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爱

何美鸿
2013-01-08 11:25 分类:记事  阅读:913  作者文集
  如果观察一个人是否关爱你,就和他一起共餐。
  ——题记
  
  一
  
  那一次饭局,我读到了什么是鹣鲽情深。
  去年冬季,临近年关的某天傍晚,阿帅接到了市内某仪器公司汪经理的电话,约请我们全家吃饭。因为有点业务关系,此前那位汪经理常请阿帅吃饭。汪经理我曾于十月份见过一次,那是阿帅和我从胜利路逛街返家的时候,顺便去他的公司坐了坐。汪经理是东乡人,大约四十出头,浓浓的剑眉,挺直的鼻梁,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那次热情的汪经理就再三邀我们一起共餐。但因为要赶回家接女儿放学,我们只有谢绝。
  汪经理的电话再次打过来时,告诉阿帅他已经在酒店等我们了。他选的地点是离我们住所最近的“厨房制造”,出门向前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我们全家三人走到酒店门口时,已在大厅等候我们的汪经理和他正在本市读大学的儿子一起微笑着迎上来。汪经理和阿帅寒暄的时候,站在酒店大厅另一侧的一位面色有点黧黑的中年女人,朝我点头微笑了一下。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直觉地以为是这酒店的保洁员,出于礼貌,也点头朝她微笑了一下以示回应。但很快我们就明白过来,原来这位一副素朴的农家装扮的女人正是汪经理的爱人。那天她特意从东乡赶过来,准备接儿子丈夫一道回家过年。我在心里下意识地想着,汪经理和他爱人在一起真的不太般配,如果汪经理说她是他的姑姑婶婶之类的长辈,我都会信的。
  两家人围着餐桌坐下。从服务员手上接过菜谱,汪经理问我们喜欢吃什么菜,主宾之间一番礼貌地征询与客气地推让之后,汪经理和阿帅各点了几个菜,我和女儿各点了一个菜。菜点得差不多了,汪经理临到把菜谱交给服务员时,忽然朝他妻子努努嘴,用他的我们还能听懂的家乡话说:“你要不要看看你喜欢什么菜?”
  汪经理的爱人显得有点拘促的样子,摇头说:“我无所谓的,你问问客人还要点什么?”
  等菜的过程中,汪经理和阿帅谈着些业务上的事情,坐在我旁边的汪经理的爱人便憨厚和蔼地向我和女儿微笑。许是怕让我和女儿受冷落,我感觉她在努力地用她还不太习惯的普通话主动找出一些家常话来和我们说。当然,更多地也只是询问女儿一些“几岁”、“读几年级”之类的话了。
  菜很快上来了,因为我们是客人,汪经理全家都热情地劝酒劝菜:“你们多吃点,不吃白浪费了。”这样的场合,年龄最小的女儿格外受到重视,汪经理爱人不时地便给女儿夹菜,她自己却很矜持地动筷子。汪经理在对我们的一番热情劝菜之后,对他隔座的爱人说:“你也多吃点。”
  我有一种感觉,汪经理的爱人大概极少涉足这样的酒店场所用餐,极少吃餐桌上这样叫不上名来的菜式,也极少有机会与陌生人相互交谈的。也许她大部分时候的生活圈子,只限于她所在的那个外地的范围不大的村庄;她的每日生活的主要内容,除了料理家务,便是对经年不在身边的丈夫和儿子回归家乡的翘首期盼。
  我捕捉到汪经理和他爱人之间一种非常微妙的眼神的对视。那是一种非多年夫妻情感不能形成的无言的关怀与默契,那种默契会让语言的解释显得多余,仿佛彼此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一个眼神就够了。
  她极轻微地点了点头,神情竟有些腼腆。她当然懂得丈夫的关怀。但也许她更想到的是,那晚的饭局她的身份和她丈夫一样是位主人,客人吃好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当汪经理给她那个极轻微的暗示的眼神,她又极轻微地点头之后,只用筷子夹了靠近自己面前的盘子里的一个菜。
  汪经理又一次盛情地为我们劝菜,在我们的碗里盛满菜肴之后,他夹了一块鲈鱼和一根羊排轻轻放进他爱人的碗里。那个动作是那么随意自然,却又那么充满真情。
  我深受感动,但并没有在饭桌前流露出来。因为也许在汪经理与他爱人看来,那只是极稀松平常的事。是的,我们常感动于青年男女之间的缠绵恋情,我们也常感动于相互搀扶蹀躞街头的老年夫妻之间的亲情,但我们听闻到太多关于中年夫妻之间的情感,总是在家庭琐屑的吵嚷中趋于冷淡而面临着危机。——汪经理的一家是幸福的,而幸福的定义其实那么简单,只不过是在与爱人同饭同蔬、同饮同啄时一个细微的夹菜的动作,一句轻声的话语:“你也多吃点!”
  
  二
  
  他和她恋爱的大部分时光是在大学里度过的。他和她都来自农村,家境都不怎么富裕,而那时他因为校园离家比较近,家人还控制了他的生活费。每隔一周,他不得不回趟家取钱。剩余的周末,他都到她的校园里来找她,然后两人沿着路边长长的街道一直信马由缰地走。
  她记得的与他一起的周末时光多是这样的场景:他们沿着城市的马路就那样随意地走着,走到不知名的某个巷口,走到快用午餐的时候,两人才停下来,然后找到附近便宜的餐馆,进去,坐下来。
  服务员拿过来菜谱,他每次都把菜谱递到她面前,让她来点菜。
  每次她最多象征性地看上一眼,然后说,她喜欢炒粉,还是来两盘炒粉吧。
  于是一会他们的桌面上递过来两盘相同分量的夹着青菜和些许肉丝的炒粉。
  她其实暗想着这炒粉的份量于他可能不够的,每次动筷前她都假装抱怨说自己那份量太多,然后夹掉一些到他的盘里。他说他的盘子装不下,等她吃剩了再给他。她于是总先等他扒完几口再把粉夹过去。
  他每次都吃得很快,然后看着她慢慢吃完,然后掏出钱来付账。炒粉两块五毛钱一份,两份五块钱,他们的午餐每次差不多都是这个数。
  久了,她渐渐有了微词,有一次她终于忍不住向他抱怨说,他们的感情就只是两盘炒粉。
  他觉得很对不住她,但他自信地对她说,这两盘炒粉只是起点,他会努力让她幸福。
  他的确很努力,在校年年拿奖学金,毕业后走向工作岗位成绩也相当优异。婚后,他在外面经常有饭局,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把她带上。然后他一边和他的同事客户等聊着天,一边时常地给她夹菜。
  她假装抱怨着他在饭局上把自己当成个孩子,但她心里明白,他不过是在无意地实践着自己的诺言,他对她的关爱,不只停驻在从前的恋爱时光。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走过,那不再轻狂的年少

    下一篇:与圣诞有关的故事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