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人家

王海洋
2012-10-15 21:12 分类:情思  阅读:1123  作者文集
  故乡伏牛山深处的农家人,世代散居在大山的沟沟峁峁、圪圪垯垯、岭岭岔岔。仿佛一棵老树,农家人的房舍就像稀稀落落的野果,结在老树随意伸出的虬枝斜茎上,或者说更像一个个鸟巢镶嵌在老树的枝丫间。
  一切自然极了,或许自远古至今都是这样,山里人日出而作,日没而息,春耕夏种,秋收冬藏,面朝贫瘠的黄土,背朝瓦蓝的云天,耕耘稼穑顺应农时,丰收歉收听天由命,没有牢骚,没有埋怨,唯有一腔对土地无限的忠诚。
  巍巍群山,绵延东西几里,横亘南北几重?山里人说不清楚,似乎也永远说不清楚。因为在山里住了一辈子,他们也永远没能走出大山的包围。不过,山也许很老很老了,老得像一个隔世的传说,因为凭记忆,父辈们就一代代生活在它纵横交织的皱纹里,苍老凄苦的愁绪中。
  《桃花源记》中桃源人“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那确是与世隔绝久了。故乡的农家人却知道“今夕何夕”,“今夕是何年”。一天疲惫的劳作之余,来不及换下带着泥巴的衣衫,来不及洗涮污浊的双手,他们就一屁股蹲下来,急于从电视中偷窥一下外面七彩的世界,感知一下时代发展的脉络。但随着咔嚓一声关掉电视的那一瞬间,也便关掉了外界的喧嚣和浮华,诱惑与迷乱,眼前的世界依然是山的嵯峨,林的丛茂,天的湛蓝,云的洁白,鸟声悦耳,清新如歌。
  山里的农家人不太相信电视里充斥视听的城里人现代生活的奢侈画面,纵使相信,也常感这分明与己无关,此生与此福无缘。毫无哪怕是丝毫的嫉妒,毫无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羡慕,之后他们便又自然地本能地投入了自己的劳作。砍柴烧饭,喂猪养鸡,割草放牛,耙土种菜,担水浇花……他们习惯了大山的静谧,习惯了辛苦的忙碌,习惯了四季的操劳,习惯了清心寡欲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奢望,没有过多的追求。
  其实,你要叫山里的农家人一天不劳作,那简直就是对他最严厉的惩罚,他们真的受不了。天苍苍,野茫茫,悠悠岁月,无垠时空,时间难捱,日子难熬,整日面对沉寂的土地,无语的大山,缄默的蓝天,仿佛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农家人一时心里闷得慌,空空落落,百无聊赖,不是滋味,他们分明咀嚼出了日子里蕴含的淡淡的苦涩,还有啃噬心灵的深深的孤独和寂寞。在他们看来,排遣心灵空虚的最好方法也许就是劳作,终日劳作,不停的劳作。一年四季,风里雨里,日月反复,老牛拉磨式的永不停息地劳作。
  碧瓦土墙,主房三间,厢房各两间,这是山里农家一家人一生相依为命的老窝。院落大多没有院墙,院墙是用来防贼的,他们认为自己家里从来没有令贼觊觎的值钱东西,因此何须院墙?再说门前的大山如天然的屏障岿然屹立,不就是自家的院墙吗?一年四季,春花夏阴,秋叶冬雪,伫立屋门,一切美景可尽收眼底,这不比人造的院墙、人为的障碍更具诗情画意和美学价值吗?这是他们的生活逻辑。
  走进院落,一只温顺的小狗俯首帖耳地卧在慈祥的主人面前,一只乖巧的花猫恬静地倚在主人的怀抱;妇人们围着布巾端着葫芦瓢,撒些秕谷饲喂鸡鸭;沧桑的木门上张贴的对联已经风化变色,残缺不全;斑驳的泥墙上这儿挂着一串火红的辣椒,那儿挂着几串黄橙橙的玉米棒子,还有这儿挂一个破烂的箩筐,那儿挂一个陈旧的竹筛,不远处的麦场上高高地隆起一个浑圆的麦秸垛,这是一幅生动的农家人生活的风俗画。
  山里的农家人居住分散,交通不便,山高路陡,他们似乎也不太喜欢来往,就这样独家独户在野山老林中清静无忧地过日子,大有“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意味。
  每当走进大山,你需翻山越岭,穿林过涧,从茂林修竹深处去寻找农舍,由鸡鸣狗吠处去寻觅农家,你每每会被山林中那静谧的气氛所感染和震撼。此时,你疑心一家农户仿佛一个寺庙,一座古刹,它被神秘的气息笼罩,它分明扎根现实,却又仿佛结庐仙境,虚无缥缈,引人怀着一种无比肃穆庄严的神情和虔诚的心灵去访谒朝拜。
  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直至最终与脚下的土地融为一体。山里父老把子女养大了,放飞了,而自己却始终不愿离开自己生命的窝巢。走进大山深处,你常常看到的是一对对花甲夫妇、古稀男女、耄耋老人独守老巢的景象,纵然外面的世界热闹繁华,但他们依然选择留下,唯一能温暖心灵的就是不时对山外或远方儿女的深情的惦念和牵挂。当然也有儿女守在身边的,自然是一家老小其乐融融,享尽淳朴原始的天伦之乐。
  山里的农家人相信宿命,他们能坦然面对自己清苦的一生和生老病死。他们知天命,知道旦夕祸福,富贵云烟,寿夭难测,虽然总结不出“在自己的哭声中出生,在别人的哭声中死去”这样的哲理,但他们看淡生死,也能很自然地在谈笑中谈论生死。于是当年近六旬,无论健康或多病,在为生前最简单的生活蜜蜂采蜜般忙碌奔波的同时,他们也开始为身后事做着周密精心的准备。做好棺材,买全寿衣,选好死后上好风水的葬身之地,才算了却了一桩心愿。当然,从此他们并不等待死亡,也不消极地悲观度日,此后,还是一如既往地日出而作,日没而息,地里家里,风雨无阻,为自己为儿孙辛勤劳作,含辛茹苦,一日不止,一刻不息。
  沧海桑田,岁月如白驹过隙,农家人就这样过着寡淡的日子,被世人遗忘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清清静静,悠然淡然,泰然坦然,以祖祖辈辈永不变更的心态和方式。
  走出故乡多年,我已有了自己崭新的生活,但黄土地上父辈生活的影像依然时时清晰地在我脑海闪烁,父辈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依然潮水般在我的血液中咆哮奔腾,父辈生活中的那份恬静悠然永远令我沦落在红尘中的心灵深情地向往和眷恋。
  身处市井喧嚣,我却一直魂牵梦萦,难忘大山,难忘生我养我的土地,难忘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似乎有一种声音一直在深情地召唤我回去,其实我未曾违背与故乡无言的约定,我经常回去,一次次回去,亲吻我生命的热土,重温我儿时的旧梦。这一切也许都与所谓的宿命有关吧,因为我根在大山,我是大山的儿子,我曾是地地道道的农家人,在我身上永远流淌着大山的血液,我与大山血脉相连,休戚相关,心心共鸣!
  • 伊水浪客

    评论于:2012-10-16 05:52:32

          这篇文章我顶了!实实在在的讲到了我的心坎上,曾经在小的时候随父亲回到老家,那里的境况就是你形容的模样,但很让我迷恋,如今还在狂想,那里的净土,是我魂归的地方!

  • 伊水浪客

    评论于:2012-10-16 05:52:33

          这篇文章我顶了!实实在在的讲到了我的心坎上,曾经在小的时候随父亲回到老家,那里的境况就是你形容的模样,但很让我迷恋,如今还在狂想,那里的净土,是我魂归的地方!

  • 赵静端

    评论于:2012-10-16 10:50:53

          写的很不错,继续努力

  • 游客

    评论于:2012-10-17 10:09:06

           野径就荒溪伴花, 只闻犬吠不见家; 林间一缕炊烟起, 山菜为食竹烹茶; 屋后老树生木耳, 房前小圃种天麻; 新月窥人云闭窗, 一觉梦醒露湿纱。

  • 王华强

    评论于:2012-10-17 10:14:09

          野径就荒溪伴花,只闻犬吠不见家;林间一缕炊烟起,山菜为食竹烹茶;屋后老树生木耳,房前小圃种天麻;新月窥人云闭窗,一觉梦醒露湿纱。

  • 杨兵雷

    评论于:2012-10-18 12:29:21

          好

  • 杨兵雷

    评论于:2012-10-18 12:29:22

          好

  • 游客

    评论于:2012-10-20 07:58:07

          你要叫山里的农家人一天不劳作,那简直就是对他最严厉的惩罚,他们真的受不了。劳动创造了生活,创造了美!写的真好。李白粉

  • 覃可

    评论于:2012-10-21 14:38:44

          徐徐道来,一副淳朴的画卷。写出了伏牛山深处农家人的勤劳、坚韧和恬静以及岁月的沧桑,流淌着对故土的眷恋之情和生命之美。欣赏。学习。


  • 共9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吧

    下一篇:【随手写嵩县】石婆山记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