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剑--记龚坚老师“倾听心音”一书

赵静端
2012-12-09 13:07 分类:记事  阅读:1183  作者文集
  十年磨一剑
  
  --记龚坚老师“倾听心音”一书
  
  
  
  案头放了很多朋友邮来的诗集和文集,琳琳琅琅,放眼望去,颇有烟波浩渺,人在天涯之憾,也让人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但有独一本,却熠熠兮若北斗,灿灿兮若晨星,这便是龚坚老师新近出版的文集--倾听心音。
  
  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这是一个人穷尽所有对文学的追求和梦想,是一个人逆风逆雪对文学的挚爱和热爱,是一个人甘守困厄对文学的矢志不渝,是一个人布衣粗茶一箪一瓢过后对文学的升华。这些平平实实,堂堂正正,甚至有沾着泥土气息和乡土味道的文字,就静静的摆放在我的眼前,细细品来,这分明是一段天籁,是一曲心音,更是一个地域山山水水的写照,是一个人对家乡历史的咀嚼,也是一路风风雨雨的反思,是一个人一路走来坎坷的背影,更是一个人淡泊操守的缩影,这个人便是龚坚老师。
  
  初识龚老师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还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整天一袭灰蓝的西服,夹着法律资料为当事人奔波呼号。但更多人认识龚老师却是在电线竿上,因龚老师下岗以后家里负担大,生活拮据,就一直靠为人代写状子之类的文书为生。“写状子,找老龚。”好多电线竿的上的广告已经是一个招牌,这也是以后很多人认识龚老师后的第一句话,但就是在生活如此难以为继的情况下,龚老师仍未放下心中对文学的那个热梦,不但自己几十年来笔耕不缀,还在本土文学阵地上不断撒下一些种子,然后拼尽心力地组织呵护这些种子成长。
  
  我们甚至不能想像为什么像龚老师那样,自己生活在颠沛流离之中,还能坚持那些纯净的梦,然后生根,发芽,成长。多年以来,他上过班,背过矿石,打过零工,在社会的边缘不停地奔波。我想反过来,是不是那个文学梦在一直给他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呢?我们在一块吃饭时经常会开玩笑说他是我们县文学圈的欧阳修,因为他的热心肠,才以作协为中心把一盘散沙似的文学爱好者组织在一块,然后又不遗余力地创办陆浑杂志,创办属于嵩县人自己的文学期刊。这种民间期刊的艰辛性可想而知,没有一分钱经费,没有一张桌子可以办公,也没有一个电脑可以支配,在这种情况下,陆浑杂志一期期,一年年坚持了下来,这世上,谁都想体面而风光地活着,谁都想优裕而身份地活着,但龚老师为了这份杂志,为了一点点赞助,为了杂志能生存下去,抹下脸求过很多人,走过很多路,这是我们很多年轻人都办不到的事情。多年来,嵩县文学的对外交流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些进步,每一点离不开龚老师的奔走和心血。
  
  县作协主席,是龚老师的身份,这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肯定。翻开龚老师的书,一篇篇都是胸中有丘壑,点点滴滴,记录都是自己走过的脚印。如果说某人的某种品性能对我有所震撼,那绝对是龚老师这份坚韧,这份执着。有人说,文学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何苦像苦行僧那样捻断胡须摇头晃脑地吟咏呢?何不来些现实的东西呢?这就是所谓的境界,是一个人的境界问题。是的,文学爱好者在世俗的眼光里看来也许有点寒酸,有点不务正业,有点神经质,有点自以为是,但精神世界的那种享受又岂是一般人所能领略。像屈原披发行吟江畔那是一种美,是一种绝唱,而龚老师,那让人心生钦佩的记忆力,那种在酒席间高亢宕荡的吟咏,同样让你击节赞赏,他自己写过的现代诗,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写过的诗,绣口一张就能倒背如流,成滔滔之势。每每饮酒,龚老师必心血来潮,必一咏而后快,那种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把他的诗意发挥的淋漓尽致,那场景,咏者俯视山河激情澎湃,气吞万里如虎。听者绘声绘影如醉如痴,淘尽风流人物。狂歌痛饮三千杯,飞扬跋扈为谁雄?这一张一驰的场景,早成文学聚会上的一大绝响。
  
  有付出就有收获,这本书对龚老师来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他在庄稼地里和电线竿上种出的诗行终于丰收了,这是他多年的心愿,在这个浮华的世界上,能抛却功利之心,醉心痴心于文学,这是一个真文人。我们读着这本书,同样有种莫明的亲近感。合上龚老师的书,北方的窗外正飘着雪花,我的窗外则是一片空明的星空。我知道,我们的梦对于整个星空来说可能说微不足道,但我们曾经执着过的,还会执着下去的,曾经爱过的,还会一直爱下去。在文学上,欣赏是一种力量,阅读和交流更是一种力量。正是这些力量,支撑我们一直前行。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那些我们忘记的,或者忘记我们的,都不会影响我们的对一个梦的践行。龚老师所做的一切就是一面旗帜,为人,做人,为文,行文,他跋涉过的路是一个男人走过的路,是有担当的一条路,他的每一步都有我们可以借鉴和学习的地方。面对这个世俗且物质的界,我们一直相信,唯有精神,唯有文字可以穿越历史,穿越时空,也唯有文字,可以传承历史,传承文明。此时此刻,让我们再一次为龚老师祝福,向龚老师致敬!
  
  飞花于2012.12.5
  • 何美鸿

    评论于:2012-12-09 17:16:22

          为龚老师的执着致敬,为飞花的文字喝彩!

  • 读书人

    评论于:2012-12-11 08:54:45

          欣赏作者的青春快捷!

  • 游客

    评论于:2013-03-31 17:20:01

          我也叫龚坚。但是我没有那么伟大。。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龚坚传

    下一篇:魇梦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