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漫笔

何美鸿
2012-12-16 15:28 分类:情思  阅读:864  作者文集

  好像许多年,都不曾经历似今年这样温暖的冬天。

  这儿的冬天很少下雪。即使偶尔遇着雨夹雪的天气,那也是很短暂的,眼见着阴霾的天空里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次日清晨起床看时,原本洁白的初雪却已是一番为行人的足迹踏乱,且被过往各种车辆纵横碾过的场景。而况太阳总是等不及雪花下够就露出脸来,融化的雪水于是变得污浊不堪,毫无美感可言。那种漫天飞雪的银色世界在南方许多时候只是一种遥遥的奢想。

  像我这样一个怕冷的女子,说喜欢下雪的日子其实有点叶公好龙的。我真正需要的,只是如现在这样一个温暖和干净的冬季。清晨,走上阳台,当太阳的光辉斜斜地映照在身上,心上于是连着也涌起一种不可言喻的温暖。这种温暖往往便奠定了我一整天的情绪。

  朋友说我太安静了,应该多出去走走。是的,也只有这样的冬日,我才不止留恋于家里从窗口折射进来的一缕光。常常会一个人,不带钱包,不带手机,身无一物地走在大街上,走在阳光里,然后双手插进衣兜,懒懒地看天,看云,看阳光投射在商店玻璃橱窗上的耀眼的光,看大街上依旧如其它季节一样来往穿梭的人。沐浴在这样的暖阳里,人们少了先前行走的匆忙,目光里也非是从前惯看的僵滞与麻木。印第安人有一句谚语说:“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盖是指那些为着工作为着生活匆碌奔波而忘了偶尔停下来让心灵喘口气的人吧。好在这座城市的节奏还不算太快,又值这样暖阳普照的冬日,人们可以气定神闲地留出空隙与闲情为自己放慢脚步,给心灵一个修禅打坐的时间,让灵魂与之以相同的节拍前行。

  而我觉得自己永远都是脚步追赶着灵魂不停游走的人。凡庸的生活里太重的烟火味,我习惯从每日的单调里匀出将半的时间交付给自己的精神生命。——尽管是这样没有花荣叶簇却依旧充满温暖阳光的季节。

  我在一处草坪上坐下来,看对面楼栋谁家的阳台上晾晒着的夹袄和被褥在偶尔的微风里轻轻飘扬。微风亦从我竖着的衣领旁掠过,但并不觉得冷。因为沐浴着慷慨的暖阳,将我映在草坪上的影子摇摇晃晃的微风让我只是觉得俏皮。这刻才真正深味到阳光是多么美好的东西,仿佛生命里的万千愁绪,都在这灿烂的光芒里氤氲开去,化作了空气里看不见的埃粒。恍然记起曾经在一篇文章里看到的,俄作家契诃夫曾坐在他的园子里,用帽子去捕捉日光的情景。契诃夫想把日光跟帽子一块儿戴到他的头上去,试了好些次,却一点儿也没有成功。想起这个情节,我莞尔而笑,一个想要捕捉阳光的人,是多么充满童真的人啊。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思维仿佛失真,仿佛自己穿越了时空隧道,徜徉在了明媚的春光里。但这样暖阳耀身的晴天里,我是无需怅望或回味其它任何季节的。不必有草长莺飞,不必有江枫渔火;不必有感动,不必有感伤。我让自己的灵魂暂时停泊下来,等候我舒缓的脚步,我让心情和这不燥亦不潮的冬日保持着相同的节奏——平淡、沉静,并腾挪出一个足够的空间盈满我一直在感受着的温暖。


  • 游客

    评论于:2012-12-16 21:32:03

          我们这里暖冬是常态。呵呵。覃可。

  • 游客

    评论于:2012-12-19 19:23:25

          其实心暖,哪怕有万丈冰雪,也毫无畏惧。 梦扬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草木灰的告白

    下一篇:请勿与司机交谈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