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

何美鸿
2012-10-26 14:38 分类:小小说  阅读:1173  作者文集
  一
  
  她走在林荫道上。那条林荫道,通往邮局,通往银行,也通往那家物业公司。
  “哎,小雁!”远远地,她便听到有人唤她。她的眼睛本来近视,待走近些,她看清是王姨,她的一位业主。王姨本站在邮局门口,与另一位中年妇女说着话,看到她走过来,王姨便向那位妇女道:“我该走了。”然后笑容可掬地迎向她,说:“哎,小雁啊,是去公司上班吧。”
  “是啊。王姨在这干嘛呢?”她说。
  “给儿子汇款呢。每次寄信来都是要钱。唉,现在的孩子。”王姨和她并肩走着,说,“小雁啊,上次安装太阳能还有和楼上发生纠纷的事,多亏你处理啊。”
  “王姨,看您说的,这么客气,那是我份内的事,再说我也没偏袒您啊。”她说。
  “是是是,小雁是个本分实诚的孩子,我们这些业主私下里都觉得你公司就你人最好,能站在我们业主立场上考虑问题。”
  “呵呵,瞧您,没有广大业主的支持,这物业公司也经营不下去啊。”她说。
  
  二
  
  她走在林荫道上。
  “哎,小雁!”远远地,她便听到有人唤她。虽然她的眼睛近视,但很快她便听出那是王姨的声音。王姨恰巧从邮局里出来,笑容可掬地迎向她,亲亲热热地说:“小雁,老远我就看见你了,是去上班吧。”
  “是啊,王姨又在给儿子汇款吧?”她说。
  “是哦,光这个月就汇两次了。”王姨和她并肩走着,捉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说,“小雁,有你在物业公司,我心就宽多了,以后有事我就只找你解决啊。哎,不好意思,光给你添麻烦了。你们办公室另外两个女人,就知道拿了鸡毛当令箭,成天催着我们要物业费……”
  “王姨,大家都没办法啊。这物业管理工作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我都感觉胜任不了了,准备下个月辞职呢。”她说。
  “哦,这样啊。哎,也是,这里工作不好做,辞了也好。不过,说句实在话,小雁啊,我是真希望你一直在这里啊。”
  “呵呵,王姨,以后有什么事找他们也是一样的。”她说。
  
  三
  
  她走在林荫道上。
  远远地,她看到有个人正从邮局门口出来,样子有点像王姨。可因为近视,她并不能断定那就是王姨。待走近些,她看清了,那人的确就是王姨。
  “哦,小雁啊,这是去哪啊,好久没见你了,没在物业公司做了啊?”待走近时,王姨笑着说。
  “是啊,王姨又在给儿子汇款呢?”她说。她想停下脚步,等王姨像前几次一样并肩走过来。
  “呵呵,”王姨朝她点头笑了下,她留意到王姨原准备迈开的脚步止在了邮局门口。
  “王姨,我有事先走了啊。”她说。
  
  四
  
  她走在林荫道上。
  远远地,她看到有个人正从邮局门口出来,尽管眼睛近视,她却能判定出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王姨。王姨定也看见了她的,但待她走近些,准备和王姨打招呼时,仍站在邮局门口的王姨却在她目光投过去的前一秒里,恰到好处地将脸撇向了别处,假装没有看见她。
  她忽然才明白,自己离开了公司,已帮不上王姨,彼此一句简单的招呼都成了多余了。
  • 游客

    评论于:2012-10-26 15:17:02

          人与人?! 就是那么功利。 给你五颗星!

  • 游客

    评论于:2012-10-26 16:50:18

          作者的文章编辑审,编辑的文章谁审的?!:)

  • 游客

    评论于:2012-10-31 19:33:32

          很有味道的一篇小小说。生活中这种人与人的关系,很微妙,一般人都能感到,但没有几个人能写成文字的。看似简单,其实很难。有人说《红楼梦》描写的就是这种微妙的感觉,信哉斯言!——阳子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玩具们的圣诞晚会

    下一篇:也许,与爱无关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