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何美鸿
2012-11-30 13:00 分类:记事  阅读:919  作者文集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余秋雨
  
  
  那是去年初春,我在网上同学录里留下了QQ号,后来有位在厦门工作的名为“豫章君子”的男同学加我。碰巧一天我们都在线,那同学告诉了我他的名字,我却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子。在校时与他几乎没有交道的。聊了一会,他忽然向我透露出他在高中时有过的一段恋情。他说那是他的初恋,也应该是她的初恋。那女生就是我们文科班的,他说跟我还挺要好。他问我,你猜出了她是谁吗?
  我想了想,试探性地说,是眉吗?
  他说,你猜得真准!
  眉是在高二选报文科时才与我同班的。要说眉算不上特漂亮,眼睛不大,鼻梁不高,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尤其是,眉非常的温柔。温柔从来都是女孩取悦异性的杀手锏。那时学校里追求眉的男生数量特别多,只惜在质量上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眉的课桌周围每至课间时总是围满了男生,甚至有男生居然敢在教室里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大胆向她求爱。女生宿舍楼的楼道里若有男生光顾,也极大可能是来找她的。
  眉一直就是同学们课后闲暇的热议人物。这位“豫章君子”说眉是他的初恋我毫不怀疑,但他认为他也是眉的初恋却真的很难说。那天“豫章君子”仿佛积郁了许久而终于找到了倾诉对象,第一次与他网上聊天,他就把他和眉的交往情节不厌其详地一一告诉给我。他说,刚升入高中不久他们就认识了,他当初真不觉得眉怎么样,他们之间的相互喜欢还是眉主动的。他说他们好几个人曾一起骑着自行车外出郊游,郊游回来时眉固执地要坐他的车子,后来他们就慢慢地好上了。
  “豫章君子”告诉我的这些早在学生时我就耳闻了一些的,不过与他的讲述有些出入罢了。我能感觉出这位男生道出他是眉的初恋时是有着心理优越感的。但他或许没意识到他与眉的这点情感很快就被眉不断的绯闻给遮没了。在那时,关于眉,是几乎不用打探,隔了不到十天半月就可能听到有同学之间的传闻说,有哪个男生给眉递送情书了;或者又有哪个男生在半路上把眉拦住了云云;直到临高考前几个月,听说眉又和一英俊男生好上了,那男生名字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在同校就读的我一名亲戚的好友,到后来眉与他在校园里都公然地出双入对了。
  我其实不大感兴趣“豫章君子”告诉给我的与眉的这些情感故事,而况还是暌隔了多年之后。我和眉在三年高中几乎没有过交往,对她的了解也只是耳闻目睹所得的肤浅印象。真正与她有了些交往是在高三复读期。其实我只复读了下学期,是中途插班进去的,和同在复读的眉入住在同一宿舍有段时间。眉居然被选为了班长。或许是职责缘故,眉对我似乎挺关心。温柔不仅能对异性起作用的,同性亦然。我对眉的好感有了升温,但仅在内心,日常与她也只是照面招呼而已。
  下晚自习课后宿舍里的女孩子总喜欢你一言我一语地神侃的。眉一些被公开了的情事也偶尔揶揄给大家听。听眉的口吻,她是没真正喜欢那些追求者之中谁的。不过,她并没有说起“豫章君子”。但她提到了她最后认识的那个男孩,我的那位亲戚的好友。她似乎毫不忌讳其他女生知道她的这份恋情,她说她把自己的真正感情都投入给了他,他却自始至终都是在骗她,他竟然是与人打赌追求的她,赌注不过是一桌饭局。
  眉说到被欺骗,仍心怀愤懑的样子,她说她恨他,连带着恨他周围的那些知道那场荒唐赌局的所有人。眉开始讲述这场情事时是对着宿舍里的所有在场女生的,后来却仿佛只说给我一个人听了。眉后来一直看着我说她心里好恨,不止恨那男生,也恨我的那位亲戚,甚至她说她还好恨我,恨我为什么也替他们隐瞒而不告诉她真相。
  我猜不出眉对那男生的感情到了什么程度。只感觉眉说起她的恨的时候,心里其实还在对那份情愫怀着依恋的。我淡淡地笑着解释说我和我的那位亲戚当时也没有太多接触,至于那男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也根本不清楚什么赌局。我对眉调侃说,幸亏我来这复读又与你同班了,否则我很可能被你恨了一辈子还要被蒙在鼓里。
  我解释完的时候,感觉眉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这眼神不是狐疑,我相信眉对我所解释的相信。其实那眼神从我来复读时她与我照面的那天起我就有些感觉到了的。了解女性的莫过于女性,这话不错的。我看得出来,眉的确很爱那个男生,她所谓的恨其实都教那份情给冲淡到极限了。爱屋及乌——眉大概是从我身上找到我的那位亲戚的影子,转而从我那位亲戚的影子里找到了那个男生的更缥缈的影子了!
  不久有一次半夜我身体不适腹部痛得在床上打滚,呻唤声把宿舍许多女生都惊醒了。眉二话没说就从床上跳下来,披了件衣服走到我的床前,很关切地问我哪不舒服。然后眉就蹲在我的床头给我按摩肚子,良久才回自己床上休息。次日清晨我未能上早自习,眉给我买好了早点送到我身边,惹得其他女生都有些嫉妒了。我对眉说:怎么,你不恨我了?眉只是莞尔一笑。这之后我和眉仍只是照面招呼而已。
  高考后再见到眉,是刚从高校毕业不久。经亲戚介绍我在一酒店财务部上班。眉恰好在那应聘客服部。我顺便把眉带到了我租住的小屋。眉说心里很烦,工作落实不了还得忙着找房住。我说房暂时就不用找了,跟我一起住吧。眉答应了,然而过了几天,她来找我说不住这来了,那份工作也不打算要了,她须和几个表弟妹在一起。我就那样看着眉离开了,这之后就没有了她的消息。
  对于眉,我是自那次离开之后才有了挂念的,不知她去了哪里。这挂念当然也带着自怜的成份: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谋一份职业太不易了。我没想到的是,再得到眉的消息,居然是在多年之后的网络里,“豫章君子”用QQ给我的聊天叙述中,我才得知了眉后来的情况。
  眉去了厦门,见到了初恋情人“豫章君子”。“豫章君子”其时有亲戚在一电信公司管理层,于是他托那亲戚花了有些日子帮眉办好了所有上班的手续。
  “豫章君子”告诉我说,那是一个周六的午后。准备好了下周一正式上班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眉和他一起在厦门的某个公园散步,然后眉告诉了他很多。
  我能想见的,一个出门在外的女孩子,对故友重新有了精神的依赖,会掏心掏肺地把自己生命里发生的任何都说出来的。眉讲述了与我那个亲戚好友的爱情故事,眉最后告诉他说,她给了那个男孩她的初夜。
  “豫章君子”敲出的这些文字出现在电脑荧屏上的时候我很震惊,可以想见“豫章君子”当时是更震惊的。“豫章君子”接下来说,他当时非常愤怒,感到无可容忍,竟立马带着她去火车站买张了车票,让眉离开厦门,永不要再相见。
  起先“豫章君子”叙述他对眉的思念还让我感慨他对感情的真挚,叙述到这里,我却很为眉抱不平了。我也不顾以前并没有与“豫章君子”交道过,当即就指责他草率,粗暴,伤害了一个柔弱女孩的心。“豫章君子”接着说,他很快就为自己的莽撞后悔了,于是他疯了一样到处找她,他去了火车站,去了广场,去了码头边,去了她可能去的任何地方,却忘了去自己的住处。后来一邻居告诉他说在他寻找她的时候,眉其实没去火车站,而是来了在他的住所门口等他,等到了大半夜,后来就离开了。
  他说,再知道眉的消息,是在时隔两年以后。眉己经结婚了,且有了孩子,据说生活得挺不错。“豫章君子”说最后这句的时候仿佛很有些怀疑。
  我说,红颜未必多薄命,她生活得很好,这就够了。——这应是“豫章君子”的真心祝愿,也是我的真心祝愿。是的,一切为爱活着的女子,更理应为生命好好活着。不是吗?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沿街走过来一位漂亮女人

    下一篇:初心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