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专家

何美鸿
2012-10-30 10:49 分类:记事  阅读:850  作者文集
  下午女儿放学的时候,和许多前来附属学校校门口接孩子的其他家长一样,我收到一张专家讲座邀请函,让我们这些孩子的家长晚七点整到航大艺术剧场聆听某著名教育学、心理学专家关于如何教育好孩子的现场讲座。
  在收到这份邀请函的同时,我们这些孩子的家长同时收到一份标有这位专家简介及由这位专家所开办的旨在“如何使您的孩子快速成才”的“辉煌家教”宣传册。此外,每位家长还收到一份“忠实回答日常您如何对待孩子”的问卷调查,要求在晚七点抵达校艺术剧场之时上交到“辉煌家教”咨询台。
  回家的路上,女儿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说:“我们老师说了,爸爸妈妈都得准时参加,我们也要去听。”
  下课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回家赶紧弄晚饭,并运用统筹方法一边抽空去做那份问卷调查。在被问到“您会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因不耐烦而发脾气吗?”、“您平时一周内大约有多少时间陪伴您的孩子?”、“你有过因为不愿花钱和精力而拒绝孩子的正常要求的时候吗?”等诸多问题时,我开始为自己不正确的方法教育孩子而感到汗颜了。
  吃过晚饭,和女儿赶到校艺术剧场门口时,剧场里里外外早已人声鼎沸。好容易挤到剧场前的咨询台旁把那份调查问卷递了过去,然后我和孩子在那摩肩接踵的人群中小心翼翼走进剧场,好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附近其他几所小学校的大部分家长也陪着自己的孩子陆陆续续来了。一会,剧场里便座无虚席。看来这“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确是众望所归。
  因为剧场里的听众有一半是和女儿一般大小还不明白这教育讲座意义的孩子,会场上开始有些闹哄哄的,孩子们到处东张西望。主席台上的工作人员用麦克风大声喊着:“小朋友们,快安静下来!”会场上终于稍稍安静了下来。接着工作人员在冠以各种夺目头衔的连篇累牍地介绍中,这位年方不到而立尚未娶妻生子的教育专家隆重出场了。
  “航校的小宝贝们,上海路校的小宝贝们,你们都来了吗?”教育专家的开场白,让我感觉像走进了某个歌星的专场晚会。
  “小宝贝们,说大点声,好吗?我听不见!”毕竟是年青的专家,语言极富煽情性和鼓动性。
  会场里孩子们于是异口同声道:“我们都来了!”
  “小宝贝们,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的父母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你们都是天使和天才?”在没有得到任一位孩子和家长的肯定回答时,专家叹息似的总结说,“小宝贝们,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都是天使,个个都可以成为天才,许多孩子之所以日后被埋没,大都与你们父母的教育不力有关。”
  这位年青的教育专家于是开始慷慨陈词,旁征博引,侃侃而谈。他谈到的主要是当今的家庭教育。他认为许多的家庭父母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太过粗暴草率。
  然而,演讲途中出现的两个细节问题,却让我对这位年青的教育专家失去了好感。
  在这位教育专家演讲了不到一刻钟的时候,有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蹒跚着向主席台边走过去,向这位专家说着什么。
  “您好,有什么事吗?”专家停止演讲,问她说。
  “我的孙子不见了。”老太太焦急地说。
  “我没看见你的孙子,你去找其他工作人员好吗?”专家说完,掉过头继续他滔滔的演讲。他讲到了他的一名外甥,从专家的带着骄傲的慷慨陈词里,我们都了解到那是一位不服从爸妈管制但对这位披着各种光环的舅舅顶礼膜拜的外甥。
  可是这位老太太转身四处张望了一会,又焦急地走向主席台,对专家说:“帮忙找找行吗,我孙子不见了,不知去哪了!”
  “您说什么,我听不清。”专家不得不再次停止演讲,但已经有些不耐烦。
  “我的孙子不见了,他跟我一块来的,都到了这里,不知哪去了。”老太太说。
  “我听不清你说些什么,我这里在演讲,你去找其他工作人员行吗?”专家不再搭理老太太,走到麦克风前继续他的演讲。
  不知道其他家长怎么看,但我心里却开始感到不舒服。在我感觉,这位老太太的孙子走丢一事起码是受到这位教育专家的漠视了。在老太太眼里,演讲再重要,肯定比不得一位小孩的走失更重要的。这位专家如果停下来,耽搁几分钟,询问一下小孩的姓名,然后在台上占用几分钟时间说出来,我想这剧场的家长肯定不会有什么意见。说不定老太太的孙子就在这偌大的剧场里,在人群济济的另一头也寻着他的奶奶。
  尽管专家的演说在家长看来一点不让人觉得枯燥,但剧场这将半的孩子听众不可能时刻都正襟危坐的。近两个小时的激情演讲过去仍不见尾声时,许多孩子已没法专注这演讲,而离席到走廊上来走动着玩了。教育专家显然怕局面失控,一改先前“小宝贝们”的和悦口吻,语气变得严厉地在台上拿着麦克风大声说:“谁家的孩子!那是谁家的孩子!快回到座位上去坐好!听见没有?后边的工作人员,告诉那些小孩子,如果他们再胡闹,就让他们到剧场外边去,不准再进来!”
  我在心里直打鼓。原来是人就会有弱点的,教育专家的所谓教育理论再完美,也免不了一样有和我们普通人在实际中无法践行的非理性时候。
  散场时已过九点半,大人拉着自己的小孩匆匆离开,“辉煌家教”咨询台那两千元一学期“并配以精美辅导教材”的昂贵“教育”仅有寥寥几名家长在咨询。女儿急着要回家尿尿,我在想那老太太的孙子是否已找到了?
  • 游客

    评论于:2012-10-30 16:53:07

          细微的观察,深入的思考。没有爱心的“专家”,只能是一个纸上谈兵,骗钱为目的大忽悠。

  • 燕燕于飞

    评论于:2012-10-31 23:04:46

          这样的讲座,我们这里开学以来已经有过四五次了!都是打着教育的旗号骗钱的奸商。因此,指望他们在会场上施展爱心,是不容易的。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樱子

    下一篇:受用不起的纸盒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