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爱情

何美鸿
2012-11-07 14:19 分类:情思  阅读:942  作者文集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周末的黄昏,我在小区的花园里散步时,遇见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太太。和所有到了这个年龄的老人一样,老太太满头的银发,满脸的皱纹,但思维却依旧非常地清晰。在挨着她身旁的长椅上坐下来后,我们闲聊了有一会。我随身带了本书,是部通俗爱情小说,我们的对话便是从这本书开始的。
  “姑娘,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书?”老太太问我。
  “哦,一部爱情小说,随手翻翻。”我说。
  “那书上说的是个怎样的爱情故事?”
  “还没看完呢。”我瞟上一眼封底的介绍,然后转述给老太太说,“大致是一个白雪公主,一个白马王子,两人一见钟情,中途遇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然后两人冲破重重阻力终于结合的故事。——”
  “哦,大团圆的结尾。美好啊。”老太太若有所思地说。
  “您这个年龄怎么来看待爱情?”我望着她深邃而混浊的目光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体验,这种体验除了当局者,不可从其他人那里获得。外人的向慕或者不屑,都没法替代和更改你本身在爱情中的快乐与否。”老太太悠长的口吻,却依旧若有所思的神情,说,“许多爱情故事的开头和结尾其实都一样,但那些故事的过程却可以变幻无穷。——也许,这就是许多人为什么那么执著爱情的诱因。”
  “嗯,我不知道怎么叙述这个故事的开头,可能很老套,不外是才子与佳人的一见倾心——”老太太有意要告诉我下面这个故事:“我年轻的时候,认识一位姐妹,天生的忧郁气质,这种性情有时是致命的,你或许能预料,倘若她遇见了位浪漫多情的才子,彼此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在她自认为的生命里不早不迟的年龄,她的确遭逢了那样的一段奇缘。人们都说男人是视觉的动物,女人是听觉的动物,这话的确没错的。他为她的美貌所吸引,她则为他充满睿智与体贴的言语所蛊惑。她与他都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对方。他对她极尽着一个恋爱者所能给予的所有关爱与体贴,她为他尽显着一个女性所能展现的全部妩媚与温柔。他们的爱热烈而叛逆,全然不顾忌旁人的蜚短流长。
  “是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仅靠电话保持联系。那段时间,她总觉自己耳朵似出现了幻听症状,老听到手机的彩铃声。而每次拨打他的电话,她的心都会狂跳不已,手都会颤抖不止,往往要拨上两三遍才能接通。为给她省话费,他和她约好等她先挂断十分钟内再拨过来。那十分钟的等待于她充满了喜悦与焦灼。当聆听着他充满磁性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整个世界于她仿佛已凝固,身外的一切仿佛都不复存在了。
  “她边聆听着他的声音边在满城里信马由缰。她试图把他的声音带到城里的角角落落,好让日后当她的脚步随意地游走在城里任一大街小巷,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声音曾在这里飘过。而电话那头的他也像个孩子似的,一边询问着她走到了哪里,一边搜寻着她所在的城市地图,看她走在了哪条经纬线交界的位置。他说因为她,他对那座城充满了亲切。而她的心,同样飘泊在有他的远方。
  “他向她讲述憧憬了许多遍与她相见时的情形。他们在人头汹涌的站台相遇,然后旁若无人地热烈拥抱,亲吻,让欣喜的泪流到彼此的脸上。她同样想象过无数回,想象他来的时候,弄怎样款式的发型,穿什么颜色的衣裙,她希望能呈现最美状态的自己在他面前。甚至她还荒唐地想要为他生个孩子。她觉得那样便有一个‘永远’永远地维系着彼此。
  “她追寻着永远。她一直天真地期望爱可以永远。而她的内心其实充满了不确定。她害怕失去,他的爱表现得越炽烈,她内心的那份不确定便越明显,她对那份爱就握持得越紧。他降下一点热情都令她感觉冷漠无比。
  “他们之间开始有了小小的猜疑与怨隙,但就这以足够将他们这本为世所不容的情感顷刻间葬送。而更重要的是来自双方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率先提出分手。他在一开始的相遇就比她更清醒地预见了他们的分手。而况他已没法再承载起这情感纠结的喜悲。当他想要出来的时候,她却已沉陷更深。
  “后来,他告诉她说,当初要只是做朋友该多好。那样他们的情谊或许会持续更长。她也的确相信他所说的,生命的美丽是多元的,不仅限于爱情,友谊亦然。她也曾尝试着让他与自己的关系把持在友谊的范围里。仿佛,一切都已重新开始。
  “然而,她在心理上终究做不到用友谊来完全一份爱情的破碎。她更不想最终沦为他拥有的无数女性朋友当中的凡常一员。”
  老太太说完,停了下来。
  “我在听着呢,后来呢?”我说。
  “后来?”老太太叹了口气,说,“结束了。当初他留下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时候,她就绝望地知道他和她再不可能了。”
  “看似很唯美,逃不了始乱终弃的窠臼。”我毫不客气地评论说。
  “她或许也闪念过你这样的观点,甚至与他激烈地争吵过,但设身处地,他又能怎样?他只不过回归到比爱情更重要的那个叫做‘责任’的东西。她内心里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怪过他。”
  “那她还会爱着他吗?或者说,他是否还爱着她?”我说。
  “这个,也许在夜深人静的无眠时候,那种最早涌上心头的思绪会告诉他们是否还爱着。”
  “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老太太从长椅上缓缓立起身,慢慢地踱远了。
  想起一句话:爱无所谓忠贞,只是诱惑的筹码不够;爱亦无所谓背叛,只是镇守的代价太高。——在爱里,也许真的谁都没有对错。大概只有做到真正放弃的那一刻,我们才会彻底地释然吧?只是生命总是充满太多的变数,谁知道未来又将以怎样的方式迎向着我们?
  • 燕燕于飞

    评论于:2012-11-08 14:46:38

          不可说,不可说……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永远别惊动它

    下一篇:失踪的黑筒裙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