然远可闻也。
  及之中程,景色与初涉之时殊异也,河岸青石耸立,若狮,若虎,犬牙交错,几无下脚之地,同行者,皆若猿行,或舒臂攀援绝壁,或涉水滑入浅滩,斗折如龙如蛇。峡之风貌移步迥异,开阔处,日影朗朗,恍恍然水光接天;窄合处,寸光难透,森森然在昼犹昏。胆壮者,恃强而进;胆弱者,怯疑缩步。
  前行复三二里,河水劈石如刃,中空而崖立千尺,水声崆怨,众皆毛骨悚然。缩首仰探,窥得一天如线,光影斑驳而下,或虚之或实之,虚实交错,磕仞而四散,坠入幽水,霰光飘渺,不可捉摸,亦不可入镜矣。
  复前行,妻儿皆有倦怠之意,而游兴方酣,故不辞所累,随众迤逦而行,忽中流有柱兀然耸瑟,小瀑叠翠泻出,瀑下,溪中复垒石若方尺之台,仅容一人居,儿怡航盘膝石台,溪水分身而出,做八风不动状,口中似念念有词,呼父为之拍照纪之,神态之安然,一如溪水之纯净无埃矣。概因少年不更世事,故面目间无忧无惧,淡然之天质也。
  复遇一石瓮,其势其形皆类摇椅也,妻文丽斜卧其中,云间日影侧洒,双腮微彩,略呈冰雪之肤矣。闭目微憩,若神若仙,自在至极也。丽起身力请诸君,诸君皆入瓮做逍遥状也。
  峡深,河床之上皆青石罗列,盘卧如龙如兽者难以数计,驻足细识,凡远古水线之下,经流水冲刷者,或凹或凸皆圆滑无角,启掌抚之或赤足踩之,曲线之舒美熨贴入微。水线之上,石皆棱角如刃也,稍稍分心触之,必无意而遭切肤之痛矣。此中凹凸棱角,不知积淀几亿兆光阴,遭几许坎坷方打磨此形,水滴石穿不足以修辞矣。吾等未见当初其惨烈之苦,今仅识其圆润之质,非岂以偏概全之管见耶?峡石若此,回溯浮生,人亦如此也,年少者,若水线之上青石,血气方炽,言行无忌无意而伤人累累者,众矣。盖未经打磨,不谙世事而骄横不自觉。比及中年,类若峡中浸水之石也,经世事坎坷消磨,行事为人皆通透圆润,内敛而不张扬,事事时时与人为善,形具之韬光不言而自言,不明而自明矣。
  缘溪左转右兜,遽然随水踏一绝崖,探视高约丈余,下积水盈尺,清澈可见底,前行无路,唯崖侧有积沙若掌,可容双足栖落,罗飞君挪身闪下,吾等复系绳垂相机垂落,余正欲效罗飞而下,其急呼曰:“等吾开机采景。”余遂振翅做飞翔状凌空飘落,俊庭,利智皆如法效之。回视相机所拍,皆神功盖世也,身段若游侠凌空者,若平沙落雁者,若大漠孤烟者。表情或闭目做拚却一生状,或咬牙做苦不堪忍状,或收眉做一了百了状,神态之夸张无以复加。观者忍俊不禁,无不莞尔。有蹒跚若腾刚兄及文丽者,复寻崎岖之径,蹬蹬背山绕行。
  出此狭境,峡渐开阔如谷,路亦缓可安步,夕阳复照,两山缓缓落矮,回视溪中,悠忽秋蟹成行,久居幽谷,怡然之态,不知避人也。此中境致,盖类陶公之桃花之源矣。复前行,忘路之远近,忽两岸树渐参差,炊烟亦飘忽而起,知近人村矣,前行未几,果然。
  回计来时之行,自午逾申,概三二十里矣,行者神气皆为沿线涉水成趣,涉目成景所夺,故未觉之累。返目回视,不虚此行也。吾儿怡航者,年仅十龄,跋涉幽峡而未闻其言苦,个性使然也。复忆八龄之时,随余初探飞花谷,彼山也,杂树纵生,壁俏巍峨,立幢千尺,所经之处多打绳攀崖而上,如此险峻之势,怡航全程往返者有二,其脚力心性之坚韧,超乎余念矣。后凡有磨心志之行,初不忍携之苦之,子必忿忿,跃跃追行,故往往携行矣。
  夫天下之景,或造化钟神秀,或阴阳割昏晓,或鬼爷神功,或巧夺天工,大大小小皆有可赏之处,高高低低皆有精妙之所。故纵揽天下三山五岳之风范者,未若小家碧玉之清秀怡人也。拭目天下,小峡小谷有羚羊挂角之质者不计其数,游之探之亦美不胜收,妙不可言也。
  夫天下之友亦同理也,友者,或春风得意,或高山流水,或阳春白雪,或落魄江湖,其人其性皆有可取可爱之处。高者顺者,不必低匐顺之仰之鼻息;低者逆者,亦不必狗眼看人,嗤之以鼻也。待人处事有礼有节者,方为上乘之品也。凡众生者,小有小才,大有大才,等而视之交之,皆有所得也。
  嶝嶝归来,临屏不知所言!
  
  五、细语漫游天池山
  
  花期如潮的三月已经过去,花儿退潮般空蒙而去.又到了花期如汐的五一,空气中传说了千年的杏花雨,早已在梦中沾衣欲湿.在朋友的张罗安排下,结伴前往天池山游玩,路上,空气中弥漫着桐花的蜜意,甜丝丝的空气,在一点也不张狂的清淡中扑鼻而来,任你屏住呼吸,也躲不掉这村落边桐花的淡香。人间四月芳菲尽,是呀,人们都来山中寻找这初始盛开的山寺桃花.山路蜿蜒迤逦而去,直逼大山深处,快到山门时,眼前横卧着一座大山,同行的人都有点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可峰回路转,车刚拐过一个弯,眼前便豁然开朗,直抵山门。
  走在二郎沟的清石上,遇见疏疏落落的山桃花或杏花,简单的花形及色彩,铺张着平凡的美丽,站在树下,粗砺的花枝和娇嫩的花瓣搅的心也变得感慨起来,偶有桃花在小溪里清冷的随波而去,一如我们逝去的光阴,流走的华年,溪水中没能留下任何的痕迹,亦如苏东坡所言的“事如春梦了无痕”。是呀,当你稚嫩的脸走过少年走过青年,眼睛中明亮而清澈的欢喜日渐变的混浊而忧郁时,人生便开始了一场或华丽或落寞的戏,无论如何,你都别无选择,你都要坚韧的唱下去。
  在这远离暄嚣的山上,树木张扬的葱绿起来,在恬静中凸显出生命的活力。阳光很明亮,暖暖的隔着树叶折落下来洒在身上,像父母温和的眼神,从小到大,一直默默在自己身后照顾自己,一直不曾离开。山涧的流水很清,可以看见水底游鱼碎石,悠哉游哉的小鱼则和我们的童年那样自在无拘。
  山林间杂生长着油绿油绿的龙柏芽树,树上那白色的碎花成片成海的夺人目光.很普通的花朵,满山遍野地开在一处便有了一种华丽和张狂,淡淡的香气很是霸道,散落在空气中,漫山都是,养眼且怡神。仔细想想,其实所有的人不一样是花树吗?无论男人女人,守侯着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为了关爱或被关爱,为了把生活改善的更美好而尽力的盛开,尽力的奋斗着,尽力光鲜着自己,尽力的奔波着自己,尽力的展示着自己的价值。
  四周很多很多外地的游人,休闲的衣着背着休闲的背包,用漫不经心的眼光审视异地的风景,和大多数游客一样,我的思绪和沉思也带着漫不经心的味道,一步步的到了山顶,看,是飞来石了,是公心峰了,眼前的游人,或惊喜,或惊叹,或站在绝顶长啸,或眺首远望,游客脸上那千山万水外的倦意被造化的精妙涤荡一空.看,飞来石横看面岭,侧看则象金蟾望月,转过飞石西北面,回望过去,飞来石下的山岩则酷似毛主席他老人家在那安祥的休息,而飞来石压在他的胸上,传说是他老人家的一块心病。绕到飞来石边上,西南遥遥相对应的是公心峰,郁郁葱葱的山林中,有几片不毛之地,而这不毛之地,天然造化构成“公心”二个字的行草,此山此景,你不得不感叹造化的恩宠,绝妙的寓意。
  回头在玉女溪的路上,见到几棵长在岩石上的松树,它们的盘根错节,顽强的扎根在无所谓有缝的岩石上,任你是谁,这一刻你会为生命的坚韧而感动,而我要说的问题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根的和谐,那么狭小的石缝,那么多根挤在一块,它们没有谁伤害了谁,也没有谁挤的别的树根无立锥之地,它们友好的,谦让的相互缠绕在一块,休戚与共,生生相息的生长。由此,我想到了人,想到了我们,想到了夫妻,生活总是艰辛的,每个人都不容易,我们不断承受着生活压力,不断来临的苦难像一把把嵌制人生的锁,而这锁,唯有相互的关爱相互的帮助才能开启。夫妻也一样,我把你锁在心里,你也是我此生唯一的钥匙。我们的生活有着太多的厚重和无奈。我们在时光里穿行,平淡细碎的寻常百姓生活,有争执、斗口、吵架,有分歧,甚至走错方向......这些都在所难免,但我们为什么要相互掷气一分高下呢?我们为什么不象这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相互谦让,相互包容,相互依靠,相互体恤呢?为什么不甘守平淡呢?你要明白,酒再淳、再浓,再刺激,但人这一生喝的酒永远没有,远远没有你喝的水多,水之于感觉是平淡的,水之于生命本身是绝对的组成部分,我们可以拒绝酒却不能拒绝水,婚姻也一样,生活也一样,无论它如何平淡,也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真水无香,婚姻和生命本身也是经不起跌宕起伏的。爱情,必定是从激情到平淡的过程,经过激情之后已不再是单纯的感情,它变成一种亲情,一种习惯,一种依靠,一种跋涉千里之后的深度相知,一种如水一样本质的内容,我们走过万水千山,走过时光漫漫,你是我永远的伴侣,是我的另一半,如同我生命里最自然的呼吸一样,虽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却也一刻不能离弃。我们因为相知才能坚守住曾经拥有或正在拥有的蓝天。我们早已将彼此的生命融合成为一杯纯净的水,它值得我们相约着一起慢慢饮用,慢慢喝下,慢慢的滋润着我们的生命和生活,让彼此的生命像树根一样绵缠在一块,相扶相搀,忧患与共,直到双双漫步夕阳中。
  夕阳在山,林影散乱,人影散乱,缓步下山,山上的林林总总,人生的的林林总总,我把它们认真的记录下来,文字里那或看破红尘或倦恋红尘的忧伤的和清婉,虽不能醉人,却可以自醉,可以自己悠然体味,可以在秦砖汉瓦的脉络里,在唐诗宋词的碧波里,游弋着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文字。

上一篇:秋空

下一篇:《还魂》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