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膏风波

何美鸿
2012-10-17 16:23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046  作者文集

  “导购员小姐,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看一下,这个牌子的膏霜性能怎么样?”

  身在商场,每天都要听到顾客这样相同的提问。

  有时候,我觉得那些顾客显得无知得可爱,其实鬼知道那款牌子的膏霜性能究竟怎么样!这里的导购员小姐中大部分和我一样,并不会敬业到为了熟悉它的性能而特地用自己的脸来轮番做试验。有时慷慨的厂家老板也会给这些导购小姐一些试用品,好让她们帮助推销,可商场里陈列在货架上的琳琅满目的护肤品早让我产生了审美疲劳。

  把话扯远了,我是说,每天面对这些顾客雷同的提问,情绪好时,我会把标在护肤产品外包装的说明像背书一样机械地说上一遍:“嗯,这款产品性能很好,它是采用天然芦荟提炼而成,质量通过了ISO9001国际体系认证……”遇上情绪不好,我爱理不理地说:“包装上有说明,自己看吧。”还好,至今我还没因这句话被顾客投诉过。这些顾客和我一样,大都是些处在社会较低层的普通百姓,不会因我的冷淡感觉面子上过不去。

  可是那次,我倒是热情接待了一位顾客。在人头攒动的商场里,那位站在货架前认真地看着产品说明书的年轻男孩让我眼前为之一亮。是的,每天这样来来往往的顾客不计其数,还没见过这么帅气超俗的男生。我主动走了过去,轻柔的声音说:“你好,需要哪款产品?”我注意到他的头发有点自然卷,不曲不直,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自然卷。

  “哦,我想买支唇膏送给我的一位女同学,不知道选哪款好。”他说。他的手里已经拿了一支名为“曼秀雷敦”的唇膏。

  “你真有眼光。你手上拿的这款就不错,女孩子好多都选这种的。”我抛掉先前的机械语言,边用手比划着边声情并茂地说,“看,它的外形包装小巧而别致,可以随身携带,而且相比其他品牌,它的价钱也挺适中。你知道你那位女同学喜欢什么颜色和香味的吗?”

  他低头想了想,回答说:“嗯,好像她说过喜欢蓝色——有草莓味的吗?她喜欢吃草莓。”

  “哦,这里有一款蓝色,”我从货架上挑出一款“天娜”牌果冻型唇膏,“可惜它是桔橙味道的。”

  然后我又挑出一款草莓味,“这款是她喜欢的味道,可惜是红色的。”我作出一个惋惜的表情。

  他看看我,说:“要不我两款都要了吧。”

  他的决定让我钦佩他对于那位女同学的真诚。我暗想:这个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孩很可能早恋了。

  然后我接着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使用这种果冻唇膏时要如何小心旋开,不能旋出太多,如何在使用完毕后小心收藏。最后我告诉他拆开之后如发现有质量问题可拿回来调换。

  他不住地点头应着:“好的,我知道,谢谢。” 然后他指指前面的收银台说:“是在那边付款吗?”我点点头,看着他朝收银台走去,心想,倘若我能像对待这个男孩一样对待其他顾客,那我每个月末也不止拿一点低微的提成了。

  “导购员小姐,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看一下,这个牌子的膏霜性能怎么样?”

  我的目光还没来得及从那走远的男孩身上移开,又一顾客接着喊起来了。

  我恢复了的机械介绍还没讲到一半,我忽然瞟到不远处一个洗发水地堆的角落里有张被撕开取走了产品的包装纸。

  凭着职业的敏感,我很快意识到,那包装纸里的东西可能被盗了。我走了过去,把那撕开的包装纸捡起来,不禁吓了一大跳,居然就是那两支唇膏的包装纸!包装纸上是印有条形码的,收银台凭条形码才能刷出该产品的价钱。也就是说,那男孩是不能把那两支唇膏买出去的。

  我在商场楼上楼下到处找了一遍,都不见那个卷发男孩的身影,最后赶到收银台时,我看见那个男孩正被商场门口的保安揪着,只听那个保安同事怒气汹汹地晃着两支唇膏呵斥道:“说,这东西哪来的,付了款没有?”

  说实话,商场保安抓到偷产品的窃贼,我看过已不止一两回了。可这回,我心里委实有些难以接受。怎么可能呢?这么个英俊男孩,居然会是小偷?

  在刹那间我就在心里做出了个要帮助这个卷发男孩的决定。我疾步走回到挂有唇膏的货架前,迅速找出先前介绍给那男生的相同款型的两支唇膏,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钱到收银台付款,取好小票后,我发现那男孩已被保安拽进了商场部的审讯室。

  绕过员工通道到达审讯室门口时,那男孩正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我打断保安的“把你家长电话告诉我们”,大声说:“我有件事要解释一下。”

  熟悉的保安换成一张和颜悦色的面孔:“什么事?”

  “是这样,”我走到手足无措的卷发男孩面前,亮出我手上的小票说,“这是你的小票忘拿了。”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暗示他能明白。我能感觉到的,这卷发男孩有些微微地吃惊。

  然后我马上对保安说:“你们可能误会他了,他买了单的。就在9号收银台。”

  其实说这些话时我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从那男孩被逮和我替他买单这之间有个几分钟的时间差,我怕被保安察觉出来。

  “你能确保是他而不是别人买的吗?”保安从男孩手里拿过小票看了看,“那我们去电脑查一下库存再来确认。”

  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这两款唇膏库存数量没有损失,且这两款唇膏今天已显示了出售。我把小票交到卷发男生手里,说:“你没事了。”

  那男孩接过小票,瞟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走了。

  保安对我说:“他鬼鬼祟祟的样子才引起我们的怀疑。”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我照例每天站在商场里那熟悉的货架前,应对着我并无多少兴趣的导购工作。

  大约过了半个月左右,有一天,我正清点着货架上的某个产品,忽然有人轻轻在我背后拍了我一下。我回过头,竟是那个卷发男孩。

  “姐姐!”他居然这样叫了我一句。我想我至少要大他七八岁的,他这样一喊仿佛就把我与他之间的距离缩小了。

  “哦!是你?”我惊讶地说。

  他左右看了看,然后很轻的声音说:“谢谢你那天给我解围。”

  我淡淡地笑了笑。尽管,我并不能明白那两支唇膏到底怎么回事。

  他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我把钱还给你。”

  “哦,不用了。”我连忙说。他的感谢已让我很受用了。并且我对之前对他冒出来的猜疑感到有些愧怍。

  “你天天在这里上班吗?”他说。

  “是的。”我说。

  他接着问了些我零零碎碎的问题:几点上班,几点下班,住在哪里,喜不喜欢这里的工作等等。我觉得和这个男孩说话是一种享受,不禁为那天能帮助他而感到庆幸。

  最后他说:“我想再买支唇膏,行吗?”

  “当然!”我说。通过这么几句简短的聊天,我已深信这个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男孩决然不会是个小偷。那天定是场误会,尽管他并没有向我解释。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种唇膏呢?”他问我。

  “我喜欢这款。”我指指货架上的一款“妮维娅”牌唇膏说,“可惜太贵,我舍不得买。”

  “那我就要这款。”他把唇膏拿到手上的时候,很郑重地问了我一句:“你放心我吗?”

  我倒反被他这话弄得不好意思。

  “那我走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似乎很仔细地看了看我衣服上的工号牌。

  十分钟左右,一名同事交一个存包牌到我手里:“有个卷发男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我感到有些疑惑。下班后,我拿着存包牌来到前台。我看到了一个小塑料袋里的“妮维娅”牌唇膏。

  再次见到他时,是在一年后。那天我下班刚走出商场门口,忽然看见外边一名中年妇女正揪着一个男孩。他的好看但显得有些凌乱的卷发让我立即就认出了是他。我看见那妇女从他身上搜出一个钱包,愤怒地骂道:“这是什么?你这可恶的小偷!下次被我发现,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去!”

  那妇女松手放开他的时候,他用不屑的神情扫一眼围观的人群,然后径自走开了!

  我怀着一种五味杂陈的心情回到家,然后找到那支已用完仅剩了空管的唇膏。我不知道它对我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我是否可以相信,就算有那么一种巧合,他的手也定然不会伸进我的口袋。


  • 心情城市

    评论于:2012-10-18 17:27:55

          看到结尾,心里很酸涩!

  • 游客

    评论于:2012-10-18 17:49:25

          人性,人心?!

  • 覃可

    评论于:2012-10-21 19:43:32

          是啊。还以为他“变好”了呢。结尾不是味道。。。呵呵。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也许,与爱无关

    下一篇:不一样的出轨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