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友谊的伤

何美鸿
2013-01-13 16:08 分类:记事  阅读:1314  作者文集

也许,那是一段对我来说特殊的岁月。因为,我曾像依恋爱情一样依恋过一个女子的友情。

她是熙,大我两岁,我的上司。和熙最早的推心置腹,是我第一次向她提交辞呈报告的时候。我想,那大概是我生命中最为黯淡,精神、信仰上集体失怙的日子。我总觉得自己和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心高气傲带来的心浮气躁贯穿在那段上班日子的始终。作为上司的熙很在乎每一位员工的离开。熙在工作中处处显现出一个女强人的精明强悍甚至霸气,但同时又有着普通女子的柔软内心。每个人离开她都“恩威并施”百般挽留。那次,当她终于松口同意我辞职的时候,我却在刹那里做出决定,收回辞呈留了下来。

那时我下意识里就已然知道,我留下来有部分原因,是为了熙。

现在想来,这份友情原本先天就是不平等的。我指的不平等,并非是计较在这场友情里,谁付出情谊的多少(当然自始至终,她给予我的永远要多),而是一开始就被我们都忽略了的彼此的角色定位。

我想许多时候自己太容易给人一种表象:纤弱、善感、多愁。最早在熙的眼里我就是这样。而且远不止这些,在熙的眼里,我秉性善良美好,为人诚恳宽容。在熙的眼里,我唯一的缺点不过是无关大碍的做事手脚稍迟缓。

熙说,她是通过对属下员工长期暗中观察所得的评判。

只有我知道自己并非她说的这样。许多时候我都任性得要命,自私得要命,倔强得要命。许多时候,外表的纤弱不过是用以让人失去防范和戒备的保护膜。我早给自己脆弱的内心裹上一层坚硬的核。我在受到伤害寻求自保时同样会反身攻击,并且直戳要害。尽管,从来我都没有赢的时候。

我自知承揽不起熙那样有失偏颇的赞美,但因了熙的存在,接下来的那段枯燥的上班生活忽然就变得愉快起来。我想不到的是,外表坚强的熙,甚至比我更迅速地陷入到我们的这份友谊里。

这种友谊的依恋有些不同寻常的微妙,也许称为知己都不足以涵盖。此后有段日子,仿佛我们彼此的一举一动都尽收在对方眼底。熙说她能理解我,一个满脑子不切实际幻想的人,永远都有超出常规的奇怪思维。我想我也能理解熙,一个每天超过十小时时间扑在工作上的女子,一个夜半都开着手机等候员工随时电话报告上班地点一丝一毫动向的女子,一个忙碌到恋爱时间都抽挤不出的女子,是会将属下员工亲如姐妹来对待的。

事实上我和熙日常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因为熙的上司身份,逢迎她的人很多,她的那间小小的办公室仿佛时刻都有人出入。后来我被熙派出去每天搞市场调研,回来得便利在她的办公室写调研心得。我总希望能借这样的时机与熙单独聊聊天,然而许是为不打扰我,我在的时候熙却常借故出去。

我打印了一封信给熙,无非是叙说些在这公司长时期心境的郁悒愁闷。熙竟为我信中那些有意藻饰的措辞大为欣赏,她告诉我说她连着读了三遍,并说那封信她将一辈子保留着。她唯一遗憾的是那封信非我用手所写。

这之后便在其他员工中间盛传出,我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我的在这儿工作的更大意义只是为了体验生活。我不知道这些观点是不是熙向人道出来的,惟我明白自己,从来未曾摆脱过生存桎梏的我,何来如此洒脱!

然而,很快就有了我和熙的第一次龃龉。为的是工作上的事。每至节假期公司都要向外发放三四种赠品,那次轮到我核对票据。以往核对都要分门别类点清赠品数量,而那次我只核对了总数。甚至我理直气壮地告诉熙,没有必要把事情弄得那么繁琐,相同价位的赠品,如果一种数量减少不可能意味着另一种数量增加,所以只要总数对上就错不了。我想熙已听明白了我的意思的,事实后来公司也采用了我的方法,但或许是我态度上的原因,熙当时非但没有采纳,并且还狠狠批评了我。

我在这头委屈得流泪,她在那头恼火我为什么态度那么生硬。我想我在争论时已忽略她是我的上司了,而她后来告诉我,她想不明白的并非是冒犯了她,而是我在她一贯的印象中太柔弱太好性子了。

这之后工作中我偶尔出现差池,熙都帮我巧妙地一一遮掩过去。然而我太率性太自以为是了,不久我又把工作中一些与熙相左的意见写成书信给她。这回的信是我一字一句写的,把信面交给熙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熙的神态像收到情书般有些紧张而慌乱。我荒唐地以为熙会像前次看我的信一样说着永久保存之类的话,但我大错特错了。

我想这回太冒犯她了。我忘了她是上司,我是下属,我们在工作中的角色分工是不同的,她不可能时时都站在下属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她没有找我谈话,我们之间终于出现了难堪的尴尬。随之而来的另一重尴尬,是某些善于见风使舵的同事对我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

熙不久生病住院了。熙的这场生病倒是拯救了我和她的关系。去医院看她的人很多,但我想在她眼里至少我不会是迫不得已的敷衍。熙出院回公司又开始了照常的忙忙碌碌。我照例在她的办公室写调研心得。那次只有我和熙在。我握住了熙的手。我感觉到熙神情里的微颤。熙说我的手很凉。我微笑着,心里又开始考虑辞职了。

熙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又要提出辞职。她追问我真实原因。我不想说,我一直觉得没有说的必要。最后的那段日子,熙在每天的晨会上都暗示着,我在这里,她会好好保护我,照顾我,她会为我抵挡一切可能出现的差错。熙已习惯了从来只作为一个强者的形象来为下属排忧解难,抵挡风寒。然而她并不知道我真实的所想。她并不知道其实我不喜欢也已受之不起这样承恩者的角色。我因被动地承担起这种承恩者的角色早早预见到我们彼此友谊的单弱。而且更重要的,我怕我自身更多的缺点错误会在不经意里显露出来,伤了她,也伤了我。

我对爱情喜欢拖泥带水,可是,对于友谊,我是那样理智而决绝。我终究离开了那家公司,离开了熙。后来我没有再联系过熙,但关于她的记忆,却永恒在我心的柔软里。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1-13 18:37:44

          其实写的很好,但我发现本文的编辑是你自己,因此我认为你太谦虚了,当然这是一种宝贵的品质,不过这确实委屈了你自己!是吗?海洋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1-13 18:39:17

          其实写的很好,但我发现本文的编辑是你自己,因此我认为你太谦虚了,当然这是一种宝贵的品质,不过这确实委屈了你自己!是吗?我认为本文最少也该赢得四星。海洋

  • 何美鸿

    评论于:2013-01-13 20:03:50

          呵呵,我给自己的文章评定三星,可不是为了获得大家的一句溢美之词。也不是让大家觉得我在故作谦虚,:)在这里我收获的远比付出的要多,怎么会委屈了自己。但愿,我给其他作者文章星级的评定,能尽量接近客观公允,不要让大家感觉到了委屈。如有,还请原谅!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们的友谊,刚刚好

    下一篇:二十三岁那年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