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和我性格互补的女孩

何美鸿
2012-12-04 09:54   分类:记事   阅读:806    作者文集
  凌是我高一时的同桌。大眼睛,大脸盘,大块头,甚至连说起话来的嗓门都是大的。凌走起路来昂首阔步,很有男子的伟岸胸襟。凌的胆量也大,进校没几天居然就敢瞪着眼睛粗着嗓门跟班主任提建议。班主任让她担任了班上文艺委员兼寝室长一职。可以想见,凌办起事来肯定是雷厉风行,大刀阔斧的。但为此她也得罪了不少同学,尤其是同室的女生。凌却从来我行我素,甚至她对我说,她不希望和班上同学走得太近,在人际交往上浪费宝贵的学习时间。
  刚进入高中时凌在班上女生中分数是最高的,我次之。然而轮番考试下来,我们的距离就拉得很开了,她一直保持在班上前十名。每次大考小考,班主任都要将班上同学的座位作一番调整,几乎每个人的同桌都会相应地变动,但一整个学年,班主任从来没有动过我和凌的座位。我们一直同桌,一直在前三排。后来班主任对我们说:知道为什么不动你们的座位吗?因为你们的性格是互补的。凌听后便哈哈大笑。
  在校时大家都忙于学习,我所见的凌同样是天天沉浸在书本里。那学年结末,我们在空旷的操场上散步,在谈到男女生早恋问题时,凌竟向我吐露出她一段过往的情事。她说她曾经喜欢过一个男孩,后来那男孩犯事坐了牢,她从此也不再对感情有什么想法。凌说得很简约,我却惊讶于外表刚强的凌竟也有过那样的一份情愫。
  也许身为女性就终归有柔弱的一面。高二分班后,她进入了理科班,开学不久,一次晚自习课,她忽然跑上楼到我们教室门口来找我。找到我后什么也不说,拉着我的手径直就往楼下走,一直走到操场上,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忙问她怎么了?凌却摇着头,只说心里好难受,然后趴在我肩头抽泣。我没有多问,一直让她那么痛痛快快地哭了个够,然后等她稳定了情绪,听着她说回教室去。之后照面,我没有再问起,凌也没有告诉我那晚哭泣的缘由。我知道凌是个坚强的女孩,在紧张的学习中,那样的情绪波动对她应不会再有。
  高考后,大家都忙着填写志愿的那几天,凌忽然找到我,说她爸妈单位有个委培指标,问我要不要。凌早预知了我的高考无望,到最后时刻还记挂着我毕业后的去向,这令我委实感动。我谢绝了她的好意,准备回校再复读。那段日子,我是伴着诸多同学给我的鼓励书信一路过来的。凌就是写信非常勤的一个。凌上了一所财会院校,每周她的信都如期而至,每次她都在信里给我夹寄邮票,并叮咛我不要回信太勤,以免影响学习。在高中时情感粗放的她进入大学后忽然变得细腻。
  后来大家都工作了,结婚了,与凌中断了一段时间联系又有幸遇上,受她之邀我带着夫君去做客。待见到凌的爱人,我心想这才叫与她真正的性格互补呢。凌的爱人外表文文弱弱,说话慢条斯理,就连吃起饭来都细嚼慢咽。凌免不了对她爱人一顿数落,那神情却像是数落自己的孩子一样。
  后来彼此忙于工作我和凌又疏于联络了。听一位同学提起凌,说凌和她爱人有一次吵架吵得很凶,凌都操起菜刀要砍人了。我明白凌的性子,那只是一时冲动。但我也不得不为我们这时代的人群感到困惑:我们的婚姻怎么了?这之后我在大街上碰过一次凌,她告诉我已从婆婆家搬出来和丈夫住进了新买的房子。她再三叮咛让我改天一定去她的新居做客,她说她的厨艺增进了不少。只是,这么些年了,我却一直没能给自己准备一个好的心情去登门造访。

上一篇:那些年我们曾一起走过

下一篇:永远的朋友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