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黑筒裙

何美鸿
2012-11-03 11:03 分类:记事  阅读:958  作者文集
  因为在校学的是旅游服务管理专业,毕业后,我曾应聘在市内一家酒楼做餐厅领班。酒楼规模不大,管理粗放,从餐厅到娱乐厅甚至到账务,事无巨细我都得来插手,承包酒楼的经理就是我的直接领导。
  
  这酒楼有个特殊的地方,员工浴室设在前厅的后面。一般前厅的后面都设有倒班宿舍,而那间浴室穿过倒班宿舍就是了。那时我工作还比较努力,每天都是餐厅下班最晚的一个,其他员工下班后穿着工服就直接回家,我每天都换上自己的衣服,且在冬季寒冷的日子隔上一两天就去浴室冲澡。有时热水供应不足,好几回我还用过冷水进行淋浴。
  
  那时候小李子在客服部做前厅接待员。小李子是九江人,个头矮小,长相一般,小眼睛塌鼻梁。按理,餐饮部和客服部日常工作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因而起初,我对小李子的印象和前厅其他几个女孩子一样不是很深。但不久一件工作上的小事使我和小李子发生了点联系。恰逢我休息的某天,经理抽调几名客服部员工布置二楼多功能厅,布置完其他员工离开后,经理出他的办公室随口便喊了就在附近的前厅接待员小李子去锁多功能餐厅的门。次日我回来上班,发现那扇门并没有锁上,了解事情经过后,就较严肃的语气到前厅说了小李子几句。
  
  小李子当时一句没回嘴。我和经理谈工作时聊起这事,很奇怪经理提到其他员工常常会用“又笨又懒”之类的词语来形容,对小李子的疏漏却不支一词。后来我才了解到,经理比较赏识小李子,比起前厅其他几个脸蛋漂亮但木讷的女孩来,小李子显得聪明而机灵。
  
  那件事过后,我和小李子也没有过交往。我想我只是对事不对人,小李子大概不会过分放在心上。而成日的忙碌也几乎让我忘了那件事了。
  
  有一天下班,已近晚上十点了。其他餐厅员工都已离开,我独自一人去浴室。走向前厅的时候,前厅只有小李子一名接待员。那晚是她当大夜班,过了晚上十二点她就可以到后面倒班宿舍的床上去休息。客房部还有其他几名员工在楼上,她们要等到十一点后才下班。
  
  我跟小李子打了声招呼,穿过前厅走进倒班宿舍。我把门虚掩上,然后换下工服,顺手搭在宿舍里的一张椅背上。这酒楼里餐厅领班和前厅接待员的工服是一样的,都是橘色上装加黑色长筒裙,其他员工则是红色上装和蓝色裤子。因为是冬天,前厅接待员都被许可穿自己的裤子上班,整栋酒楼就我一人还穿着裙子。
  
  水温不够高,我洗了不足一刻钟就换上自己的衣服出来。从浴室出到倒班宿舍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搭在椅背上的黑裙子居然不见了,只有那件橘色上装还在。
  
  我感觉到奇怪,以为自己记错了放在倒班宿舍床上,四处找了一回,均不见,便问正在前厅值班的小李子是否看见了那条黑筒裙。她摇了摇头,说:“怎么了,工服不见了?”我问她我洗澡的这刻是否有其他人进来。小李子说没有。既然她说没有那就确实不可能有,因为要穿过那个面积不大的前厅进入倒班宿舍小李子无论如何得非常清楚。
  
  先前跑采购的张姨曾讲过,那套工服从洪城大厦买来时花了五六百元呢。我心里有点焦急,这工服到辞职时交不上去可是要从工资里扣钱的。而我那时的工资也就区区几百元。
  
  我们的谈论声把隔壁办公室的经理还有客房部附近楼道旁的几位员工引了过来。大家叽叽喳喳,议论纷纷。他们并不觉得有多严重,原因是谁会要一件我已穿过的工服呢。而况我的那条黑筒裙太长,这酒楼除了我几乎没人能穿;从小李子的口中也证实,在我洗澡的这不足一刻钟里,也没其他员工或顾客进那倒班宿舍去;裙子自己也不会长脚走。他们嘻哈着问我是不是今天根本就没穿来。
  
  他们这么议论的时候,我的头脑反而冷静下来。目光四下搜寻未果之后,我最后将视线停在了小李子的双眼上。
  
  我盯了她足有三秒的时间。我感觉到小李子的神情有了极微妙的变化。忽然,她对我神秘地点了点头,把我拉到一旁,对我轻声附耳道:“我多出一条黑裙子,明天去我住所给你。”
  
  “真的?”因为心下焦急,忽然小李子能替我解围,我也就没再去深想我的那条失踪的裙子。
  
  次日中午,小李子下班邀上我去她的住所。小李子和她的就在酒楼附近一所高校读大学的哥哥还有她哥哥一名同学租住在一起。她说她哥哥明年就毕业了。
  
  到了小李子的住所,她找出一条很小号的黑裙子——那是她的工服。她的黑裙子我是断穿不了的。好在我们有两套洗换工服,我可以穿另一条上班,到时能还出完整的两套工服就可以了。
  
  我奇怪地问她怎么会多出一条裙子,小李子却笑而不答,支吾着把话题扯开。我也不再多问,最终带着谢意回家。
  
  因为一条黑筒裙,我和小李子的话语渐多起来,关系也日渐加深起来。我才明白经理赏识小李子的原因:小李子的确聪明且不失可爱的。有一次经理开会,会议厅一时座椅不够,小李子跟我挤在一张椅子上,甚至调皮地坐在了我膝上。经理在开会中提到一句:“……聪明人都喜欢和聪明人在一起……”我听出来他是在讲我和小李子。在那些大部分只初中毕业的员工中,我和小李子大概算得上是庸中之佼佼。
  
  因为得了做领班的便利,我甚至上班期间也偶尔瞅空“串岗”到前厅去和小李子说上几句话。当然更多的聊天是在我们碰到一起下班之后。小李子常常跟我讲起她的读大学的哥哥。她说她哥哥闹着要妹妹给他介绍女朋友,她有点想把我介绍给他,说可惜我有男友了;她说他哥哥甚至有一次特地跑到我们餐厅用自助早餐,可回去向妹妹抱怨说我连正眼都没看一眼他……小李子说完我们两个笑得前仰后合。
  
  元旦来临的时候,为示庆祝酒楼准备在多功能厅搞个联欢晚会,并邀请酒店当天入住房客和所有员工参加。那个时候大概算是我和小李子交情最深的时候吧。每位员工都得出节目,那时我才惊讶地发现小李子的歌声竟是那样宛转动听。因为由我主持节目,我一直想让小李子多演唱一首歌,可她却显得低调地怎么也不肯多唱。
  
  小李子打算过完年回自己的家乡九江去上班,她说想我也去那上班。但她又说九江人很精明,我去怕是难于应付他们。关于“精明”一词,在我们这流传着一句说法:“三个南昌人抵不上一个九江人,三个九江人抵不上一个湖北人。”我想在小李子眼里,九江人至少比南昌人要精明的。小李子就颇为自己是九江人而自得。
  
  小李子让我帮忙在她辞职后给她寄回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她说收到汇款单后就会写信给我。小李子最后那个月只上了几天班,还扣除了几项莫名其妙的费用,最后我只帮她领到了五十元钱。为寄这五十元我掏了近十元邮资。但直到我辞职离开之前,都没有收到小李子的回信。这正好给部分不看好和小李子交往的人落下了确证的口实——他们说精明的小李子其实一直都在利用我,直到最后利用我帮她汇款。
  
  实际在我与小李子交往的时候,这些负面的传言早就传到了我耳朵里。有些同事说小李子临到要辞职跟我好得如胶似漆,却不知那时因为多功能厅锁门事件我批评了小李子,她在背后说了我许多的坏话。
  
  关于小李子在背后说过我些什么,在那条黑筒裙丢失之前我其实就听到了些。对于那条无故失踪的黑筒裙,对小李子一直不肯解释自己如何多出来一条裙子,我实际也不是没有对小李子产生过怀疑的。我只是不愿深想,不愿去穷究小李子最初的动机。如果小李子真是因为多功能厅锁门事件对我心存报复故意藏起我的裙子,那她为什么又要把她自己的给我?如果她是想报复而又恐我看出破绽,情急之下想把她的裙子调给了我,那她为何在日后表现得与我如此真诚的亲密?
  
  真相只有一个,它存在于小李子那里。可就算某些同事传言的小李子背后议论我是真的,那也是在我和小李子频繁交往之前。对于一份友情的拥有那些是完全可以既往不咎的,而况我又不是做的尽善尽美。回想我当时批评小李子的语气,实在也是重了些。再,就算我那条黑筒裙的失踪的确缘于小李子,——我细细回味与小李子最后几个月的相处,我也不容自己怀疑她日后与我交往的真诚。就算,她与我的交往始于不纯的因,最终也有了善的果。
  
  更重要的,有些事,我们确然不必去穷究真相。这并非自欺欺人,对于生活,我们都更愿意相信善的那部分,美的那部分。不是吗?
  • 游客

    评论于:2012-11-03 15:41:46

          更重要的,有些事,我们确然不必去穷究真相。这并非自欺欺人,对于生活,我们都更愿意相信善的那部分,美的那部分。不是吗? 很赞成作者的这种处事态度。赵爱霞

  • 燕燕于飞

    评论于:2012-11-05 09:56:34

          生活中我也是更愿意相信:人性善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终于爱情

    下一篇:风儿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