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爱

何美鸿
2012-10-26 10:20   分类:情思   阅读:667    作者文集

  我想,一定是这样衰飒的秋日的天气,才让此刻的心随同着有了这样的萧瑟之感。我怅望着铅灰色的天空和铅灰色的高楼,心在忽然间被一种无声的凄清注满。

  人家说女人的心是水做的,一位朋友曾笑笑着对我说,你的心却一定是泪做的。我在想着这话的时候,我的面颊早已泪流如注。

  你没有见过我哭的样子。其实我也没见过自己哭的样子。我肯定不会在哭的时候去照镜子。我只是觉得心有些疼。我想这只是一时的情绪,待会就好了。别告诉我说要忍住。你知道我其实很任性。你看到的我从来都很任性。这任性缘于我的脆弱。你看到的我从来都如此脆弱。

  我的心有些疼,所以我哭了。我很想靠在你的肩头哭。可我只能想象自己靠在你的肩头哭。我不能指望你对我说安慰的话的,你原本智慧的的幽默到我这里全变成了木讷的沉默。

  不是你伤害了我。你是个好人,有一颗慈悲的佛心。我从来都不怀疑这一点。没有人来伤害我。我无端把心内的凄清归咎于这衰飒的天气,只是欺草木无语,苍穹无言。我明白自己的,我只是自己被自己弄伤了。我把心口那道爱的绳索勒得太紧,然后在泪光的映照中瞥见自己爱的印痕。

  我要爱,我要满满的爱,我要好多好多的爱。我记得有一个人,他对我说,他说我是个在爱潮里贪玩耍不知道危险的孩子;我记得有一个人,她对我说,她说爱是一种能力,你要好好呵护。

  我想是他们对我太宽容,或者是我对自己太宽纵?我的心其实是火柴盒上的磷片,一点点的温暖就会将它点燃。在爱里我是个心智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你看到我燃烧的热烈,你会以为我从没有遭逢过疼痛的危险。

  我相信爱。我从来都相信它的存在。他们说爱的无常,我想只是把它定义得太狭隘。我知道我永远不能试图去说服别人的。但我并没有自欺。爱是一种良善的品行,它存在每个人的心里。是的,每个人。你看到仿佛每个人都冷漠的面孔,但每张冷漠的面孔背后都有一颗热爱的心。无常的不是爱,只是变动不居的时光。是的,我所谓的爱是超越了激情的广义的爱。我给爱注入了更多的内容,所以它可以在我的生命里长盛不衰。

  你会觉得我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没有受过伤,其实这刻我的心仍在感着疼。这疼痛的伤口仿佛早已痊愈,其实它仍持着惊弓的余悸。是的,你从我的脆弱里能看见我的另一重韧性。为爱的百转千回,为爱的不知倦怠。我的记忆永在不断地过滤沉淀生命里的不快。所以,你不会来看到我永久的悲哀。

  是的,刚才我是觉得心有些疼。这只是一时的情绪,只是这样衰飒的秋日的天气,才让此刻的心随同着有了这样的萧瑟之感。你看我的泪早被这晚来的秋风吹干。绵绵的牵念将我的心盈满。是的,一种永恒的牵念,给你,给他,也给她,给生命中那些温暖过我心的所有善良人。



上一篇:背后有人

下一篇:许我一生梦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