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那不再轻狂的年少

何美鸿
2013-01-09 14:22 分类:记事  阅读:1134  作者文集
  “你还记得阿古吗?”母亲打来电话问我。
  “哪个阿古?”我迟疑了半秒,很快反应过来,“他不是在牢狱里吗?”
  “都出来好几个月了,我没想到他会打电话给我,非常热情,说都是老家人,好容易打听到我的电话,让我有空一定上他那去坐坐。我跟他说了你也在这,哪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他。”母亲在电话那头说。
  我当然应允。大我两岁的阿古是我多年朝夕相处的同学,我很想了解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可阿帅不放心的,他觉得只母亲去看就可以了,我就不要和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有联系了。
  我告诉阿帅说,阿古本质上是个好人,只是当年意气用事,交友不慎,才误入了歧途。阿帅反驳说,他是个好人,会去抢劫吗?会去犯下那么大的案子吗?犯过罪的人心理很难捉摸的,要不怎么那么多有前科的人会重新入狱呢?
  仔细想想,阿帅的顾虑也不是全无道理。但阿帅最终同意了我前往。
  掐指算来,不见阿古,已十多年了。阿古一家很早就迁往了城里的。当我还坐在敞亮的教室里,以一个中学生的身份做着不可预知的未来梦的时候,辍学在外飘零没几年的阿古就开始了他如噩梦般的铁窗生涯。
  阿古出狱后,家人便在一所民办大学附近弄了间出租影碟的店面让他来经营。我和母亲如约到达的时候,阿古正忙着为人挑选影碟。
  见我们到来,阿古又是让座,又是倒茶,大堆的风味小吃推到我们面前。阿古打量着我,感叹说:“真是变化太大了,如果在大街上遇见,肯定一点都认不出来呢!”
  我也心生感叹,当年那个每日清晨和其他几个小伙伴早早到我家门口来高声喊我起床的阿古,当年那个每日一起相邀走在土坡路上去横岗村上学的阿古,当年那个成日嘻嘻哈哈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扮演着传声筒角色经常给我传递其他男生口信和纸条的阿古,已经了一种特殊环境和岁月的磨砺,成长为一位健壮的大男人了!
  “哎,一天到晚看着这个店,不能走动一下,闷得慌。”阿古淡淡的微笑对我们说。
  我和母亲相视笑笑。我想我能能理解阿古家人的良苦用心的:让阿古经营这个店,一来让阿古有了营生,二来无形中给了阿古一种约束。家人总还有些提心吊胆,怕他出去惹是生非的。不一会阿古母亲和姐姐的到来,证实了我们的猜测。“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还真是这样,阿古的母亲、姐姐和我母亲聊着聊着,一会目光里就都闪起了泪花。
  “老妹啊,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是天天愁他哟,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对象呢。人家若知道了他的身世,哪个还肯嫁给他啊。”阿古的母亲对我母亲说。
  “放心好了,阿古生得潇洒,自然会有女孩喜欢他啦。”
  她们说这话的时候,阿古只是低着头。我却从阿古的这一低头里看见他那久违的曾在年少时有过的腼腆。倏尔我又想起从母亲那听来的,先前阿古的亲友去探监时,阿古曾在铁窗里流着泪说过的一句话:“以后就是向人讨饭,也不要到这牢房里来啊。”
  我是不善尤其在这样的场合言谈的,于是撇过头看着附近那些民办大学的学生在店里进进出出地挑选影碟。阿古时不时起身前去问询。我的脑海里回忆起此行之前最后一次见到阿古时的情景。我不记得具体是在哪一年了,也不记得那是在怎样的场合了。但能肯定的是,阿古那时已经辍学,但还没犯事。而且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阿古和我的谈话内容。
  记得阿古和我当年的最后谈话里提及了另一个男孩子强。
  年少时阿古和我的谈话内容里总少不了谈起子强。子强在学校里是素以与人打架闹事而闻名的。但就是那样一个令其他同学唯恐避之不及的男生,那时却屡屡充当着保护我的角色:派大群人帮我做每周的值日,派大群人往死里“教训”那些试图欺负我的男生。我记不清子强通过阿古传递了多少口信和纸条给我。关于子强的点点滴滴,都经由了阿古在那条来来去去的上学路上有意无意地告知给我。
  阿古和我当年的最后谈话里提及子强,正是比阿古辍学还早些的子强也犯事的时候。我记得当年阿古一副淡淡微笑的面孔,告诉我说,子强犯了特大抢劫案,警察跑到他家里抓人,他从他家楼上跳窗逃跑了。
  我问子强若被抓,可能要判多少年?记得阿古用了轻描淡写的口吻说,至少也有十年八年的吧。
  年少时的那次谈话之后我就没见了阿古。在后来听闻到子强进了监狱的风声不多久,没想到阿古竟也那么快地蹈了子强的覆辙。其实子强和阿古那时在村里家境都还算不错的。我总想,或许,当年抢劫并非他们真正的意图,内心空虚、寻求刺激才是他们堕落的真正根源。
  我已没法从现在的阿古身上再获悉到子强的音讯。我不知道子强现在何方,是继续受着牢狱之苦,还是早已刑满释放?我曾早早地因他们赚足我年少无知的虚荣,到头来,却只能用一种同情与悲悯的情怀来俯视他们的过往。
  也许阿古终究是幸运的,他的家人始终是那样地善待他。从阿古那回来不久便听说阿古收获到了他的爱情,附近那所民办大学的一名女生,不计较阿古有过前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听说近期两人已准备张罗婚事了。
  当我们走过那不再的轻狂年少,发现,原来生活,在回头之后仍可以是这般美好。
  忽然想起法国诗人魏尔伦的一首《狱中》,就把它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也把它送给那些经历过牢狱之苦的人吧——
  屋瓦上,一方天空,
  多蓝,多静!
  屋瓦上,一株棕榈,
  枝叶摇动。
  天空下,一口大钟
  悠悠地响。
  棕榈树上,一只鸟
  幽幽地唱。
  
  主啊,那才是生活
  清净,单纯,
  一片和平声浪,隐隐
  起自诚心。
  
  ——你呀,为何在这里泪流不止?
  说呀,你怎样,消磨去
  你的青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老公的外遇

    下一篇:餐桌上的爱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