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与爱无关

何美鸿
2012-10-26 10:17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212  作者文集

  一  三点十七分十三秒的时候,她正穿越在那条街的十字路口。  事实上,她并不能把那个时间精确到用秒来计数。但之后的日子,每回味起十字路口的那个瞬间,浮现在她脑海里的就是那样一个概念。  那其实是条偏僻的街,即使白天路上也鲜见人往来。她身着一袭黑色风衣,像幽灵般走向那条街的十字路口。那个路口没有红绿灯,也没有斑马线。  远远地,那个男孩的辆摩托车呼啸着驰来。她明明看见他从后面快开过去了的,却不知怎么,她风衣的后摆竟被他摩托车前面的挡泥板给挂住了。她打了个趔趄,他来了个紧急刹车。  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在各自穿越无警示标志的岔路口时,他们撞上了。  生命的某种失序,常常就在恰巧的一瞬间。  “你没事吧?”一个戴着头盔的充满阳光的高大男孩。嘴角的笑意慑人心魄。她怔了一下,脑海里闪现起电视里的某个影视明星。  因为还戴着太阳镜,她并不能辨认出他真实的样貌。她想象他摘下太阳镜的样子,一定酷极。  “我有事得先离开,你可以联系我。”见她安然无恙,男孩递给她一张印有他的姓名,职务,手机号和公司地址的名片。  “大伟。”她望着他匆匆的背影,轻轻地念了一声名片上的那个名字。  二  接下来,或许你可能猜想她和他之间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她的的确确希望在自己身上发现有点小小的擦伤。她仔仔细细检查了风衣的后摆,却连个小小的印痕都找不到。  其实,所谓的故事,真正只有在电影和戏剧里,还有浪漫多情人的臆想里才发生。大部分人生命里的大部分时光,都逃不掉如潭水般的平淡与沉寂。  她不奢望什么。她内心里清楚,生命里的预料总是多于意外。  三  她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手拿着遥控不停地变换着电视的频道。最后,锁定在一则啤酒的广告画面上。  广告里的动感画面让她油然想起那天在路口遇见的那个男孩。若不是他递过来的那张名片,她想自己是否会疑心他就是画面里的那个男明星。  仿佛是在不知不觉里进行的,她拨下了他的号码。  她听出电话的那头有点喧嚣,但仿佛很快男孩就走到了安静的角落。  忘了首句的开场白。他们的闲聊一开始就在稀松随意里进行。她发觉男孩说话很风趣,她在电话里好几次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她问他多大了?男孩让她猜。因为他身材的魁梧高大,起初她以为他至少有二十七八岁了。她猜了好几遍。结果,他们都惊讶地发现,他居然小了她整八岁。  原来你还这么小。她说。  我喜欢跟比我大点的人交往,那些小女孩都不懂事。他装作很老成的样子告诉她。  结束电话前,他们已开始姐弟相称。并且,他们都敏锐地觉察到彼此间的相互吸引。她希望他们之间的这种吸引能超越外在。  四  仍是百无聊赖的日子。她感觉生命里的许多时候都似这般百无聊赖。她想起那个男孩。她想知道这个时候他在做着什么,于是她拨通了男孩的电话。  姐姐,你一人吗?在忙什么?他说。  没忙什么。她慵懒的口吻,说,你也一人吗?她听出那边很静。  男孩告诉她他在外地出差。因为工作,他得经常出差。  你很优秀,和你这么大的男孩,很多还都在靠父母养着呢。她感慨说。  嘿嘿,姐姐,你没情人陪着你吗?男孩调皮地转过话题。  哪来的情人啊。她淡淡笑着说。  让我做你的情人好不好?我是说真的。  男孩的机敏地觉察到了她内心的寂寞。  她在心里咯噔了一下,握着的手机差点从手中坠落。  五  那次的交谈仿佛为他们的故事打开了缺口,每一次,男孩热情似火的语言都足以将她灼烫。尽管,她极力克制着,那些于她几乎早已消逝的生命激情却仿佛重新复苏,遍布到心的每个角落。  他们后来的联系其实并不频繁,每次的交流也很简短,但这样的距离倒反加长了他们的交往。  她按着那张名片的地址,几回走到他上班地点的附近,然后远远地站定。她知道他就住在附近。有一回,她远远地看见一个高大男孩的背影,她看到他用摩托车载了一个可人的女孩离开。还有一回,她远远地看见那个女孩和另一个女孩吵了起来。  你来过我这里?男孩在电话里说。  是的。你的女朋友很漂亮。你们真的是对金童玉女呢。她说。她并不奇怪自己说这话时心里竟毫无半点醋意。  以后的路还长着,有没有结果都不知道。男孩说,我对她和对你的感觉是不同的。  呵呵,有两个女孩为你吵起来了。另一个是你的前女友吗?她说。  你知道了?呵呵,她们都不乖。只有你最乖,最会体贴。他说。  她淡淡地笑着,心想自己总不能在一个小那么多的男孩面前纵情。  他大胆地喊她宝贝。他说,如果时光能倒转十年,我娶的人一定是你。  她依旧淡淡地笑着,宽恕着男孩青春的恣肆与放浪。事实她在他面前,始终有种莫名的负罪感。她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引他堕入一种歧途。  那你爱我吗?她说。  爱是很伤人的东西。我们拥有的是彼此的感觉,这不足够了吗?  她才知道,很多事理,其实男孩比她看得更明白。  六  因为工作变动,男孩调去了另一座城。他告诉她,他很懊悔没有在有她的那座城留下来。他说,他会想办法来看她。  他的确又来过这座城,但因为匆忙,彼此并没有见到。  他总是很忙,他从来都很忙,她有些心疼他。她欣喜地看到他在忙碌中成长的同时,发现他也和自己一样地多愁善感。  我还是只做你的姐姐吧。她对他说。其实她说过很多回。  不。他说,为什么你要禁锢自己?  她其实并不是理性的人,她知道自己的激情若迸发出来并不亚于他,只是,她不敢也不能在他身上下赌注。  七  我恋爱了。她告诉他说。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电话联系了。  不许别人来爱你。你是我的。他装出一副霸道的样子说。他只是以为她在开玩笑。  他是谁?他比我好吗?当意识到她是认真的,他有点激怒。  你真在乎我吗?她说。  我当然在乎。你好好考虑清楚,好让我不陷入太深。他说。  很长一段时间,她没有再联系他。当再联系时,她刚从一段情感困境里大病初愈。  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他说,你过得好吗?  我很好。她说。她把他人抛给她的观点灌输给他:生命的美丽是多元的。我们只做姐弟好吗?  好的,姐。男孩这次非常地爽快:许多事我也想明白了。  再答应我一件事,好好待你女朋友,好吗?  我会好好待她的。他保证说。  八  我感冒了,咳嗽得好难受。他告诉她说。  最近总感觉自己老了,什么激情都没了。他告诉她说。  每次听到这些,她只会心一笑。  他们的交往在不温不火里继续着,只是,早已——或者——从来,就无关乎爱情。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人与人

    下一篇:唇膏风波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